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三十,看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一,全城都休假。宁颜正好轮到去太医令当值。一早就去了太医令,开始一整天的事。


        

“师父,你怎么来了?”宁颜正在整理分类药草,有些还要做一个加工。


        

“今日你第一次一个人当班,我正好无事,便过来看看。”陆庭轩仔细查看了宁颜做的事,“现在你是越发的熟练了。这太医令里你学的最快,也最有悟性。再过个几年,怕是要超过我了。”陆庭轩竟然带着几分骄傲。


        

“师父谬赞了。不过谢谢师父夸奖。我定会加倍努力,不给师父丢脸。”


        

陆庭轩笑了笑。“看来我最得意的事要算收徒了。”


        

“啊呀,也只是私下我叫你师父罢了。


        

“这也很好。”


        

“对了,师父,师母算日子应该快生了吧。”


        

“快了,还有一个月吧。”陆庭轩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喜悦。


        

“那我要备一份大礼。”宁颜将草药装入柜子中。


        

“请问,可有人在?”一太监匆匆忙忙赶来。


        

“在。有何事?”宁颜忙出屋。


        

“县主。”太监看清来人。“刘贵妃有些不适,就劳烦姑娘去看一看。”


        

“好。麻烦等一下,我去拿个药箱。”宁颜连忙回屋拿上药箱,“师父,我先走了。你离开的时候务必关好门,”


        

“好。你快去吧。望闻问切定要仔细。若有疑难,派人叫我便是。”


        

“是。”


        

宁颜跟着太监到了贵妃的宫殿,自打皇后打入冷宫,这刘贵妃伊然成了这后宫最尊贵的存在,这屋里暖和如春。


        

宁颜低着头,到了刘贵妃的寝室。


        

“今日原来是县主当值。”一个男声响起。


        

秦阴德?他怎么也在。宁颜心下一个紧张,抬头看了过去。“臣女见过成王殿下。”


        

秦阴德站起身,“母后今天多吃了些,可能有些积食。还请县主诊冶。”


        

宁颜点了点头,走到床边。“贵妃娘娘。”


        

刘贵妃伸出玉手,随意搭在布袋上,宁颜轻轻搭在脉搏,仔细查看。“今日,贵妃娘娘吃了些什么?”


        

“也就一些肉圆子。”一旁的宫女连忙回答。


        

宁颜又看了看刘贵妃的脸色,轻轻笑了笑,“贵妃娘娘,您的身体没什么大事,就是今个吃的有些积食了。臣女等会开着开胃的药方。”


        

刘贵妃将手收回。“有劳了。”


        

宁颜将东西细细收好,起身行礼,“那臣先告退了。”


        

“等等,真儿,拿那串翡翠过来。”一会,一串上等的翡翠珠子拿了过来。


        

“过来。”刘贵妃客气的招呼宁颜靠近。


        

“贵妃娘娘。”宁颜只能依言行事,乖巧的到了跟前。


        

刘贵妃拿起宁颜的手,将珠子戴到宁颜的手上,“真好看。”


        

“臣女谢过贵妃娘娘赏赐。”宁颜看着这材质,定然是价值不菲,这礼收到真是慎得慌。


        

“去吧。”


        

宁颜再次行礼,拿着药箱往外走。


        

“县主。”秦阴德跟了过来。


        

“成王殿下。”宁颜整个人都绷得很紧张,不由加快了脚步。


        

“你走路还挺快。”秦阴德低头看着身旁的郑泠轻笑。


        

“没有啊。”宁颜假笑着应付。


        

“县主,我听闻西宁城的时候,你的堂哥也为了黎阴百姓做了不少事。”


        

堂哥?宁颜一下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地面,没有回应。


        

“县主?”


        

“殿下,有何事?”宁颜的手紧紧抓着药箱的带子。


        

“你堂哥郑守云怎么没回京都,他虽是平民,却在西宁城帮了郑将军不少忙,连白大人对他都是赞誉有加。本来父皇是要封官给他的,结果被你四叔给拒绝了。”


        

原来是在说郑婉,秦阴德对郑婉起了兴趣?不然怎么特意说起他,“殿下,堂哥他这个人闲云野鹤惯了,他志在行万里路,所以他没跟着回来。”


        

秦阴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回应,“只是本王听闻,这郑公子也才刚学了些武,最多防个身,可是如此?他义父郑将军倒没教他习武?”


        

打听郑婉的武艺?这该如何回应,郑婉实际的武艺可真不算差,只是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她身为郑家三小姐,从未出过阁,在大家面前只能故意表现出没有武艺,又因为在西宁城防御,才学了些皮毛。但是若是这些,这秦阴德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及,所以他也许有什么发现。回程的路郑婉是一个人走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堂哥之前一直是四叔安排的,都没怎么来过臣家,臣同他虽是堂兄妹,却不甚熟悉,特别是武艺这事我更加不清楚了。她没在我面前表现过。西宁城的时候,她很是忙碌,甚至都病倒了。臣女每天都要处理药材病人的事,也忙,每次见面都很匆忙。”宁颜胡乱的应付。


        

“原来如此。”


        

“成王殿下,怎么问起守云堂哥的事?”


        

“郑公子立功却不邀功,城里说书先生都常常提及他,这等少年才俊,本王倒有了几分结识之意。”


        

宁颜笑了笑。“能得成王殿下的赏识,真是她的荣幸。若以后有机会,臣女会同她说的。”


        

“那有劳县主了。”


        

“成王殿下。我要转弯了。那边太医令。您?”


        

“哦,本王也回府了。今日多谢县主。”


        

“成王殿下客气了。”宁颜看着秦阴德走远,才稍稍松懈下来。跟他在一起真是太累了。每一句都要小心应对,生怕说漏了嘴,被他发展了什么。今日得回去告诉郑婉这事,让她有所防范才行。


        

“师父。”宁颜到了太医令。


        

“如何?”陆庭轩略带担忧,关切的询问。


        

“无碍,只是积食罢了。”宁颜将药箱放好。“这是我写的药方,可有问题?”


        

“不错。”陆庭轩将药方还给宁颜,“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这几日锡雯脾气有些焦躁,我要回去多加安抚。”


        

“好,师父慢走。”


        

一下,太医令里又只剩下宁颜一人,空荡荡的。


        

宁颜将今日诊断书写下来,和药方整理起来备份。等晚上当值的太医令来了便能回去了。宁颜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今天还算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