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百零九,汇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经历了似乎很多次的日升日落,好像巳经过了几天几夜,离殇都吃了好几次食物了,虽然看着并不饿的样子,但是吃东西就如同任务一样。宁颜暗中估摸着时辰,就算如此也不过一个时辰过去了,幻境在这简直扰乱了时空。这化蛇倒是有几分本事。


        

“离殇姑娘,你到底找什么。我们都巳经好几天了,这水都快喝完了。如果我们还不到地方。这漫漫黄沙,若出不去可如何是好。”宁颜晃了晃水壶,提醒到,若一天耗在这里,自己可是要回不去的。


        

“应该快了。”离殇看着手中的指南,勺柄在此时发生了意外,语气本来很平淡。这指南仪的疯狂乱转,让她不由有些吃惊,脸色一变再变。


        

“这指南仪不会坏了吧。”宁颜看着乱转的小东西心情甚是无奈。四周望去,除了黄沙只有黄沙,完全找不到方向。


        

离殇却笑了笑,面纱下的她,眼睛还是那么明亮。“不,这恰恰说明,我们巳经快到达目的地了。”


        

“天怎么这么暗了?”天地变化转瞬即逝,又到了晚上。宁颜有些心慌。


        

“休息一下。”离殇示意宁颜从骆驼上下去。


        

“我们还是继续走吧,抓紧时间,时间要不够了。”宁颜一心想着赶紧到达古城。


        

“沙漠中黑夜里前行实在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谨慎些好。”离殇依旧保持着冷静。


        

“可指南仪此时失效了,这地方又诡异的很,还是早些找到古城为妙。”宁颜看着天空有种心惊胆战的不寒而栗感。


        

风沙突然变大,沙沙沙的卷起,又胡乱的四散,这幻境的实景真实的让宁颜都要怀疑自己的处境了。


        

骆驼有些焦躁,四下快速的走动,离殇的铃铛使劲的晃动着,试图平复骆驼的暴躁,却完全没有效果,宁颜和离殇两人被晃动的厉害。宁颜紧紧抓住离殇的衣服,“这可怎么办?”


        

离殇紧皱着眉,手没停止着摇动驼铃。


        

“离殇,离殇,好像,那,那边是不是一座建筑?”宁颜突然盯着远处。


        

宁颜也跟着望过去,“哪里?”


        

“那!”离殇一只手指了指远处的。“那。看着模糊。”说完又很快拉住离殇的衣裳,这风沙实在厉害的很。


        

离殇睁大眼睛,仔细远眺,“好像是。不过这沙漠容易出现海市蜃楼,我们务必小心了。”


        

“嗯嗯,不管如何,我们先去看看。”离殇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喜悦。


        

“可这风沙吹得太厉害了。”宁颜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好些沙子被吹到了自己嘴里。


        

“我们先下骆驼,躲一下。”


        

两人从骆驼身上下来,离殇没有停止安抚骆驼,片刻,骆驼似乎平复下来,两只脚缓缓跪下,整个身体形成了一道屏障。离殇拉过宁颜,躲在骆驼身边,风沙明显都集中到了驼铃身上,此时,离殇才有了一丝自己的时间。


        

“这寻找古城还真的费劲。”宁颜摸着脖间的玉佩。“离殇,你去古城做什么?”


        

离殇没有回答。


        

“是为了那个你不能选择的家族吧?”宁颜却没有放弃自己的好奇心。这姑娘幻境中跑沙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她那个妹妹碧瑶这次幻境中竟然没有出现,怎么回事啊。


        

离殇的手微微握着,但依旧没打算说。


        

“你同我说说呗。”


        

“休息会吧。”离殇说完闭上眼睛。


        

“东虞月家?”


