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八十四,谣言四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殇巳入宫两日,却只是安安静静的呆在芸德宫。无非是读读书,画画画,好像很悠闲。采儿也极少出现,只是偶尔会带着皇上的赏赐而来。各个宫里都在观望着,谁也不想当这枪头鸟。日子倒是平静。


        

“小姐,陛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应该大告天下,让世人知道你就是东虞国的四公主。现在可好,小姐的身份不明不白,这事关姑娘家的清誉。陛下这般做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近来宫里议论纷纷,都,都说……”萍儿帮离殇梳理着头发,不满的抱怨起来。之前的兴奋巳经耗尽。


        

离殇脸色一变,挥手止住萍儿的梳理。“住口!萍儿,你巳经在宫中了,勿要随意猜测君王心。我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不就是我是国师义女,可陛下看上了我的容貌,说不定会封个贵妃嘛,就让他们说吧。我不在乎。谣言止于智者。陛下自有他的道理。你也不要多想,有些东西,你没资格。还有,不要随意说我是四公主。四公主早巳夭折。这个世间早巳没有这个人。这一点你要牢牢记得。不然惹上的说不定就是杀身之祸。”镜中的离殇青丝散落,修眉联娟,明眸善睐,肤如凝脂,眼角樱花胎记更增添了几分风情。说话间带着几丝冷漠。


        

“是,小姐。是奴婢说错话了,奴婢会注意的。”萍儿抿抿嘴,不再说话。小姐这般漠不关心,真是急死人了。皇上也真是的,都接进宫了,除了送东西再没见过人。


        

离殇拨弄着刚送过来了的翠玉簪子,浅浅一笑,“萍儿,下去给我弄点吃的吧,我饿了。”


        

“是,奴婢这就去。”萍儿恢复了笑容,她自小就学会了情绪收放自如,只是这进了宫懒散了几分。以后自当注意才是。


        

碧瑶咬着刚送过来的梨,“其实萍儿姐也是为了你着想。你也不要怪她。毕竟她很多事也不清楚。”


        

“碧瑶,我没怪她。她是我带进来的人,她的一言一行都该由我担着。有些话自然是要提醒她的。我可不能落下什么把柄。”离殇推开眼前的窗户。经过一夜春雨的洗礼,空气中弥漫着土壤的清香。这天气可真好。


        

“姐姐,要不去御花园转转吧,来了这么多天一直呆在这小小的宫殿里,小心闷坏身子。下完雨的空气可是好极了,而且啊,淋过雨的花木会更美。”碧瑶一向是个坐不住的人,这进了宫才过了两日就不安分了。当然她更是担心离殇,这么多年,姐姐身体就一直不好。


        

“对啊,小姐,是该出去走走了,这宫里的花草就是不一样的,美极了。”萍儿拿着吃食进来,不由也插了一句。


        

“嘿嘿,你们呀,碧瑶,是你自己想出去吧。”离殇手上一个转动,一道虚无的光飘了出去,那就今日吧。


        

“哪有?姐姐可别误会。”


        

“好了,出去就出去吧,我也闷的慌。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转转也好。”离殇摇头笑了笑,收拾好书。离殇假装明白碧瑶是想让自己散散心,毕竟这具身体,可不怎么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能在逼出青龙前都是可以的。


        

“真是的。”碧瑶不满的嘟了嘟嘴,拿起一件衣衫轻轻披在离殇的身上,系好带子。“姐姐,你真是太瘦了。萍儿姐,以后每天晚上你都去炖点鸡,给姐姐补补。”碧瑶故意的一说。


        

“好。奴婢听碧瑶小姐的。”萍儿眼角里满是敬佩。


        

“就这么说定了。姐姐,我们走吧。”碧瑶大摇大摆的先走出房门。


        

离殇有点无奈的笑了笑,要补也是补人的心肝啊,甚是想念那滋味,可惜最近都不能吃。抱怨完,便缓缓走了出去。


        

“不必。”离殇阻止了等在门口的碧瑶的搀扶。她不喜欢被人搀着,特别是凡人,显得自己有多无能。碧瑶也很听话,只是紧紧跟着。


        

