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七十七,频频出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虞国,皇宫。


        

“什么?郑公子遇袭?”月玄逸略微有些吃惊,低头微微沉思了片刻。“这真是无法无天了。看来他们真的是为了这个位置不择手段。大秦向来是我们友邦,即便是他们上位,难道也要与大秦为敌吗?”双手有些激动的挥动着。“大秦与我们东虞唇亡齿寒。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把百姓放在何处?”月玄逸深吸了几口气,平缓了下心情。


        

离殇低着眉,“陛下,息怒。”


        

“郑公子现在如何?”


        

“郑公子现在在驿站养伤,昨天我已前去探望,好在情况还算可控,并无大碍。陛下,这事定然不简单,还请陛下查明,以免影响两国邦交。”


        

月玄逸扶了扶额头,“孤会处理此事。殇儿,坐上这位置真是高处不胜寒。”


        

离殇的眼里闪过一丝嘲笑,不想坐有的是人要坐,怎么,又不舍得了,凡人真是虚伪,“逸哥哥辛苦了,若需要殇儿之处,还请逸哥哥同我说。殇儿定竭尽全力,此次殇儿回来不正是为了此事吗?”离殇轻轻柔柔的笑着,这笑容如同一片羽毛一般,拂过人的心尖。


        

月玄逸走到离殇身边,拍了拍离殇的肩膀,“殇儿,你是未来的国师,孤的天下需要你。”


        

离殇一脸笑容,温柔的能化出水来,“这本就是民女的职责,殇儿定然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暂时还留着你,那条小青龙竟然还没醒过来,现在的神兽是越来越不中用了,真是废物。郑泠,小青龙,如果能一起铲除就完美了,我就是第一大功臣,我的主上。


        

“殇儿,你回来真好。”月玄逸轻声说道。


        

“我回来了,我们的约定。”离殇回应着月玄逸。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陈御史求见。”温馨的场景突然被打破。


        

“陛下,民女先告退了。”离殇很是识趣。


        

“嗯,下去吧。你也一定要注意安全。”月玄逸拂了拂离殇散落的一缕发丝。“好好照顾自己。”


        

“诺。”


        

一身素雅的离殇,走在走廊上,阳光下,更显得有些清冷。离殇抬头看着被稀疏祥瑞笼罩着的宫殿,露出诡异的笑容。不堪一击的祥瑞,都挡不住我了。这人世间还真是挺美好的,凭什么我们就要在黑暗中活着。蚩尤大人,等待你归来,带领我们统领人界。


        

墙边偷看着离殇的林谨儿不由一个寒颤,后退了一步,好可怕的笑,这女子让人心生畏惧。


        

离殇感应到了什么,微微转头,看了过去。


        

林谨儿再一次偷偷探头,两人的目光恰好相遇。


        

离殇的眼里满是笑意,静静看着林谨儿。一道红光闪过林谨儿的眼睛。


        

“期待你的表演。”离殇张嘴对了口型说了这句话。“不要让我失望。我的奴隶。”


        

“不好,罗盘又动了。”小巷子里的苏秦一下警觉起来,仔细查看罗盘变动的方向,辨认来源。


        

“怎么了?苏公子,这小巷可有异常?”还在四处查找的宁颜凑了过来。


        

苏秦紧盯着罗盘,“是皇宫那个方向。”


        

“皇宫?”宁颜转头看向皇宫的方向,这化蛇还挺聪明,从皇宫入手,看来目的不简单。


        

“已经没有了,它很狡猾,郑泠,你可在这找到什么了?”苏秦看着罗盘很快就平静下来,看来化蛇出现的时间不长,已经没了踪迹。


        

“只有一些可疑的粉末,黑色的也看不出什么材质,其他真没有什么。”宁颜拍了拍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们先回吧。”苏秦收起罗盘,凝望着远处的皇宫。“此次出使但愿还能顺利完成任务,”


        

“嗯。相信定能逢凶化吉。”宁颜点头附和,这次的出使可真是一波三折。郑婉还受伤了,保护她,我保护了什么,明明自己就是个拖油瓶。哎,好难。


        

皇宫走廊中,离殇心情甚是愉悦。风吹在身上都觉得异常舒服。


        

“站住!”林谨儿突然一声呵斥,叫停了离殇的步伐。


        

离殇意料之中的站住转身,“民女拜见贵妃娘娘。”离殇微微欠身。


        

林瑾儿身着华服,一身暗红色衣裳,刺绣都是金丝镶的边,一只凤凰跃跃而试。


        

“离殇姑娘,今个可是来找陛下的。”林瑾儿脸上带着一丝愠怒。


        

离殇微微一笑,“是啊,方才已经与陛下见过了。现在民女要回去了,不知贵妃有何吩咐?”


        

“离殇姑娘是国师的义女,我哪敢吩咐。”林谨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离殇。


        

“贵妃客气了。民女也是为陛下办事。陛下乃一国之君,万人之上,很是辛劳,林贵妃要多多助力才好,免得给人诟病了。”


        

“你,啊呀。”林谨儿突然脚下一扭,堪堪稳住身体。“你?”


        

“怎么?娘娘这是要摔了?可悠着点,想就这样栽赃我,林贵妃未免太小看我了,也不知道这是在羞辱谁。”离殇掩面一笑,带着讽刺。


        

“娘娘。”一旁的宫女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想扶,却被林谨儿一甩。“滚开。”


        

林瑾儿走前了几步,“你还真是嚣张,你以为你是国师义女就了不起了?想和我斗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林谨儿在离殇耳边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这话正是我想同贵妃说的呢,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对付你,我一根手指头都绰绰有余了。小心了,林瑾儿!”离殇也耳语道。


        

“你。你。”林谨儿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不知羞耻,未出阁的女子天天往陛下那跑。”


        

“我同陛下的关系,额,可不是贵妃能插足的。还是慎言慎行,这是宫中,您是贵妃,可别失了身份,让人笑话了。”郑婉平静的看着林谨儿,眼里的淡定,一派自在。“民女还有事,就不叨扰娘娘了,在此就先告辞了。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


        

“离殇!”林谨儿眼睁睁看着离殇远去,双手紧紧攥着手帕,脸上的愤怒夹杂着担忧。“等着瞧!”


        

“娘娘。”


        

“没用的废物!”一个甩手,昭示着林瑾儿的熊熊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