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七十四,知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扣扣。”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宁颜的沉思。


        

“啪。”宁颜忙起身打开门,看到门口守着的人,走了出去将门轻轻关上。“苏公子。你还在啊。方才我听到费老过来了。”


        

“你在,费大人便回去了。她现在如何了?”苏秦满是担忧,耳尖却微微透着红。


        

“皮外伤,重是重了些,不过并无大碍,幸好剑上也没有萃毒。每日擦药,待伤口愈合便没事了,只是要小心,免得留了疤,这种剑伤确实不必劳烦费老,我一个人就可以处理的。”宁颜始终低着头,没有看苏秦一眼。


        

“嗯。那就好。”两人沉默的站在门口,时间在此刻变得缓慢,宁颜手指在袖中搅动着,真是尴尬。


        

“郑姑娘,要不,我们坐那亭子聊聊?”苏秦终于开口,语气中带着不确定。


        

“哦。好。那苏公子,请。”宁颜的心绪很是混乱,此时,两人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春日里,鲜花烂漫,两旁的树也生机勃勃的昭示着春日的绿色。


        

苏秦和宁颜两人沉默的坐在亭子里。宁颜的眼睛四下张望,躲闪着,这可如何是好?郑婉,你倒好,躺在里面不需要面对这尴尬的局面。


        

“你。”


        

“你。”两人又不约而同的开了口。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颜刚抬起的头转而又低了下去,“苏公子,你先说吧。”


        

“还是郑姑娘,你先说吧。”苏秦满是尴尬,耳尖更加红了。


        

“苏公子,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能说的我自然会说。”宁颜硬着头皮承诺道,这叫什么事啊。不过苏秦是君子,应该能帮郑婉保守秘密。


        

苏秦犹豫不决,“她,女子,你一直都是知道的?”


        

宁颜点了点头,“嗯,知道。”


        

“怪不得她每次受伤,都是你亲自处理,旁人根本近不了身,原来如此。方才确实是我唐突了。”刚才苏秦一人守在门外,想了很多,也察觉到了曾经的那些可疑之处。两人的关系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抱歉。但我并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她也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事非同小可,事关我们郑家,所以,我不便多说。”宁颜看向苏秦,连忙解释道。


        

“我理解的。”这时候换成苏秦低着头,看着石桌上的纹路。


        

“嗯。”宁颜又一次沉默。


        

良久,苏秦才又一次开口,“那她到底是谁?”苏秦有了推测,却又不敢亲自说出口。


        

“她,她是。你们认识的。应该见过几次了。”宁颜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手指搅动着,有些不知所措。“反正都是郑家的人。苏公子,觉得她是谁?”宁颜抬头看着苏秦,心中一阵紧张。


        

“郑三小姐,郑婉姑娘?”曾经种种怀疑涌上心头。


        

“嗯,”宁颜又点了点头。“苏公子好眼力。”


        

“还真是。”苏秦不知为何轻笑了下。“这么久了,我竟然没有察觉出来。”


        

“她易容术的手段很是高超,声音都变了,自然不好发现。”宁颜有些尴尬。“若不是与她想熟,怕是不容易发现的。”


        

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这大好春光都显得格格不入了。


        

“嗯。她还真是看不透。”苏秦陷入沉思。


        

“哦,那个,苏公子,这事能不说吗?若此事被发现,她不晓得会如何?”


        

“我阴白。”苏秦答应下来。


        

“那我先进去看看,这类伤口就怕引起高烧。我得一旁候着。有什么,不如等她醒来再议。”宁颜忍受不了这般诡异的状态,慌忙起身,借故往里面走。


        

苏秦看着离去的郑泠。原来守云真的就是郑婉,两个人往常种种重合在一起。郑婉,我待你该如何是好。


        

“在下郑守云,是郑家四爷郑盛冬将军的养子。乡野之人若有什么不合规矩之举,还请公子多多指教,今天见过苏公子,真的鄙人三生有幸。”她以守云身份第一次与自己相见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郑公子客气了,唤我子由便是。”难怪第一眼见到郑婉男子装扮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感。


        

“好啊,子由。以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好好相处。”


        

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