秋日的气温刚刚好,风吹到脸上,凉爽但不凛冽,长廊迂回,在碧瑶的指引下来到了那个百花绽放的地方,这春日里,满目都是美好的花草,郁郁葱葱,五彩缤纷,蝴蝶翩翩飞舞,这淡淡花香一点点溢出来,宁颜坐了一会,这香更加昂贵。


        

“这地方真漂亮。”萍儿不由称赞道。她本是宫女,本该一直呆在这皇宫,可是她进宫才几日就被送到了离园,侍候的是宣告巳经夭折的人。她以为这辈子再无可能回到这宫苑。而今她踏回了她原来应该在的地方,这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她的归属。“原来那边的菊花苑还在。早就听闻这宫中的一个奇景就是这菊花苑。”萍儿看向不远处的院子,眼里满是羡慕,那是何等的宠幸。


        

离殇顺势看了过去。脑海里砰的一声,似乎撕裂开了什么。这女子真是小瞧她了,真是可恶!化蛇一下闭上眼睛。


        

离殇白了几分脸,这是她第一次看见那个众人皆知的花园,竟有一丝寒意,内心的寒。手微微握紧,颤抖着,真是一场无比荒唐的闹剧,可笑!可悲!先帝,你真的好好爱过母妃吗?


        

秋日才是菊花开的最盛的时候,可在这春日,却也盛开着,卷曲的花瓣缠绕着所有的思绪,离殇只远远望着,站在长廊边,不再前进。对,我不能再留在宫里,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是直觉会伤害到逸哥哥。“碧瑶。”


        

“嗯?姐姐怎么了?”


        

“带我离开。我不能留在这。不能,我。”额,离殇手撑住头,化蛇又一次回归。


        

“姐姐,离开?去哪?”


        

“哦,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回芸德宫。我不想留在御花园了。”离殇一下否认。


        

“哦。”碧瑶心生疑虑。


        

“离殇,好久不见了。”身后传来温和的话语。


        

离殇转身,忽而一笑。“昊天。真没想到竟在这遇见。”眼前的男子一袭青衣,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眼睛,让人看不透,好像很容易陷进那墨黑的漩涡里。他便是以第一美男子著称的郑国右丞相--秦昊天。


        

“是啊。”秦昊天淡淡的微笑,不仔细看倒也察觉不出。“这几年,可好?”


        

“很好,本来前几天就该来看看你了。只是你突然入宫,我也不方便,所以都没来得及看你,你……”


        

“这不是我们的右相吗?怎么有闲情到这赏景?”一声尖锐的轻笑打断了离殇与秦昊天的叙旧。


        

“微臣给林贵妃请安了。微臣刚好经过此处。”秦昊天微微行礼。


        

“免礼。”林瑾儿的眼光透过秦昊天,上下打量着站在后面的人,那个皇帝从民间带回来的女子,还真是狐狸精的样子。“离殇姑娘,怎么,来这赏花?”


        

“民女离殇见过林贵妃。”离殇略略欠身。


        

“没规矩的野丫头!”林瑾儿绕过秦昊天,直接走到离殇的面前,眼里满是敌意,“啪”,离殇的脸上顿时有了手掌印。白皙的肤色上红色便更加突兀。


        

“你干什么,太过分了吧。”碧瑶心疼的看着离殇。反手也扇了林瑾儿一记耳光,想扇第二个却被离殇拦了下来。“碧瑶,下去。”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本宫,真是胆大包天了,不管管你,是不是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啦?来人,给我掌嘴。”一记巴掌彻底激怒了林瑾儿,从小到大,她可曾受到这样的侮辱。一边捂着脸,一边指向碧瑶,眼睛却恶狠狠的看着离殇,完全没了大家闺秀的样子。


        

“啪!”离殇的脸又被打了一记,打吧打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离殇一边委屈的接受这般待遇,一边拦住碧瑶,“碧瑶,别冲动,你给我退下。”


        

“姐姐。”碧瑶恼怒的甩了甩手。“得寸进尺吧!”


