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百零八,离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场景很快消失在风沙里,宁颜面前突然一片漆黑。嗯?怎么这么暗?这又要想让我看到什么场景了。


        

宁颜揉了揉眼睛,面前微微出现一丝光亮,却看不真切,朦朦胧胧,“谁?”宁颜心中害怕,忍不住喊了一声,睁大眼睛警惕的看向四周。“化蛇,你给我出来。你是缩头蛇吗?还上古妖兽呢,就这么怕我吗?我告诉你,等我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多行不义必自毙。”风将沙子卷起一层层,宁颜将手挡住眼睛。这幻境的感觉实在是真实,化蛇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只是该如何破了这幻境。


        

一阵阵铃铛声从远处稀稀疏疏的传来,声音越来越清晰,驼铃声?是骆驼?宁颜慢慢放下手,风沙没之前那般大了,天色也渐渐变亮。沙漠的白天异常的阴亮,天空湛蓝的如同河流,上面没有一片云。漫漫长日的光影里,一匹骆驼缓缓而来。宁颜一下有些不适用这光亮,又下意识的用手挡在上面,远眺着。那上面好像有人?有人?这里会出现什么人?我不是不受幻境影响吗?所以这是幻觉吗?宁颜微眯着眼,看着远处一点黑色越来越大、


        

真的是骆驼,这是怎么回事?这可是在幻境,难道我也产生幻觉了?宁颜站在原地,看着骆驼越来越近,慢慢停在自己面前。


        

这眼睛好像离殇姑娘,透彻又带着一丝深情,漂亮中带着柔软,让人心生亲切之意。宁颜静静看着骆驼上消瘦的女子。女子一身红衣,在这满是黄沙的地方,显得格外显眼。


        

离殇的脸掩在面纱下,只有两只漂亮的眼睛露在外面,两人一人站在地上,一人骑在骆驼上,对视了良久。离殇才悠悠问道,“你是何人?”离殇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清脆而温柔。


        

“啊。”宁颜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离殇,肯定是她,突然一时语塞,不禁微微皱起了眉,这是怎么回事,这离殇是真是假。为什么她的幻境可以看到我?不是应该互不干扰的吗?宁颜出神的看着面前的骆驼。


        

“姑娘?”离殇再一次发问,将手在宁颜面前晃了几下。“姑娘?”


        

“啊?”宁颜回过神,仰着头问道“那你又是谁?你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


        

“嘿嘿。”离殇轻轻笑了笑,笑声如银铃一般美妙。“姑娘,好像是我先问得你吧,这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这还有先来后到啊。”宁颜的脸被风沙吹得生疼,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在脸上,脸都开始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了,这鬼地方,真实的有些过分了,等我出去,定要把那化蛇晒成肉干。“姑娘,你可是一个人?”


        

离殇看着宁颜,“这与你有关?”


        

“那不是我们能相逢于此,是一种缘分吗?互相照应一下,可行?”


        

“算了,你说的对,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给。”离殇递下来一块面纱,“这地方风沙太大了,太阳又大,还是遮一下的好。”


        

“谢谢。”宁颜接过面纱,连忙将脸围起来。


        

“后会有期。”离殇不再看宁颜,看了看日头,又拉了拉绳,摇着铃铛,骆驼继续往前走,驼铃又一次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怎么走了?等等,等等。好心的姑娘,请等一下,”宁颜在后面跟跑了几步,在沙漠里跑步并不简单,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好几次要摔倒在地。


        

离殇晃了晃铃铛,听了指令,骆驼停下脚步。


        

宁颜忙挡住离殇的去路,摸了摸骆驼的头。“姑娘,我迷路了!你要去哪?能不能带我一起离开?”


        

离殇疑惑的看着宁颜,上下打量,漂亮的眼睛满是警惕,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看,这沙漠之中,我什么都没有。既没有骆驼,又没有水和食物,如果你还不帮我,我大概就要埋在这漫漫黄沙中了,你看,这前不着地后不着村的,姑娘,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离殇没有动摇,依旧安静看着宁颜。


        

“你真不帮我?”宁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命怎么这么惨啊。”


        

离殇迟疑了片刻。“你怎么在这里的?”


        

宁颜趁着这一会的功夫已经编好了故事,“哎,这。”宁颜假装为难的样子,“我,说出来也是丢人!我是逃婚出来的!”


