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二十七,夜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夜,苏秦从李元道长屋子里离开。李元道长陪同送出道观。郑婉趁着这片刻的时光,穿着夜行衣进入屋子。屋里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人气。这屋子里定有密道。郑婉观察着这屋子里可能有机关的地方。四处小心翼翼的查探。一番下来,还真让她找到了,书架有问题。


        

吱呀,一个轻微的声响,墙壁转了过来。郑婉贴着边上,往下面走去。两边还有烛火,这地方倒也隐蔽。


        

“谁?”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


        

国师?郑婉吃惊的看着倚靠在床边的老人。他竟然在这?不会是被软禁了吧,苏秦不像是会谋权的人啊。


        

国师看向郑婉,郑婉带着面巾,看不清脸。国师的手突然甩出一记暗器。


        

郑婉反应极快,暗器被挡住,啪嗒,摔在地上。


        

国师连连发出几把飞刀,还混杂着符。


        

郑婉一把软剑从腰中抽出,几下就将飞刀通通挡下。武器都随身带着,不应该是被软禁了。


        

“咳咳咳。”国师一阵剧烈的咳嗽,像是要把心肺咳出来,整个人都带着病态。


        

“国师大人。你病了?”郑婉开口问道,虽然问话,却带着一股笃定。


        

“你到底是谁?”国师暗中凝神运气。


        

“国师大人不必紧张。”郑婉收起软剑。“不过就是好奇,来到此处,未曾想到竟然能遇到国师大人。看来国师大人不是云游四方去了,而是在养病。”


        

奇怪。国师心中大骇,竟然察觉不到面前之人的本体。难道是千年不遇的妖魔,按理,这也是能探查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何物?


        

“不知公子知道了此事,有何打算?”国师克制着自己。原本因为封印千古魔王的法器开裂,自己受到重创,这人又不明来历,现在身体孱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国师为了大秦劳苦功高,在下钦佩,不到万不得巳。自然不会泄露国师踪迹。”


        

“吧嗒吧嗒。”脚步声从上面传来。糟糕,有人来了。秋乞怎么回事?怎么望的风?郑婉连忙往旁边阴影处躲去。


        

“国师大人。”李元道长的声音很快就出现在密室里。


        

“道长。”国师虚弱的笑了笑。


        

“这地上怎么有飞刀?”


        

郑婉紧张的屏住呼吸,手紧紧握着软剑的剑柄,国师身体不便,李元道长要兼顾国师,若是被发现,自己应该能逃脱。


        

“哦,我练习了下,昏迷了大半年,手都生疏了。”国师又咳嗽了几声,他实在摸不透刚才那人的底细,不想轻易说出。


        

李元道长收起地上散落四处的飞刀。“国师还是好生休息。苏公子说近日发觉东方有异样,他开春后定要去一趟。若国师在这之前能调理好身体,还望能尽早回国师府主持大局。”


        

“这段时间辛苦子由了。”国师此刻有些气喘,许是方才运了气的缘故。


        

“国师大人,先休息吧,有任何需要同鄙人说便是。”


        

“有劳了。”


        

李元道长很快出了密室。


        

郑婉走出藏身之地。“国师大人,为何不同李元道长说出在下的所在之处?”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身体抱恙,但始终没有动手,想来也无意加害于我,说出来,难免一番争斗,不说也罢。”国师轻叹一声。


        

“国师为何会昏迷这么久?”郑婉寻了个位置坐下。


        

国师看着戴着面巾只露出双眼的郑婉,眼睛里很透彻,很纯粹,虽然并不简单。“这等事情就不便告知阁下了。”


        

“是人为还是妖邪?”郑婉没有罢休,追问道。


        

“这个符,你能帮我贴在那吗?”国师没有正面回答,只拿出一道符纸。


        

郑婉沉思了片刻,还是起身走到国师面前,接过符纸,“那吗?”


        

“嗯,这是安神的符。我休息需要。有劳了。”


        

郑婉不疑有他,按照吩咐贴好。


        

他竟然没有任何反应,难道自己方才的法术失灵了?他只是普通人?这道符纸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宝。任何妖魔鬼怪,沾上必然会有所反应。


        

“不必言谢。”郑婉继续看向国师。“国师大人,我不过就想知道你的伤是从何而来,没有其他不好的意思。我近日观其天相,似乎会出什么妖兽。”郑婉胡说八道想炸一炸国师。


        

“什么?又要出现了?”国师的表情很是不好。“公子,若我说是妖邪所为,你信吗?”


        

“我信。”郑婉突然意识到蜚的出现并不是意外,天下也许要出乱子了。“那东方异样。可是指的是东吴城?”


        

“呵。”国师轻笑,“公子不如去问我徒弟子由。我现在法术有限,轻易不敢乱使。”


        

郑婉倒是没有怀疑,“既然如此,在下就先行告退了。望国师早起康复。”郑婉听到外面李元道长的开门声知道回去的机会来了,李元道长每晚必是要去巡山的。


        

待密室安静下来,国师闭上眼休息,一脸疲惫,“东吴城,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会占卜之术的都在国师府,这个人很陌生,也不太可能是新来的,查探不到本体的人?自己从未遇到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师的法术巳经在方才一次试探中用尽,现在只能等着恢复。


        

“小姐。”秋乞看到郑婉从李元道长屋子里出来,忙想凑上前。


        

“走。”郑婉示意不准跟从,快步回到自己的寝,换好衣服,又是一副官家小姐,带着几分骄傲。


        

“小姐,方才真的吓死我了,李元道长突然回来,我都来不及用布谷鸟传声。”


        

“这点小事都做不向。”郑婉有些烦躁。


        

“秋乞的错,幸好小姐机敏,没有被发现。秋乞的汗都要出来了。秋乞以后绝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


        

郑婉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下次?呵,你就没这么好的命了。”


        

“诺。秋乞明白了。”秋乞连声应和,乖巧的铺好床。


        

“下去休息吧。明早回府。”郑婉没太指责秋乞。


        

“诺。”秋乞轻轻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