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百六十九,偶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元宵佳节又一次来临。街市里已经布满了花灯,就等着晚上的到来。


        

宁颜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半点都透不进风。初晴就暖手包递给自家小姐,宁颜的手塞了进去,绒毛般的暖意。


        

宁颜走在走廊里,“府里其他人呢,怎么感觉有些冷清。”


        

“今个,大公子和三公子都在京都城里巡逻,这城里不仅仅是安全问题,其他各个方面都要兼顾。所以他们一清早就出去了,估摸着今晚也不会回来了。”初晴又给宁颜披上一件斗篷。“小姐,这天气还是有些凉,可不能冻着。”


        

宁颜笑了笑,“啊呀,我哪有那么娇气。那其他人呢?”


        

“哦,那个,表少爷一起去帮忙了。二小姐同她母亲大夫人一起去尼姑庵看大小姐了。二夫人没有出院子,估计就还是在禅房吧,她一向很虔诚。”初晴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一遍。


        

“三夫人和三小姐呢?”


        

初晴面露难色,“三夫人啊,她今天又发脾气了,还好奴婢不在她的院子里。不然肯定天天被她罚了。想想就可怕。还是奴婢命好,跟着这么一个心善的小姐。”


        

“得意。”宁颜笑了笑,宠溺的摇了摇头。


        

“三小姐一大早就出去,也不知道去哪了。反正秋乞姐姐跟着一起去的。”


        

“那岂不是府里都出去了。”宁撇了撇嘴。“那我们也出去吧!”


        

“啊?”


        

“这么惊讶干嘛,我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明天又要按时去国师府报道了。今天难得放松,晚上还有灯会,初晴,若是你能猜到灯谜,不仅能得到商家的奖励,我也给你奖励。”宁颜的眼睛里很是透亮,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那奴婢先谢谢小姐了。”初晴听到有奖励整个脸都变得红彤彤,甚是兴奋。


        

“看你本事了。走!”宁颜还没说完就快步往府外走。


        

“小姐,等等我。”初晴忙跟了上去。


        

元宵的白天,已经开始热闹起来,集市上满满当当的摊位,售卖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这味道好香啊。”宁颜经过一家胭脂店,就被里面的香料迷住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脚,走了进去,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基本就是人挤人的状态,宁颜顺势拿起旁边的一盒香料,闻了闻,“好特别的味道。”


        

“小姐好眼光,这盒香料来自西域,千金难求。”一店员凑了上来。


        

“那这个多少钱。”宁颜抱着盒子,甚是喜欢。


        

“看小姐面生,第一次来我们店里吧,小姐若诚心想要,今日又是元宵佳节,给小姐优惠一些,只要一两黄金。”


        

“什么?一两黄金?你这家店抢钱吧?”宁颜还没说话,初晴就已经跳了出来,


        

伙计的表情依旧如此,“小姐,这已经是优惠过的价格了。毕竟这好东西跋山涉水才到这京都城,稀有又珍贵。”


        

“物有所值,物有所值。”宁颜笑着,却把盒子放下。这一两黄金她可没有。


        

“小姐可以再看看其他的。”店家也没嫌弃,只道了一声就招待其他人了。


        

“走吧。”宁颜转身欲走。


        

“啪!”一声巨响,一盒香粉摔在地上,粉末四处散开,瞬间,整个屋子满是浓郁的香味,旁边的女子愣愣的看着手。


        

“小姐。”初晴忙拉过宁颜。


        

“这是她撞的,不是我。”女子一下反应过来,手指着宁颜,立马撇清关系。


        

“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自己拿的不稳。”初晴立马跳了出来。


        

宁颜无奈看了女子一眼,这距离也好赖上我,太夸张了吧。宁颜没有说话,拉着初晴就想往外走。


        

“你别走,是你干的。”女子猛地拉过宁颜,宁颜一个不稳,差点摔到地上。


        

“四小姐。”一只手堪堪扶住宁颜。


        

宁颜稳了稳身子,看向扶着自己的人,眼睛突然睁大,吃惊的看着旁边的人,“殿。”还未说完。


        

秦明德就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上,做了禁言的手势。


        

“哦,谢谢公子。”宁颜下意识和秦明德拉开了一些距离。


        

“这屋子的香味好特别。”秦明德若无其事的闻了闻。


        

“你做什么?怎么推人呢?”初晴看着女子甚是不满。


        

“她自己没站稳,怎么?还怪别人啊。”女子不依不饶。


        

“初晴,不要说了。”宁颜皱了皱眉,“这位姑娘,你应该很清楚,这香料的事到底是谁的过错。凭空冤枉别人,你能心安吗?”


        

“我当然知道,是你啊。”女子半分愧疚也没有。


        

“你!”宁颜甚是无语。


        

“这香料多少钱?我付了!”秦明德看了一会,明白过来。


        

“这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帮你付掉。”


        

“不用!”宁颜的音调让众人不由一惊。


        

“小姐。”初晴拉了拉宁颜的袖子,宁颜也意识过来自己的鲁莽,咽了咽口水,“这不是我的错,就不该我负这个责任。也便谈不上您帮我付这钱了。”


        

“无论是你还是这位姑娘,我都买下这盒香料了。”秦明德让侍从拿出一个金豆。


        

宁颜有些不悦,“您凑什么热闹啊,你我认识,旁人只会觉得这是在变相承认是我做的。我不需要!”


        

“小姐,人家公子也是好心。这香料实在太贵了。”初晴在一旁轻声劝说,眼睛有些放光看着那黄金。


        

“外面怎么了?这么喧闹?”这胭脂店后面还有间密室,郑婉正在仔细看账,写的颇为详细。


        

一男子穿着一条青色的衣裳,整个人都带着一身正气,很是儒雅,不像商人倒是像书生,他凑到郑婉面前,将前院的事都说了一遍,包括每个人的神情表现。


        

郑婉低头沉思了下。“去免了这个香料的钱,至于要怎么说的漂亮,你知道的。去吧。”


        

“诺。”男子转身离开。


        

“小姐,他们怎么会?”秋乞有些困惑。


        

“不管巧合不巧合,都给我留意初晴。”


        

“初晴?”


        

“爱慕虚荣的人容易被收买。”。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