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九十二,平安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日不要紧张。万事有我们在。我与守云定会护着你。”一早,苏秦就开始宽慰宁颜。


        

“晓得了。我才不怕呢。”宁颜哈了个哈欠,嬉笑着,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苏公子,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如此啰嗦。我这人命大的很。阎王都不好收。”


        

“郑泠!这话可不能乱说。”苏秦轻声斥责。


        

“知道了知道了。”宁颜摆弄着衣服,这衣服华丽又不实用,实在有些不舒服。


        

一旁的郑婉抱着手臂倚在门边,静静看着两人,神情看不出任何意思。微风清清爽爽的吹在脸上,春日好风光。


        

“苏公子,苏大人!”唐大人身边的小童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几声呼叫加紧了节奏。郑婉微微将头朝向外面。


        

苏秦同郑泠对视一眼,走了出去,院中,小童见到苏秦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盯着苏秦,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不停喘着气,眼里满是恐惧和焦急。


        

“小余,怎么了?你缓一下再说。”苏秦示意手下给他水。


        

小童没接,连连摇着手,努力缓了缓,终于平静下来。“草民见过公子,苏大人,事出紧急,唐大人让您和郑姑娘她们速速去一趟皇宫。马车巳经候在门口了,详细情况会在路上一一告知。”


        

“好。”苏秦沉思了片刻,和郑婉对视了一眼,看来者满脸焦急,定是发生了变故。既然如此,就刻不容缓。几人匆匆上了马车。


        

“苏大人?”小童坐在马车的前面,一边驾着马,一边隔着帘子问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在。你说。”苏秦的声音没有停顿。


        

“宫里昨晚出事了。”小童停顿了下,“林贵妃像疯了一样,竟然要刺杀陛下。”


        

宁颜听到这个消息,眼睛突然睁大,吃惊的张了张嘴,看向郑婉。苏秦也微微皱了皱眉。唯有郑婉,一如既往的平静,擦拭着车里的茶杯。


        

苏秦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陛下现在如何?”


        

“我们陛下乃真龙天子,自然是能逃过一劫。”小童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骄傲。“现在林贵妃巳经被关押起来。我家大人一早去做法事了。”


        

“陛下没事倒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苏秦轻轻松了一口气,若东虞国局势不稳,对大秦并非好事。两国唇亡齿寒的关系,这事恐怕与化蛇有关,怎么这般突然,不知,如何能转危为安。


        

小童顿了顿,才说道,“只是那离殇姑娘不太好。今早太医令派了好些人过去,但看不出异常,现在太医府毫无头绪。”


        

宁颜看向郑婉。“她?”口型疑惑的问道。


        

“离殇姑娘如何出了这般状况?”


        

“也不知何原因,昨天离殇姑娘的屋里出现了那妖兽,整个屋子变得漆黑,只看见那化蛇的身影。只要是进入看的宫女侍卫,没一个活着出来的。”小童惋惜了一句。”唐大人赶到的时候,化蛇又一次藏了起来,没有踪迹,屋里满是血腥味,一摊摊血水,离殇姑娘受了伤,昏迷在血泊中,现在还昏迷着。”


        

“化蛇竟然在宫里。”苏秦陷入沉思,看来之前的推测都是对的。


        

郑婉刚刚好将茶杯擦好,倒上一杯水。


        

宁颜掏出纸笔,看来这个离殇果真有问题,偏偏是她。写完几个字递给郑婉。


        

郑婉只看了一眼,将纸浸入水中,墨水一下化开。看形势,郑婉无声的说了一句。


        

马车很快就到了皇宫门口,几个人下了马车,就被匆匆而来的侍卫带去了御书房。


        

吴琴帝一脸严肃的坐在书桌前,手里捏着一个平安符,仔细看着,似乎通过这符梦看到什么。


        

“苏秦见过陛下。”苏秦一眼认出了平安符,倒也没有表示,几人纷纷行礼。


        

“免礼。苏公子!”吴琴帝站起身,走到苏秦身边,此时的他强忍着怒火,紧紧握着的手预示着他的心绪。


        

“陛下召苏某可有何事?”苏秦的态度不卑不亢。


        

“苏公子,不知可看得出这是什么?”吴琴帝将平安符放到苏秦面前,


        

“这不过一道平安符。”苏秦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质,此时显得更加引人注目。


        

“平安符?唐大人说这并非我朝堂之物。苏公子,可看出是哪的了吗?”


        

“陛下,这是我做的。”苏秦倒是没有隐瞒,这也不好隐瞒,每个学法术之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标识,这符上有自己亲自设下的符咒,唐轩一查就能查到,这瞒不住,也没必要。


        

“公子倒是坦荡,不知苏公子对这有何解释。”月玄逸的语气看着平静,但苏秦知道如果答不好,可不是开玩笑的。两国之间太多的纠葛和利益。


        

“既然唐大人巳经查过了,那他自然知道,这平安符可是一件好东西,特别是对普通人来说,随身携带,大部分的邪祟根本近不了身。这东西制作麻烦,一般可拿不到。”


        

吴琴帝沉默了片刻,“不知何时平安福到了离殇手中?”


