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一十三,咄咄逼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颜躲在旁边的树后面。


        

一宫女急匆匆的赶过来,满脸焦急。侍卫却拦下了她,两人交谈着什么,却也听不清。


        

“难道太子受伤的事来禀告陛下了?”宁颜有些慌神。宁颜思绪不停转动,这可如何是好?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会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自己该怎么办?


        

那宫女突然朝里面大喊道,“陛下!不好啦!太子妃流产了!”


        

“什么?流产?”宁颜的呼吸一下停滞,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放肆!”秦文帝脸色不愉的出来呵斥。


        

“陛下!”宫女连忙跪下,“奴婢恐慌,太子被人伤了,太子妃流产了!”


        

“怎么会这样?”宁颜的手颤抖着。吱呀,宁颜睬到旁边的落叶。


        

一众人看向宁颜。


        

“各宫的娘娘们都说是郑家四小姐伤了太子。太子妃被刺激了,所以小产了。”跪在地上的宫女依然低着头絮絮叨叨说着话。


        

这话一出,在场的好些震惊的看向宁颜。宁颜的脸变得惨白。


        

秦文帝的神色带着严肃,微微眯着的眼露出一丝阴狠,“造谣生事的奴才,拉下去斩了。”


        

“陛下,陛下,奴婢冤枉啊!陛下饶命。”宫女被侍卫狼狈的拖走,宫女不停哭喊着。“陛下!”


        

“诸位爱卿,都回去继续赏秋吧。”说话中不带一丝回旋的余地。“郑爱卿,陪孤走走。来,郑姑娘,一起走走。”秦文帝看不出情绪,只说了几句就显出了庄严的感觉。


        

郑南宫狠狠瞪了一眼郑泠。


        

宁颜只能跟在郑南宫身后。几位皇子也跟了过来。静王走在宁颜的后侧,那宫女所言未必是假的。郑泠,你为何要这么做?秦明玄偷偷看了一眼郑泠。此刻的她满是紧张。她一向开朗,怕真是遇到事了。


        

没多久就到了东宫。东宫巳经乱成一一锅粥了,众人慌乱的进进出出。“陛下。”一老奴看见秦文帝巳经到了院中,忙迎了上来。“陛下。太子妃恐怕要出危险了。”


        

此刻的宁颜什么都不想想,只愣愣的看着走进走出的人。


        

“太子呢?”陛下的语气努力压着火。


        

“陛下,太子在外屋候着。”


        

“让他给孤滚过来!”秦文帝的怒火一下下冲击而来。


        

“父皇。”太子晃晃悠悠,臃肿的身体现在有些不便了。身后那些宫中各位娘娘也跟着出来,“参见陛下。”齐刷刷的行了礼,又站到一旁。


        

秦文帝随意的挥了挥手,“太子啊,说说,今个是怎么回事?”秦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太子下意识看了一眼郑泠,害怕的低着头。“儿臣,儿臣也不知道怎么了。太子妃突然就小产了。”


        

“你的手怎么了?”秦文帝盯上太子包扎的手。


        

“这,这个,是自己不小心弄伤了。”太子也不敢说什么。


        

“不对啊,太子殿下,刚才疾医可说了这像是利器所伤,口很小,但扎的很深。”敏妃插嘴道,“倒是很像是发簪扎的。”


        

宁颜攥紧了手,悄悄移步到郑南宫身后,尽量躲在背后。


        

“可别胡说八道!”太子脸上涨红,连连否认。


        

“陛下,有些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敏妃又变成一副怯懦的样子。


        

那你就别讲啊,宁颜不禁白了一眼,分明就是要讲出来。


        

“说!”


        

“方才我们来东宫的路上都碰到了郑四小姐。当时她慌慌张张的,手里拿着一根发簪。衣服也不整。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哭过。然后太子这,这事吧,明眼人也能看出点什么,太子的伤推断是发簪,自家的妹妹,哎,太子妃这才受了刺激。”敏妃装出一副难堪的样子。


        

“没,没有的事。”太子的声音颤颤巍巍。


        

“啊呀,郑四小姐不就在这吗?问问她便是。”


        

郑南宫的表情满是复杂。


        

“郑泠。”秦文帝微微侧头。


        

“陛下。”宁颜只能到秦文帝面前,跪下。


        

“起来吧。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宁颜站起身,低着头不说话。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怕,说出来,孤会为你做主的。”秦文帝对着郑泠,倒算是很和蔼。


        

郑泠攥着衣裳,还是不说话。


        

“陛下,既然敏妃这么说,那发簪去了哪?验验不就知道了吗?”一旁的晨妃说道。


        

“郑四小姐,你的发簪呢?你头上怎么没发簪了。”敏妃瞅着自己的帝王。“郑四小姐,若有人欺负了你,一定要说出来。”


        

“其实要说起来,郑四小姐也到婚配了,若与太子情投意合,倒是不失一桩美谈,古有娥皇女英。姐妹两个也不错。”皇后那边的丽妃突然觉得郑家两女儿都嫁给太子,那对太子来说真是如虎添翼了。


        

宁颜连忙抬起头,看向郑南宫。郑南宫此刻也是为难。


        

“这姑娘看着水灵灵,倒是不错。”旁人掺乎进来。


        

“是啊。确实不错。看着也好生养。”


        

“可未必,说不定就是为了嫁给太子欲情故纵,她不过郑家一个庶女,母亲只是奴婢,这勾人的本事倒是学的精通。不能小看。”


        

各种话题议论纷纷。


        

“好了,这地方成了什么了?郑泠,你说呢?”


        

“陛下,民女很担心姐姐,能不能让我进去。”


        

“呦,可别害了自家姐姐。”


        

“陛下,我只是担心,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太子妃没事了只是身子还虚弱着。要好生调理。”老太监很是兴奋。


        

宁颜舒了一口气。


        

“郑泠,你这样不说话。如何是好啊。”


        

“陛下,刚才的侍卫到了。”


        

“嗯。”秦文帝让侍卫说话。


        

“方才属下看见一姑娘,扔了什么东西,东西很小。”


        

“太子倒是没纳妾。这样做的话也好。亲上加亲。”


        

“陛下。民女同太子真的没什么。”宁颜忙说道。“陛下。”


        

“这欲情故纵玩的是好。”


        

“陛下。民女没有。”宁颜眼睛又开始湿润,低头不说话,就怕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努力憋着嘴,不能哭,宁颜,装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