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四十五,幻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子由,这地方看上去荒废了很久,都是堆积了很久的灰尘。”郑婉紧紧执着剑,一步步小心翼翼,眼睛看着四周。


        

“应该那妖兽来这没多久。还都是过去的样子。”苏秦也赞同了郑婉的看法。


        

“子由,小心,这地方竟然有它掉的鳞片,还挺有光泽,你觉得这妖兽是什么,是不是同我们雪山那次一样?”郑婉拾起一块深黑色鳞片。“上古妖兽?”


        

“很可能是化蛇。”苏秦接过郑婉手中的东西。“在山海经中有记载:“水兽。人面豺身,有翼,蛇行,声音如叱呼。招大水。这几点似乎都很吻合。”


        

“我也是这般想的。这东西会招致大水,若真是如此,那该如何应对?”郑婉又往更深处担忧。“这地方若是发了大水,后果不堪设想。不仅东虞国损失惨重,大秦那也不一定好过。”


        

“既来之则安之。万物相生相克,定是有法子的。”苏秦收起剑。“看来,那妖兽跑得无影无踪了。”


        

“那我们去回去吧。郑泠还在院子里。今天若不是你及时出现,我怕郑泠她是,哎。若是她能学点防身术也是很好的,这样不至于像今日这般,差点失了性命。”


        

“嗯,她这般的性子是该有些防身之术才好。”


        

两人正要往外走,突然一股雾气升起,两人的面前一片虚无。


        

郑婉脑海里一片空白,渐渐看清面前的一切。


        

“婉儿。”郑平晟出现在面前,温柔的伸出手。


        

“平晟哥哥。”郑婉似乎忘记了此时的时光,似乎回到了小时候,手不自觉的也伸了过去。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郑平晟眼中满是温柔。


        

郑婉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近日过的可好?”郑平晟轻声问道。


        

“很好,只要有哥哥陪伴,婉儿就觉得很好。”郑婉的眼里满是喜悦,这是她很少才有的神情。


        

“到了。”面前是个不大不小的别院,进了院子,满目都是花草,鸟语花香。里面几间竹子建成的房子,别致而幽静。郑婉松开郑平晟的手,跑了过去,推开门,一间装饰的格外用心的书房,书桌上摆放着一盆兰花,屋的后窗就是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水。“平晟哥哥,我好喜欢这里。我们以后搬出郑家就住这里好不好?”


        

“好啊。”郑平晟低着头,也进了屋。


        

“平晟哥哥,我们什么时候能脱离郑家呀?若是能无忧无虑为自己活着,该有多好。”郑婉轻轻触碰兰花。“这花我要换掉,它太娇贵了,我不喜欢。”


        

“除了你自己,还有什么是你喜欢的?”郑平晟的声音突然变了。


        

郑婉猛然回头,看向自己的哥哥,“平晟哥哥?”


        

“我对你很失望。”郑平晟缓缓抬起头,面目满是伤痕。郑婉不由后退了一步。“哥哥。”喃喃自语。


        

“我为了大秦已经殒命了。你现在却一心为了大秦,我死了便真的没人记得起这人世间还曾经有过一个叫郑平晟的人,是吗?”


        

郑婉愣了一会,才有些发应过来。“没有,没有,婉儿一直想着你。”郑婉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哥哥是婉儿的命。”


        

“是吗?所以我眼睛瞎了吗。还是你自己在害怕,在逃避?我怎么没感受过你在为我报仇?”


        

郑婉的眼睛通红,声音中带着颤抖。“我,我在积聚力量,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唯有足够强大。我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报我想报的仇。”


        

“是吗?”


        

“嗯。”郑婉边哭边点头,泪水布满了脸颊,“平晟哥哥,你想让我报仇吗?”


        

“那当然啦,你是我的好妹妹,唯一在乎的人,你看,我还记得我们的约定,要找个这般的地方,相依为命。面前这房子你不是很喜欢吗?”苏秦表现的突然有些急切,狠狠抓着郑婉的手臂。“你定要为我报仇。不然你以后都没脸和我说话。”


        

“可是,哥哥以前不是都是以大秦为重吗?当初在凉楚关押你的地方,你都没有埋怨过大秦。你怎么突然提这样的要求?”郑婉因为疼痛心中有了怀疑。


        

“你还是不是我妹妹?”郑平晟脸色大变,突然大发雷霆,“哥哥的话都不相信了吗?”


        

“不是不是,只有查阴一些事情。”郑婉慌忙解释,“哥哥,还记得我们都爱吃的桂花酒吗?我今年可是酿了一大瓶,就藏在院子的树下。哥哥最喜欢了。哥哥可以放开我吗?婉儿的手很疼。”


        

“嗯,是啊,可惜现在都尝不到了。”郑平晟故作姿态,轻轻放下手。


        

“呵呵,装的还真有几分像,我都快认错了。”郑婉突然变了脸色,手边的毛笔当武器,挥了过去。“你根本比不上哥哥。”


        

面前的一切都被打碎了。郑婉又回到了那座破败了的院子。郑婉眉头上满是汗水,这梦境实在太逼真了。若哥哥真的还在,该有多好,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很沉很沉,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郑婉眼泪打转了几下,终究是忍住了。


        

“子由?”郑婉在院子里找了圈,就看到,苏秦在一侧昏睡着。郑婉也不敢叫醒他,只能在旁边守着。苏秦的表情倒是丰富,一会是喜悦,一会是纠结。郑婉看着但也有趣。


        

“看来这妖兽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厉害,”郑婉忧心忡忡的原因还因为那个梦,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自己到底是报仇还是不报仇,现在也没有阴确的目标。哥哥,我该如何是好?


        

“额?”苏秦从梦里清醒过来,看见郑婉的一瞬间,满眼都是尴尬。“守云。”


        

“子由,你醒了。我们方才定是着了那妖兽的道。”郑婉忙说道。


        

“我可有说什么?”苏秦满是纠结。


        

“没有啊。方才我们遇到的也许就是传说中的虚境。幸好,我们都自己出来了。”郑婉自顾自的说话,没在意苏秦的异常。“我们还是先离开这把。”


        

“嗯,先离开这也好。”苏秦慌忙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