        

离殇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匕首,横在宁颜脖子上。


        

“我果然猜对了呢。”宁颜笑了笑。丝毫没有在意架在脖子上的匕首。“离殇,你冷静点啊,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天地之间,谁都走不掉。”手指轻轻捏着匕首的尖头,往外推,她的力气很大,轻轻松松就把匕首推了出去。


        

“你在说什么?”离殇眼睁睁看着匕首被推开,一时却失了神。


        

“你之前不是说你出生在一个异常复杂的家庭,没有那么多父慈子孝,兄弟情深。我仔细想过了,皇家这种情况是最严重的。你身上的衣服看着普通,确是丝质的,普通人家哪里用的起这么好的料子,也不会被允许穿这样的料子,所以你的身份定然很尊贵。思来想去,东虞皇家月家是最合理的解释。”


        

离殇看着身边的姑娘,匕首又一次横在宁颜面前,“你怕不是普通农家女吧。这衣服的材质一眼就能认出的人可不多,虽是丝质,却同麻料很像。就算是都城贵女,也未必都识得的。”


        

宁颜一个反手,将匕首夺了过来,还好之前学过几招防身之术,再加上这离殇姑娘根本没有武功。


        

离殇吃了一惊,嘴唇颤了颤,作势要夺回匕首。


        

宁颜一把挡下,“放心吧。我对你没有恶意,我要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你也不是我对手啊。”宁颜将匕首插回刀削。“给。别老是拿出来吓人,别伤到自己。”


        

离殇将信将疑的接过匕首,“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在幻境里。”这话说出来却完全听不到声音,这是被消声了。果然没那么简单。拉过离殇的手,想要写字,却怎么也写不出幻境的字样。算了,这法子行不通。滚蛋化蛇。


        

“我是谁,离殇姑娘还是不要管了,你只要知道我并不想害你。你我相遇呢也是巧合,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


        

“你这么隐瞒不觉得很难让人信服吗?”离殇没有放松警惕,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状态。


        

“好啦,告诉你也行,但是保密哦。我是薛家的人。”宁颜又一次开启骗人模式,还好郑婉之前调查过整个东虞国的氏族制度,几大家族也好好分析过。虽然郑婉看不太上自己,但再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妹妹,还是使者团的成员,自然也跟着了解了不少东西。


        

这薛家在东虞国的几大家族里着实不怎么起眼,还常常被其他家族歧视,主要是因为他们是靠商发的家,家里财力雄厚,让家中孩子读了书,又机缘巧合下救过月家,这才走上了仕途,从此飞黄腾达,士农工商,商排最后,即便薛家的商巳经过去百年,却丝毫不动摇那些人骨子里的不屑。当然还有一点最为重要,薛家发迹之地就是这沙漠。所以她们祖宅就在沙漠附近。还有一部分人常年留守在沙漠附近的城池里。她既然是薛家的人,好东西见得自然多,各何况薛家是真有钱。而且据郑婉之前的调查,薛家是站在月玄逸那一边的,月玄逸能走到皇位,薛家在财力上支持了不少,是金钱上最大的助力,以离殇对月玄逸的重视程度,她应该是有数的。


        

“薛家?”离殇的语气很是平静。


        

“嗯,就是掌管户部的那个薛家啊,当然我只是他们家留在沙城府邸的一个丫鬟。小姐贪玩,跑了出来,我来寻她,却不知不觉进了沙漠,越走越远,不仅根本没有找到小姐,反倒把自己给弄丢了。”宁颜绘声绘色的叙述着自己刚编好的故事,摇头无奈的笑着,看着倒是挺有真情实感的。


        

离殇思索了好一会。“那你刚才为何骗人说自己逃婚出来的。”


        

“那不是为了博得你的同情吗?如果我说我就是迷路了,那多没面子啊。”宁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着实让人分不清真假。“对了,离殇姑娘,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啊?”突然的转化话题让离殇一下没反应过来。


        

“妹妹?妹妹啊,没有。”离殇矢口否认,脸上却出现一丝伤感。私生女怎么配同月家其他人称兄道妹。自己还害死了亲生父亲,害的母亲失去挚爱。所以自己最终还是合了他们的意,是个不祥之人。


        

“认得妹妹也没有吗?”宁颜想起碧瑶,碧瑶同离殇相识应该在十年前,那如果此时不晓得彼此,那这个时间段就应该是在她从东虞国出走那段时间。


        

离殇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了没有了,你这是何意?”


        

宁颜有些哑口。“没,没,没什么。我就是想到我有个姐姐,她某种时候同离殇姑娘很是相像。”


        

“是吗?如何相像?”离殇突然有了一点兴趣。


        

“嗯,就是都很聪明。”


        

离殇一声轻笑,“你太抬举我了。”


        

“我觉得你很聪明的。”宁颜坚定的说道,“还有,你们两个都是用情至深之人。”


        

“为何这么看呢?”


