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一十八,教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早,秋乞就过来串门了。


        

“恭喜四小姐。现在您可是县主了。”秋乞拿出郑婉的贺礼,不算金贵却也是不常见的小玩意。“这是小姐一早就备好了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代我和姐姐说声谢谢。”宁颜双手接过。


        

“奴婢会说的。”


        

“今日姐姐可有时间,我想邀请姐姐吃个午膳。”


        

“奴婢回院里问一声,没有问题便来回四小姐。”


        

“好,有劳了。”宁颜眼中带着一丝疲惫。


        

午膳时,郑婉如约而至,遣散了众人,只剩两人相对而坐。


        

“昨日可是发生了什么?”郑婉将鱼刺一根根挑出。


        

“昨天太子妃她孩子没了。”宁颜斟酌了几分。


        

郑婉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她到底没有斗过那些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郑婉,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冷漠。”宁颜有些不悦。


        

郑婉淡淡的看了一眼宁颜。“她既然选择进宫,就应该做好了准备。那里面可没有善人。”郑婉一筷子插入鱼身。“要么自己害人,要么别人害你。”一道黑雾从郑婉眼中闪过。


        

宁颜被郑婉的动作惊吓到。


        

郑婉又恢复过来,温柔的一笑,“让妹妹见笑了,刚才太失礼了。”


        

宁颜心中惶惶,“我。”西宁城,你明明为了百姓不顾自己的性命,现在为何那么陌生。


        

郑婉放下筷子,“昨晚二殿下成王巳经下令抓了东宫的所有人,一晚上严刑逼供。这没事都成有事了。”


        

“他。”宁颜欲言又止。


        

“妹妹觉得成王殿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心思看着挺深的,又有丞相那群人的倚仗,想来不简单吧。”


        

郑婉端起茶杯,“他对皇位虎视眈眈,是最希望太子出事的。”


        

“所以昨日之事其实是他贼喊捉贼?”


        

“没有证据可不能这么说。否则就是诬陷。”郑婉微低着眉头,手指在茶杯边缘打圈。“不过无论是不是他做的,他主审这事,定然能在东宫做些手脚。郑婷流产巳经查出来了,是她身边的一个小宫女所做,用了一段时间的熏香,里面含有红花,枳实这些容易滑胎之物,昨天加大了剂量。”


        

“还真是下毒。”宁颜微微皱眉,梦境竟然是真的。


        

“那宫女抓住后几番下来就全都招了。然后就咬舌自尽了。”


        

“自尽?一个小宫女怕是还有幕后后手吧。”宁颜一点都不相信这样的说辞。


        

“一个宫女若不是背后有人,怎么会害自家主子呢。成王殿下很快找到了她的家人。一个多时辰前也都抓了起来。现在大概还在审问吧。”


        

“这宫中的人真是看不懂。这般做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


        

“哈哈哈哈哈哈。”郑婉捂着嘴笑起来。“还真没想,妹妹可真有趣。十八层地狱?眼前的才是他们想要得到的。那些阴曹地府,等死后再说吧。”


        

“太可怕了。”


        

“昨日父亲可有何异常?”


        

“啊,没有吧。”宁颜随意的摇了摇头。


        

“想清楚了。你可知郑婷以后未必能生育了?”


        

“什么?”宁颜被这一消息冲击的呆愣。“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宁颜看着郑婉,忙说道,“没什么,就是她想让我进宫陪她。”


        

“听闻你昨日可是当众拒了婚的,还真出人意料。世人都争着想做第一第二,你倒好,甩甩手,一句终身不嫁可镇住不少人。”


        

“我。”


        

“郑泠!”一声尖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是郑悦的声音。这怎么?她可从来不往这边来。难道是因为郑婷的事。


        

不一会,大夫人带着郑悦巳经进了院子。


        

啪。郑悦一个挥手,全桌的菜肴都摔在了地上。宁颜面露难色。


        

郑悦趾高气昂的看着郑泠,“郑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吃吃喝喝。”顺势白了一眼郑婉。


        

“婉儿见过母亲。”郑婉站在一旁,乖巧的行礼。


        

郑氏紫芝走到郑泠前面,“悦儿,不可无礼。郑泠,现在可是县主了,这可比我们这些人精贵了。”


        

“母亲说笑了。泠儿还是郑家的四小姐。”宁颜只能乖顺。怕是郑婷的事巳经知道了,这怒火自然有一部分会发泄到她身上。


        

“那可不敢呢。”郑氏紫芝端坐在桌子前,眉目也看不清含义。


        

宁颜只是站在一旁,不多说什么,这地方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姐姐的事知道了吧?”郑氏紫芝明显压着火。


        

“这事不是成王殿下做主了吗”我想殿下能查明真相,还姐姐个公道。”


        

“怎么?现在推的一干二净了。郑泠,她是你亲姐姐。你怎么能。”郑悦因为愤怒,脸上涨的通红。“你们好歹姐妹,竟然就这样说话。”


        

“我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


        

“啪。”一记耳光巳经招呼给了郑泠。瞬间,五支手指印一下在郑泠的脸上。


        

郑婉抬眼看了一眼郑悦。


        

宁颜捂着脸,呆呆愣愣的看着面前几个人。“你为什么打我?”


        

“为什么?你竟然问为什么?姐姐她滑胎了,都是你害的。”


        

“我没有,这不是我害的。你们能不能讲点道理。不能什么事都扣到我头上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你得了县主,很得意吧。”郑悦一脸嚣张跋扈。“你姐姐却失了孩子。你的内心没有感觉吗?”


        

“我也不好受,可这也不是我造成的,凭什么打我。”


        

“我今天不教训你,你还反了天了。”大夫人冷眼看着自己女儿欺负旁人的场景。


        

“够了!”一声雄厚的声音打断了众人。


        

“父亲。”郑婉又是第一个行礼之人。


        

“在这里闹什么?”郑南宫一下早朝就临时推迟了。其他时间倒是无所谓。


        

“大人。”大夫人凑到面前。


        

“你好歹是郑家的主母,总是做着不符合身份的事。按理说也是大户人家长大,怎么。”郑南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妾身只是。”大夫人想狡辩一下,却发现郑南宫的脸色很是不悦。


        

“好了。该回去的回去。”


        

“是。”众人只能都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