        

“陛下,是我进宫的时候给离殇姑娘的。”宁颜连忙插话道。“我想着,我同离殇也算朋友,就送她一个。不过她百般推脱,我就直接放下了。怎么?这平安符出了什么问题吗?难道这是她昏迷的原因?可是这平安符对普通人根本不会有伤害啊。”


        

“原来是郑姑娘。”吴琴帝微微有些迟疑。


        

“回陛下的话,自然是我,我能去看看离殇姑娘吗?我听说她受伤了,心中甚是担忧。”宁颜微微行礼。“我也懂些医术,也许能帮上一点。”


        

“郑姑娘有心了。你同离殇关系好,心中难免担忧,让李公公陪着你一同去看看。”吴琴帝微微侧头,吩咐一旁的公公带路。


        

“多谢陛下。”宁颜看了一眼郑婉。


        

郑婉微微点了点头,跟着一同。


        

“唐大人到。”宁颜还没出门,唐轩就赶了回来,身边的小童正积极的布置符咒。


        

“陛下。”唐轩一身庞大的黑色大衣,显然刚进行了法事。


        

“唐大人,如何?”吴琴帝又坐回位置。


        

唐轩朝苏秦看了一眼,转头向吴琴帝汇报,“臣方才在林贵妃身上发现有化蛇的痕迹。”


        

宁颜的脚步放缓,“林贵妃?这又是怎么回事?”


        

“郑姑娘?”一旁的公公轻轻提醒道。


        

“哦。走。”反正苏秦在,应该出不了纰漏。“感觉去看看离殇姑娘,希望她无碍。”


        

“这是怎么回事?”吴琴帝摸了摸自己受伤的手臂,伤口倒是不深,只是轻轻划过,一道狠意在眼里一闪而过。林瑾儿!真是无可救药!


        

“陛下,苏公子法术高超,不如让他也看一看,这等事还是谨慎为上。虽然刚才的结果是化蛇操控了林贵妃的意识,一时迷惑住了林贵妃。但就怕这化蛇诡计多端。”


        

“如此甚好。不知苏公子可愿意?”吴琴帝将平安符放在桌上。


        

“大秦与东虞邦交数十年,东虞国向来是大秦的朋友,苏某身为大秦子民,能为东虞解忧,是苏某的荣幸。”苏秦答应下来。


        

“好。那真是有劳苏公子了。我们一同去吧。”吴琴帝提议一起,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瑾秀宫,原本林贵妃刺杀皇帝的事可是要灭九族的大事,可林丞相的势力一时也不能全盘瓦解,轻易动不得,这事就推给了邪祟,林贵妃也只是软禁了起来。


        

七拐八拐,宁颜终于到了芸德宫。得了允许,才进了屋。


        

“碧瑶姑娘。”


        

碧瑶一副掩不住的憔悴感,但该有的礼数还是做了,“民女见过郑姑娘。”


        

“别客气了。”宁颜走进看着离殇,苍白的脸色,干裂的嘴唇,一切昭示着她此不好的状态。宁颜的手刚想搭上离殇的脉。


        

离殇突然睁开眼,直直的看向宁颜。“你想做什么?你,你怎么来了。”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听不真切却又又在眼前的感觉。


        

“离殇姑娘,你可算醒了。”宁颜脸上喜悦。“我,我当然是给你把个脉,帮你看下。”


        

“不必了。我没事。”


        

”姐姐。”碧瑶也着急的凑了过来。手里不由紧张的握着布料。“你就让郑姑娘看看吧。”


        

“现在可有什么不适,我很是担忧。”宁颜随意的搭在女子的手上,这心跳怎么这么慢,不太正常。


        

“不适倒是没有。”离殇很快抽回手,压着嗓子,这声音的音调似曾相识。宁颜仔细回忆,“那便好。真是怕到我了。这化蛇厉害的很。”


        

离殇露出一丝笑。“是啊。”


        

化蛇?宁颜突然想到这声音像什么了,不过又不是很像。宁颜的玉佩微微有些发烫。离殇姑娘同往常有一种违和感,这种感觉很是强烈。


        

“郑姑娘,姐姐她如何?”碧瑶的眼眶还带着红。


        

“我才疏学浅,看不出什么异常。”宁颜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碧瑶,“碧瑶姑娘不要过分担忧,离殇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昨晚都逃过去了,今日我们都来了,就看那化蛇还耍什么花招。”


        

“多谢郑姑娘。”碧瑶低低的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