        

宁颜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挠了挠头,“就是直觉啊。离殇,所以你是东虞皇宫里的人?我曾经去过国都,那真是一个鸟语花香的人间仙境。”


        

“东虞一向很养人。”离殇也赞同道。


        

“因为小姐的原因,我倒是见过几位公主。只是未曾见过你。难道你是四公主?”宁颜一副好奇的样子。


        

离殇心下一个慌乱,“你在说什么,四公主早就夭折了。”


        

宁颜观察着离殇的反应,“嘿嘿,是吗?可是密史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哪里来的密史?”离殇在下面的手微微握紧。面前这女子一点都不简单,她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薛家的人?可是一个小小丫鬟哪里知道这么多东西?她穿的也不是普通人穿的,就算是富可敌国的薛家,也不可能给下人穿这般好的衣裳。这人说话只能信半分,也许是逃婚的薛家小姐,这般解释更合理些。


        

“皇族密事虽然有个密字,但实际吧,那座围城里多少双眼睛在偷偷盯着,这世间呢,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宁颜又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传闻里说四公主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本会处死的,却因为一个占卜的卦象逃过一劫。”


        

离殇突然有些窒息的感觉。卦象之事如此隐晦,一个丫鬟绝对不可能知晓。


        

宁颜摆弄着沙子,“不过呢,我常常想这真的是一种幸运吗?离殇姑娘,你说呢?”


        

“你想的还挺多。”离殇不去看宁颜,定定的看向远方。


        

“啊呀,闲来无事,就喜欢多想。我听到这个事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震惊吗?”


        

“不知。”


        

宁颜拍了拍骆驼,整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你说若她知道以后她会给月家带来祸害,她会如何呢?”


        

“我怎么知道。”离殇低着头。


        

宁颜巳经确定离殇就是传闻夭折了的东虞国四公主。郑婉的情报真的很准,也不知她现在情报网的布局到了哪种程度,想来是不会太弱的,连东虞国这种隐秘之事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到底是郑婉啊。


        

“她定然是很辛苦吧。”宁颜看着离殇,“一个女子承担了那么大的恶意,而她却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呵。”离殇微微一笑,“休息一会吧。这沙漠天亮的早。”说完闭上眼。


        

“好吧,那就休息一会。”宁颜静静望着天空,“扫把星?”宁颜有些呆愣,这该死的化蛇,一天天给我整这些东西,看我不出去找你的麻烦。


        

轰隆隆,突然天地之间雷电交加。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不合常理的天气变化。宁颜摇了摇离殇,离殇却睡得很死。宁颜焦急的喊,“离殇姑娘,快醒醒!这里不对劲。离殇!你是怎么了?离殇!”宁颜急的眼眶开始泛泪。


        

离殇却没有一丝反应。骆驼此刻也陷入了沉睡。


        

“化蛇,你又在搞什么鬼?”宁颜站起身,有些气急败坏。“化蛇,你给我出来!缩头乌龟!”


        

轰隆隆,底下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宁颜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突然面前腾空而起一座城池。黄沙一下灌了下去,一寸寸出现城墙,没一会,整个城池都出来了,宁颜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古城,青色的砖瓦,有些斑驳,昏暗的天地间,出现的东西都透着一丝诡异。


        

宁颜慢慢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去触碰城墙,实心的,竟然不是假的,不是海市蜃楼,还真的有一座古城',离殇找到就是这一座古城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离殇?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你为什么要找到它?”宁颜摸着城墙,那一块块的痕迹显示着岁月的沧桑。


        

宁颜四下找它的入口,很快就看到了门,那是一扇古朴华丽的青铜门,上面的雕刻极为繁杂花哨,这又是什么?一只脚?毕方?又是毕方,倒也印证了东虞国笃定毕方与应龙的故事。应龙在哪?毕方不远处的上方一条俊美的带着翅膀的龙在树林里嬉戏。所以这座古城与上古神兽有关?毕方!宁颜嘴里不由轻唤了一声。


        

“离殇!你快醒醒!古城出现了!你快醒醒啊!”宁颜又跑回离殇身边,使劲摇了摇,离殇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宁颜拉过离殇的手,把了下脉,好像没什么异常,脉搏呼吸都没有问题,怎么就昏睡过去了。