        

“逃婚?”离殇年纪还不大,只觉得这种书文里的桥段很是不可思议,眼里满是怀疑。


        

“嗯,我就生活在沙漠附近的村庄。这不,我年龄到了适婚年龄,父母就帮我找了个媒婆,然后替我谋了门婚事,可是我去打探过了,那户人家仗着有钱为所欲为,那男子更是流连于勾栏之中,我嫁过去岂不是掉火坑里了吗?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我不嫁了,可我父母已经收了那家的彩礼,也不愿意退了这门婚事,所以我便趁着父母不备,逃了出来,想着也许这样,父母就允了我的请求。结果,哎,也怪我,自己第一次逃婚,经验不足,莫名其妙就进了沙漠,结果越走越远,根本找不到路了。要不是遇到姑娘,我大概真的会命丧黄泉了。我真是命苦啊!”宁颜低着头,假装用手擦眼泪,这想哭就哭的本事我怎么不会,宁颜心下给自己白了一眼,演个戏都不行,郑泠,你怕不是个笨蛋。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秋乞。秋日乞求而来的福星。”宁颜很喜欢这个解释,满是郑婉的善意。


        

离殇轻轻低语了一声,“秋乞。你父母应该很爱你吧。”


        

“那当然啦。”


        

“你真记不得方向了?”


        

“如果我还记得。我就回去了。我肚子好饿啊。”宁颜捂着肚子,假装自己很疲惫。


        

离殇轻叹了一口气,“那你上来吧。我要去这沙漠中的一座古城。你在外面等我。”


        

“我同你一起去呗!”宁颜笑得极为灿烂。


        

“不行,古城里危险重重,九死一生。你一个小女孩不能进去。”离殇一口否决。


        

“我阴阴比你大。”


        

“你要进去,就别跟我走,趁天亮,自己去找回去的路。”离殇不松口。


        

“好吧,听你的。”宁颜乖巧的点了点头,到了古城,那还由得你说。古城?这难道是离殇曾经的经历?之前是郑婉小时候的场景,那这次?跟着去看看。


        

离殇将宁颜拉上骆驼,两人骑着骆驼,行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


        

“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宁颜故意找些话题。


        

“离殇。”离殇倒是没有隐瞒。


        

“这名字听着好悲伤。”宁颜第一次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就想问问这名字了。“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


        

离殇露出一丝苦笑,“因为我是不祥之人。”


        

“啊?”宁颜微微一愣。“这简直胡说八道啊。凭什么无缘无故说一个人是不祥之人。你看着就是个好人,怎么会是。”


        

“我出生在阴年阴月阴时,满城的花都凋谢了。那是一片荒凉。他们说我命格里是阴气太重承受不起这人世间。”


        

“那也可能是巧合啊。如果一夜秋雨,也会造成花落的景象啊。你也别太在意。这命运之事,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靠天靠地靠别人。阴气重又如何?”宁颜突然想到化蛇之前的表现,难道因为离殇这一特殊的体质才选中了她?


        

离殇嘴角一丝苦笑,看着无尽的天地,“有些东西不必去想太多,做不得,没有意义。他们想让我是不祥之人,那我便是。”


        

“离殇,什么叫他们说你是你便是呢。”宁颜不由有些心疼这个女孩,一朝贵妃的私生女,无论是亲生父亲,还是东虞国主,都不可能被认可。“你应该做你自己。你就是你,无论是幸或是不幸,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你自己的一生,就该由自己去选择。”


        

离殇没有说话,只有驼铃声响着。我已经没有选择了。我这一生只能属于东虞,属于月家,生死不论,都是月家的。


        

“离殇,你听进去没有。”宁颜只能看着离殇的后脑,焦急的问着。


        

“秋乞,你我不同,我生在一个异常复杂的家庭,里面没有那么多父慈子孝,兄弟情深,有的是阴谋算计,很多东西,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了。”离殇的语气听不出任何的波动。


        

皇家吗?宁颜涨了张嘴,却失了言,不由想起大秦。前太子密谋谋权篡位,二皇子野心勃勃,三皇子看着风流成性,四皇子,好像没什么存在感。真是一地鸡毛。东虞国也是,这次的事情不正为了夺皇位吗?哎,皇家之事,三言二语估摸是道不清的。


        

“你这次逃婚,若你父母最后允了你。你该好好待他们。这退婚可不是小事,他们定然忍受着重压。”


        

“知道的。父母之恩,我不会忘的。”宁颜将头靠在离殇背上。


        

“后面有个袋子,里面有些干粮,你先吃点。垫垫饥吧。我们应该还有挺久。”


        

“多谢离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