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人间不值得之毕方篇 > 二百九十九,当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叮铃当啷,悬在屋檐下的风铃随风飘荡。


        

“哈哈哈。”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院子里响起,“哥哥,你真笨。”


        

宁颜站在虚无中,看着面前的一切,这还是出事前的宅子,树木修剪的极为漂亮。


        

院子,豆蔻年华的少女同自家哥哥嬉戏着。


        

“好啦好啦,我的好妹妹,真是服了你了。”男子轻轻摇了摇头,满是宠溺。


        

“哥哥,这是你新作的诗?”少女凑上前,细读了一遍,“哥哥,写的真好。”少女眼角弯弯,带着天真烂漫。


        

“今年的诗会快到了,我就想用这首。”男子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害羞。


        

“那哥哥定然是能得第一的。”


        

“未必,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可妄断。”


        

“少爷,外面有人找。”一仆人匆匆而来,


        

“啊,是谁啊?”


        

“回少爷的话,是甄家大公子。”


        

“快请他进来吧。”


        

“甄哥哥来啦。”女孩脸上带着几分娇羞。


        

“你呀。”男子似是知道自家妹妹的心思,只轻轻笑了笑。


        

“陈兄。”一个爽朗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甄兄。”男子忙迎了上去。


        

“甄哥哥。”女孩轻声细语的唤了一声。


        

“陈家小妹真是越发漂亮了。”


        

女孩微低着头,眼角都是笑意,在这春风和煦的日子里,更显得几分娇媚。“不理甄哥哥了,甄哥哥总是取笑我。”


        

“哎呀,怎么是取笑呢,陈妹妹真正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哼,不同甄哥哥说了。我去做刺绣了。”女孩害羞的跑了。


        

“我这小妹啊,就是脸薄。”陈子阳递过一张纸,“甄兄,我方才做了一首诗,你看看如何?”


        

甄安接过纸,细细品读,眼睛突然变亮了,“好诗!好诗啊!这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好诗。”


        

陈子阳有些不好意思,“甄兄言重了,不过就是鄙人的拙作,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诶,不可这么说,陈兄真是谦虚了,这诗工整,又有意境,确为佳作。”甄安阴显对这首诗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的研读。


        

“那甄兄你看,我能参加诗会吗?到时候这诗可算拿的出手。”陈子阳带着几分期许,盯着甄安,陈家在这小县城算得上富甲一方,但毕竟是商贾人家,士农工商,这排名就知道商人的地位之低了,偏生他又爱这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可城里的文人对他大抵是不屑一顾的,这甄安是为数不多的与之交好的读书人了。


        

“这,好吧,陈兄你放心,我定尽量去说服他们。”甄安有些可惜的将纸递了回去。


        

“那真是有劳甄兄了。”陈子阳洋溢着喜悦。


        

陈家,原来这户人家姓陈。宁颜看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座昔日热闹的宅子成了人人畏惧的凶宅。宁颜继续看着面前发生的事。


        

“对了,甄兄这次过来所谓何事?”陈子阳小心翼翼放好纸。


        

“哦,是这样的,最近为兄得了一副字帖,你猜是谁的?”


        

“是谁的?”陈子阳疑惑的问。


        

“程邈!”


        

“什么?程邈的?那可真是太好了!”陈子阳眼里满是光。


        

“若陈兄喜爱,为兄便送与你了。”甄兄很是热情。


        

“那怎么好意思,不可不可,这样,甄兄花了多少,我再加一些。就望甄兄海涵。”


        

“诶,这话说的,兄弟之间怎能这么计较。”甄安摆了摆手,“既然陈兄如此喜欢,那只需要给我本钱就可以了。”


        

“那我怎好意思收,甄兄,你这不是为难老弟吗?这样,钱给甄兄多少是多少,但陈某人,必须送一件东西给甄兄,甄兄不能推脱。”陈子阳百般推脱。。


        

甄安很是不安,有些为难,“那,那就按陈兄的意思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