        

“算了,我先进去看看。”宁颜拉着郑婉到相对安全的墙边,在她周围码上石头,挡去风沙。


        

宁颜去拉骆驼,握着缰绳的手抓得更紧,似乎这样可以给予自己力量。可是骆驼实在太大,一点都没移动。算了,“骆驼兄弟,自求多福吧。”拍了拍骆驼的头,宁颜找到郑婉的匕首,放到腰间,又找到一些火折子收入怀里。假装淡定的拢了拢面纱,郑泠!别怕,不就一古城嘛,你可以的。


        

宁颜在青铜门上摸索着,这图像的走向颇为有趣,毕方与应龙之间中间似乎有条鸿沟,宁颜顺着鸿沟的细缝一点点摸着。“啊!”手指突然被什么扎到了,血一下涌了出去,宁颜抽出手,指尖被破了一个小洞,还挺疼。这哪是幻境啊,是实景吧!化蛇那条千古妖兽,到底不能轻视了。


        

咔嚓,宁颜还恍惚着,青铜门竟然打开了。宁颜盯着伤口,这门开的不会是血的原因吧。


        

宁颜朝里面望去,黑漆漆一片,看不真切,宁颜掏出一根火折子,点燃,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迈了一步,地面铺的青砖,手不由握紧匕首,屏住呼吸,一步步往里面前进。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绘有奇怪的图案,宁颜摸着这些壁画,似曾相识的感觉,心中说不出来的忧伤,好难过,心不由摸了摸心口处,宁颜继续往前走,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好大的城池啊,刚才在外面丝毫看不出来。没一会,人声都出来了,嬉笑声,吵闹声,似乎真的进了一座城。


        

这地方好像有点眼熟,在哪里见过。宁颜将手里的火折子吹灭。


        

宁颜观察着四周。这地方的服饰不太像东虞的,反倒像大秦,大秦?幻境里郑婉在的那个场景,不就是这吗?宁颜大惊失色。这又是什么?去郑府看看。


        

依着那些记忆,很快就到了郑府所在的街,宁颜仗着自己穿的华丽,大摇大摆往里面走去。


        

郑府,宁颜看着面前的宅子,好像和记忆中的很像,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


        

吱呀,大门被打开,出来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看着就是那种扔到人群里就会忘记长相的人,倒是同秋乞有种莫名的相似乎感。


        

秋乞?宁颜盯着女孩,女孩也察觉到了宁颜的目光,一双眼睛里透出警惕。


        

宁颜露出一丝友善的笑容,小女孩没再理睬宁颜,径直离开。


        

宁颜绕到郑府后院,这后门依旧是禁地。找了个有树又偏僻的地方,四下看了下,没人,抱了抱树干,还算结实,直接上树,趴在树上望向里面。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这个亭子有些熟悉,这是郑泠的地方,怎么好巧不巧找了这么个位置。


        

“上面好看吗?”树下传来一个声音。


        

“啊!”宁颜一个慌张,从树上狠狠摔了下来。“哇哇哇。疼。”


        

宁颜抬起头,迎着光看到了郑婉。“守,”突然禁了言,守云这个字现在只有郑平晟知道,不能露了马脚,“我的手啊,好疼。”


        

“活该。”郑婉白了一眼,“你在干什么?”


        

“我,我想到树上睡觉。你干什么打扰我。”宁颜又开始胡说八道。


        

“小姐,这人定然心怀鬼胎,刚才在大门口,奴婢就觉得不对劲。”


        

“小姑娘,别血口喷人。这些树又不是你家的,我睡睡怎么了。”


        

“是吗?不如就叫京兆尹过来判断。”郑婉平静看着宁颜,不想多说,直接挥了挥手,“秋乞,你走一趟。”


        

“诺。”秋乞应的飞快,立马想要离开。宁颜眼疾手快将她拉住,好在宁颜没有变成小孩,“我们好好说话嘛,怎么就扯上京兆尹了。”宁颜瞬间觉得头都大了。


        

“你同京兆尹去解释吧。”


        

“我是找你哥哥,郑平晟的。”


        

郑婉的脸色一变,微微低着头,语气不善的说道,“姑娘,你难道不知道他巳经过世了。”


        

“我就是想同他些话,什么?过世了?”宁颜一个愣神,那这个时候,他还在大秦吗?还是巳经去了凉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刚从城外回来,一点消息都没听到。”


        

“前段时间。你同他是什么关系?”