        

“林贵妃,民女的妹妹不懂规矩,这记打我就代她受了。”离殇倒是平静。


        

“这一记打怎么记得住。”谢瑾儿说的趾高气昂。


        

“贵妃娘娘,饶了我家小姐吧。她刚进宫,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萍儿慌忙跪下,连连磕头,向林瑾儿求饶。


        

“林贵妃,何必跟下人动气呢。您是金枝玉叶,别低了身份。”秦昊天一旁说道。头低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右相,这说的就不对了。现在皇上尚未立后,身为贵妃,管理皇宫里的事自然是本宫该为皇上分忧,不懂规矩调教下,不就懂了,若放任,这皇宫岂不乱了套。你说是吧?秦丞相?”林瑾儿不愧是左丞相的掌上明珠,伶牙俐齿。


        

“林贵妃教训的是。”


        

“给本宫一起打,妹妹都管教不好,就是姐姐的错。你那奴才都说了,那你不懂规矩了,正好教教你们宫中的事。”林瑾儿抓起离殇的手狠狠甩开。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冷笑,一个出身下贱的女人敢跟我斗?就算是国师义女又如何,不自量力。


        

“你们这是在干吗?林贵妃,离殇姑娘,你们都在啊!”今天,宁颜一早得了允许进宫找离殇,却被告知去了御花园,赶过来,却看到这般混乱的场面,也不算,就是单方面被揍的样子,“离殇姑娘,你脸怎么啦?不小心摔了?还是怎么了?”宁颜头疼的看着离殇脸上红红的印子,这后宫真是可怕。


        

“郑泠姑娘,你怎么来了?”离殇轻轻摸了摸脸,没回答郑泠的问题。


        

“我来找你的,这大好时光,同你聊聊天。”宁颜悄悄瞥了一眼林贵妃,这女子的火气好像有点大。


        

“本宫是在教训不懂规矩的人,县主,让您见笑了。”林瑾儿语气平淡,但明显有着怒火,一点都没有下台阶的意思。


        

“啊,哦,离殇姑娘做了何事惹林贵妃不开心了?”宁颜问的小心翼翼。


        

“她见到本宫都不跪下,置本宫的颜面何地?”


        

“呵呵呵呵,真是好笑,林踢飞不知道,陛下巳经赋予姐姐不下跪的特权了吗?”碧瑶挑衅的望着林瑾儿,这个女人真是讨厌,仗着自己是贵妃嚣张的不得了,竟然打人。


        

林瑾儿颜色微变,什么?皇上竟然都不用这个狐狸精施礼,皇上对她的宠爱巳经到这个程度了?不可能,哼,就算是,我也会毁了这个女人的,走着瞧。“乱说话可是要掌嘴的!”


        

“冷静冷静!”宁颜马上站到两人中间。这算什么事啊!


        

林瑾儿马上堆起笑,口吻转了几转,“既然是县主在,我就不计较了。”


        

“对对对。”宁颜松了一口气。


        

林瑾儿绕过宁颜,到了离殇面前,“哎呀,那真是对不起了。你不先说,伤着你了吗?本宫那有上好的膏药,回宫就叫她们送来。”林瑾儿边说边假惺惺的扶上离殇有点红肿的脸。


        

宁颜转头紧张的看着两人。


        

“谢谢林贵妃了,但是不麻烦了,陛下那有更好的药膏。姐姐,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免得碍了谁的眼。”碧瑶的刺猬全部伸了出去,此时的她依旧满是火气。


        

“碧瑶。”离殇将碧瑶往后拉了拉。“林贵妃,奴家就先告退了。”


        

“走吧。”林瑾儿眼睛一翻。


        

“林贵妃,我也告退了。”宁颜匆忙行了礼,跟上离殇的脚步。


        

很快御花园只剩下林瑾儿一行人了。“离殇,本宫记住了。”手狠狠折断了身边的枝条。“走!”


        

秦昊天从柱子后面探出头,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皱起的眉,若有所思。


        

“离殇姑娘,真没想到你在宫里的处境,好像不是那么顺利啊,你的脸我等会帮你看看,别留下啥疤痕了。哎,我不能在宫里帮你。你自己要小心。”


        

“郑泠姑娘真是客气。”离殇笑了笑。


        

“嘿嘿,没什么。”宁颜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小事的,不过你们两个剑拔弩张,真的没问题吗?你为什么会进这里啊?”宁颜假装不经意的聊起来这个话题。


        

“这事要问郑婉证明。陛下让我进宫,我就进宫,毕竟我是臣子,只能听命于东虞。”宁颜老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