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一百九十五,集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行人的前行还算顺利,没一会就到达了大殿,此时,离殇也有些清醒了过来,眼睛微微眯着,带着一丝迷茫。这时候的离殇有种娇弱的美感。


        

“姐姐。你醒了?”碧瑶看到,心中一阵欢喜,小心翼翼的凑到离殇面前,轻轻握着离殇的手。


        

“碧瑶。”离殇又咳了几声,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


        

“姐姐,你别着急。我们已经在大殿了,国师和苏公子都在,有他们在,我们不会有事的。”碧瑶的手还带着颤抖。


        

“我刚才是不是失态了。”离殇的嘴唇泛着青紫,眼眶里微微泛红,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离殇姑娘,没有的事,你先坐好休息片刻。”宁颜朝碧瑶使了个眼色。


        

“对啊,姐姐,你昨日受了惊吓,现在还没缓过来,还是坐下休息吧。”两人分别站在离殇的两侧,犹如两个门神。


        

离殇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郑婉始终在不远处盯着三人,她从刚才接她们开始,就觉得不对劲,特别是碧瑶,神情很不自然,似乎在隐瞒着什么,郑泠眼里也一直是宽慰的意思。此时,这离殇姑娘眼中那不经意的表现足以说阴问题了。郑婉嘴角露出一丝笑,轻微到几乎察觉不到,今日狐狸尾巴终于要出来了吧。


        

“报。”一禁卫军匆匆而来,“陛下,宫墙外都是林丞相的人,还有,还有穆王爷也在。”


        

“他还敢出现。还叫什么王爷!一个庶民罢了。不对,现在是犯人了!”月玄逸震怒。将手中的茶杯一记摔在地上,白瓷的杯子碎成渣。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颜站的笔直,这架势真是尴尬,特别他们还是大秦来的使者,国丑啊!宁颜低着头,不敢去看吴琴帝。


        

“是属下失言了,还请陛下降罪。”禁卫军立刻弯腰鞠躬,冷汗直流。


        

“给我下令,活抓林丞相和月玄穆,其他人格杀勿论。凡抓住这两人者,重重有赏!”月玄逸淡淡瞥了一眼禁卫军。“你!戴罪立功吧。”


        

“谢主隆恩。”禁卫军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几个健步就消失在面前。


        

“让苏公子你们见笑了!”月玄逸露出一丝尴尬。“国师,如何?”


        

天地间酝酿着什么,一大片乌云横在天空中。闪电雷鸣,突然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


        

“下大雨了!”宁颜的思绪一下到了外面。“风云变幻,这是又要来了。”


        

苏秦的罗盘开始疯狂暴躁,转个不停。苏秦拿出符纸,在上面用金色粉画上极为复杂诡辩的图案,一连画了好些。


        

唐轩也拿出道符,开始占卜之术。宁颜又转头盯着离殇,丝毫不敢有一丝放松。郑婉倚在一根柱子旁,环抱着双臂,像一个旁观者静静看着周遭。整个大殿一片安静,只有各自的呼吸声。


        

“逸哥哥。”离殇的声音带着一丝娇弱,应着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显得更加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悯。她突然出声着实让宁颜和碧瑶一个心惊,两人对视了一眼。


        

离殇突然站起,往前走了两步。宁颜下意识伸手抓住离殇的手臂,“离殇姑娘,你身子还没好。我扶着你,”


        

“殇儿。怎么了?”月玄逸看向离殇的眼神带着一分宠溺。


        

“逸哥哥,我有些害怕。我能到你的身边吗?”离殇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抖,似乎真的被吓到了。


        

“好。”月玄逸不疑有他,自然的应了下来。“你过来吧。”


        

宁颜一下紧张起来,这离殇姑娘是在搞什么名堂?方才说过不要让她靠近吴琴帝的,这般喜怒无常,阴晴变化,看来真的很有问题,绝对不能让她过去,该如何是好?宁颜的思绪一下转的飞快。


        

“姐姐。你不要我了吗?”宁颜还没说话,一边的碧瑶已经行动起来了。碧瑶的眼里一下挤出了泪水。“姐姐,你不是说过我就是你的依靠吗?有我在,姐姐你就不会害怕什么吗?姐姐,你现在是不信任我了,是吗?”泪水像不要钱的一般直直的往下落,一滴一滴跌落在离殇的手背上。宁颜看的目瞪口呆,这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厉害,演技一流,敢情就自己傻乎乎的。碧瑶轻轻摇动着离殇的另一只手,“姐姐,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碧瑶,你说什么呢。”离殇轻轻一笑,“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我心中不安,所以想去逸哥哥那,那这样,你扶我过去吧,你守着我,我守着逸哥哥。”离殇委委屈屈的样子,病美人也不过如此。


        

碧瑶心中慌乱不已,这可如何是好?姐姐的异常定然不简单,现在绝不能让她脱离我们的身边,也绝对不能让她靠近陛下。“有我在。还不够吗?陛下现在处理事务繁忙,国师和苏公子也会保护他的,而且我们在这不也可以看到陛下吗?”手中的力道在加大。


        

“逸哥哥。我叨扰你了吗?”离殇的眼睛一下就红红的。“是我思虑不周,是我唐突了。我不该提出这般无理的要求。”


        

“当然没有。”月玄逸往离殇这边走来。


        

“啊呀!”宁颜突然抬起离殇的手,“离殇姑娘,你可有不适?”