        

“我仰慕他。”宁颜一时拿不准郑平晟的去向,只能说这种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说辞。


        

郑婉一脸不可置信。


        

呜呜呜,宁颜偷偷使劲掐了自己好几下,突然捂着眼睛哭起来。


        

秋乞看了看郑婉,“小姐?”


        

“闭嘴。”


        

宁颜偷偷摸摸看着郑婉,“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看看郑公子,这怎么就。他的墓在哪?我想去祭拜一下。”


        

“给我立刻消失!不然京兆尹的牢笼里还空着不少位置。”郑婉一点都不吃这套,冷冷一声。


        

宁颜立刻跑了。郑婉这年纪不过九,十岁,那气场真的不是常人能及。宁颜靠在围墙上拍了拍胸口,真是吓人。


        

郑婉出现在幻境里都是她小时候,那到底是说明什么?我也不能告诉她她在幻境中。


        

“小姐,那人看着古怪,就这么放那人走了?”秋乞的声音传来。宁颜忙躲了起来。


        

“算了。你回去吧,我出去转转。”


        

“可。诺。”


        

很快,郑婉就出现在前面。宁颜看她走出好一段路,才急匆匆的跟上,郑婉这人,防备心重,而且又会武功,不是那么好跟踪的,宁颜离得远远的,只能隐隐约约看着背影。


        

这方向是城郊吧。云德观吗?不对不对,她空手而去,又撇下了秋乞,那就是,郑平晟?既然郑婉之前就认定郑平晟是那次出了事以郑婉的性格,她定然是掌握了绝对的证据,什么才最能证明这个人活着,那就是看到真人。宁颜看着郑婉出了城门。


        

额,头怎么好疼。突然眼前就是一片黑漆漆的甬道,这是哪里?宁颜看着手里的火折子,壁画?青铜门?宁颜转头,青铜门大咧咧的开着,所以我刚才,是怎么回事?这化蛇,低估了它,它简直是要困死我。郑泠,记住,只要你破了幻境出去,其他人的幻境也自然而然会破解的,心无旁骛找到化蛇的弱点。


        

“秋乞,你怎么一个人进来了?”青铜门口,离殇点着火折子。


        

“我,你刚才昏睡过去了,叫不醒你,我便进来先看看。”


        

“这里危险。你还是留在外面等我,若一天都没有等到我,你就骑着骆驼离开,回薛家。”离殇的眼睛很透彻。


        

“我不,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陪着你,不管怎么说,见死不救不是我的作风。抓紧时间,这地方诡异的很。”宁颜自顾自的往里走。


        

“这地方是东虞国传说中的禁地。”离殇无奈,只能跟着。


        

“禁地?”


        

“它在沙漠中,却查无所查,有人说,它只在有缘人的面前出现。而且就算见到了,进去的人几乎无人生还。”离殇的话在这昏暗的地方,显得更加恐怖。


        

是啊,莫名其妙在眼前腾空而起一座城池,吓都要吓死了。宁颜心中吐槽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找到它?”


        

“传说这里面有无尽的宝藏,还有掌管天下命数的奇书。”离殇平静的说道。


        

“藏宝洞?”


        

“传说是毕方失踪后,应龙性情大变。收集了无数财宝和起死回生的秘术,就藏在此处。”


        

“噗。”宁颜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


        

“你笑什么?”


        

“你说有财宝这个,我倒是觉得可信,但起死回生之术,若真有这东西,那这人世间岂不是要乱套了。再说了,毕方是上古神兽,又不是人,神兽能用的,人也通用?这传说还挺有趣。”


        

离殇红了红眼,“也许是真的呢?”


        

“毕方,应龙?”


        

宁颜突然止了笑,轻微的摇了摇头,“这个传说不会是真的,不会的,应龙不会这么做的!”


        

“为何?”离殇的眉宇脸带着一丝讽刺。


        

“就是不会。”宁颜很是坚定,眼里满是星光。


        

离殇的眼睛微微暗了暗。不过宁颜并没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