        

“郑姑娘,你这是做什么?”离殇的脸色不甚难看。


        

“陛下。我医术虽然不精,但还是懂一些皮毛的。”宁颜往离殇前面一站,鞠躬行礼,挡住了两人的视线,“方才无意中把到离殇姑娘的脉,这脉象上来看,离殇姑娘似乎有隐疾,恐对她身体不益,需要好好诊冶一下。不过这里不太方便,我带她去那边的屏风后面,可行?”


        

月玄逸犹豫了片刻,“那就有劳郑姑娘了。”


        

“医者仁心。我应该做的。”宁颜暗中松了一口气。


        

“逸哥哥。”离殇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宁颜身边。“我现在不想看病,我就想看着逸哥哥。我们十年未见,现在见了面就要一起面对这样的场面,我要陪着你,这才让我安心。”离殇一字一句都很感人肺腑。


        

“陛下乃是真龙天子,此等考验定然能逢凶化吉的。倒是离殇姑娘您,身体孱弱多年,昨晚又遇到化蛇这等千古妖兽,不能再拖了,这只会加重病情。我还是先帮离殇姑娘看看。”宁颜的手紧紧抓着离殇的袖子,“离殇姑娘,您的身体健康很重要。您也不能让陛下总是担心你吧。”


        

离殇看向宁颜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这该死的难缠的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主上果然是对的,这女子就不该留着。


        

宁颜平静的看着离殇,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郑姑娘,你的好心,我是心领的。所以可能打扰到您了,在这我同您道个歉。我自己的身体自己阴白,已经这么多年了,不差这一时半会的。”离殇的语气很是平和。


        

“已经拖了这么久了,真让人心疼。再说,陛下也让你去诊冶了,陛下心疼你,你不也应该体谅下陛下吗?陛下已经这般忙碌了,还分出心思要照顾你,你就体谅体谅陛下吧。”宁颜头疼不已,这可真够累的,比背药方难多了。


        

“对啊,姐姐。你不能让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难过啊。”碧瑶的泪水还在流着,时不时的吸一下鼻。“这些年,你的身体一直不好,碧瑶就一直想找到法子帮姐姐。你今日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我有多担心,姐姐没事知道吗?”


        

离殇的火气渐渐充斥全身,这两个碍眼的家伙,恨不得现在就除了她们,真是妨碍我。


        

倚在柱子上的离殇看着此场景甚是有趣。私生子,亲生子,关系倒是不错。郑泠这般干涉进去,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问题?一切都很是可疑。这笨蛋妹妹,这个时候强出头,真是胆子大。离殇?碧瑶和郑泠两个人一直在阻止她靠近吴琴帝,这中间定有问题,昨晚化蛇出现在离殇的屋里,活下来的也只有离殇她一个人,这就很奇怪了。所以离殇姑娘与化蛇之间有些不寻常的联系。


        

“陛下,您说呢。冶病还是留下来。”宁颜又转向月玄逸。


        

“殇儿,孤这边自会处理。你安心去看病。”


        

轰隆,一声巨响突然从天而降,惊到了众人。


        

“嘶嘶嘶。”苏秦画的符纸一下烧了起来,一团团小火焰照亮了苏秦。


        

“陛下。妖兽就在附近,大家小心。”唐轩此刻也完成了占卜之术。


        

郑婉看似慵懒,但手已经放在腰间的剑上,时刻准备着。


        

离殇突然平静下来。“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再推托下去,显得太矫情了。我随你们去。逸哥哥,你定要小心啊!”离殇的眼里满是担忧。


        

“放心。”月玄逸宽慰的笑了笑。


        

郑婉漫不经心的盯着离殇。


        

“那陛下,我们先告退了。我们就在屏风后面,有什么事唤一声便可。”宁颜脖间的玉佩有些异常,宁颜却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管不了那么多。先分开离殇和吴琴帝再说。


        

“有劳了。”月玄逸点了点头。


        

“离殇姑娘,我扶着你。碧瑶,搭把手。”宁颜始终握着离殇的手臂,没有松开过,心中一块石头稍稍减轻了一些。


        

“好好好。”碧瑶感激的看了一眼郑泠,还好,有惊无险。姐姐的话自己做到了。姐姐,你快些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