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神话灵塔 > 第四十八章 下赌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归来木玉堂,竟没入内,便听到里头递来一片闹腾之声,却是李莹与孙齐在那争执。


        

李暮心里竟些许怪异,平常中很乖的李莹,与一直成稳之孙齐,如此可能闹腾起来?


        

可听到数句,李暮觉得头痛。


        

"哈,孙齐大兄,你与三久大兄全都很坏!"


        

"我门哪儿很坏?"


        

"坏便是坏。今日铺子里如此之多人购买丹丸,很多全讲大兄之坏事,你亦不叫离开,竟笑呵呵的售予丹丸,你们亦不想大兄赢之,不对吗?那便是很坏。"


        

"哟呵,莹儿,那亦是顾客,却不可以向他们耍。我与三久一定想暮哥赢之,并且亦下着许多灵晶之赌注。"


        

"我不相信。"


        

李暮进到铺内,拉着莹儿,向孙齐笑着说,"赌注,下几多,可有于下一注?"


        

孙齐瞧是李暮,亦是很轻松之,"暮哥归来便好,莹儿和我闹着玩。但是赌注确实下着,于城内那处,几十粒中等灵晶,一比五,哈哈,此回竟要大发了。"


        

"非常少了。"


        

李暮捏着小妹之脸庞,瞧着她一面很是生气之气样,笑笑说,"莹儿,咱们亦下赌注。"


        

李莹抬起头颅,"大兄,赌注是何物?"


        

"那便是去赢灵晶,稳妥妥的赢。"


        

李暮抱着小妹,一面说明,一面笑呵呵向外边去。


        

木玉堂近处,便有一家能下赌注之铺,得安行。


        

此样铺子亦是玉铁派开办,干点中间之事,例如那修仙者之卫士、接发物资、出租灵晶之事。可一经玉铁会类似之赛事开启,便可能用宗派之力量,摆放赌注,根本便是盈利之买卖。


        

站于门外,里头屋内很大,里头有着很多修仙者,全亦盯紧中间之面板。


        

面板之上,排列很多修仙者之对战,赌注之比例亦全显示在后。


        

"首次回合有些好难选择。"一位胡须子修仙者,说着。


        

"有何好难选择,瞧瞧等级便可以了,有那么个超级战斗竟可以胜的?‘


        

亦名年纪大之人,较鄙视的愣了一眸,大声说,"小伙,继续,赌那木桶风胜,十粒中等灵晶。"


        

"好的,木通风胜,十粒中等,下十比三!"小伙大喊叫着,笑嘻嘻的拿过那人手里之灵晶。过一下,里头便传来一玉片,"此是客人之证明,请拿好。"


        

瞧见如此场面,那位胡须子修仙者暗自颔首,"多赚比少赚强。小伙,于我赌谷融赢,三十粒中等。"


        

"好的,谷融赢,三十粒中等,赌五比一,拿好。"


        

小伙笑意满脸的拿过灵晶,径直传来一玉片。


        

"如此之快?"胡须子修仙者些许疑惑。


        

小伙笑笑说,"哈哈,客人不晓得,此数日赌谷融胜的非常之多,我们早已预备各样证明,能及时下注。"


        

胡须子修仙者点着颔首,面上显现几些疑问,"竟是这样。谷融应当不可能败的?"


        

小伙笑着非常夸浮,"嘿嘿,客人讲笑的。谷融何人?宗派之妖孽,二极门之门面,一连灭杀二名邪者之能人!可李暮竟是何人,我明白非常,无宗派,便是一旁丹丸铺内的一掌店,刚筑灵,基本上无任何争斗经验,可以有何大事?"


        

胡须子老人,非常安心的将玉片收着,"嘿嘿,如此便好,此些灵晶亦是我东凑西凑借之,万万不可以败的。"


        

"客人便安心!"小伙赶忙再去招待别的顾客。


        

近处之李莹,脸蛋通红,气呼呼,"啊,全都很坏。"


        

李暮竟不去气着,笑笑拿出一些灵晶,"小妹,拿于小伙,都赌大兄胜。"讲完,便来到大街,不去进入。


        

"好的!"李莹直接说道,拿过灵晶。


        

拿来很多之灵晶,那是李莹每日亦食灵材,依她十许年华,基本上不能够拿得起。可即使这样,亦非常费力,入门,几些是一下下的移到前台处。


        

噼啪!前台很高,她刚看到些发丝,不住的飘洒。


        

小伙立即过来,瞧是清新秀丽般的孩童,竟非修仙者,立即产生几些疑问,"小丫头,你将干啥?"


        

李莹使劲的将灵晶放至前台之上,嘭,一下声响,引动很多之留意。


        

灵晶摊开,显露非常之多的灵晶,洒落于前台之上。


        

亮光闪耀,很多修仙者之眼眸全亮了。


        

"天哪,此不止有那二百粒中等灵晶呀!"


        

"我此世竟无瞧见如此之多的灵晶,很想,很想......."


        

数位卫士之修仙者,亦是脸色一僵,意志亦是注视着,严肃的保卫来。


        

小伙究竟是那瞧见场面之人,赶忙将灵晶再次装进灵晶袋内,"小丫头,你携如此之多的灵晶干啥?"


        

"赌注,我大兄胜。"


        

"很好,"小伙立即笑着,有着大买卖确实是开心,"你大兄是何人,叫甚。"


        

许多大耳全竖立来,将去听此小丫头之大兄,究竟是何人,居然赌这么大注。


        

"李暮!"李莹之声响非常清晰,小鸟一样,屋内全部亦听到。


        

"呀?"


        

"李暮?我不有听错。"


        

"此是那人之孩童,径直是来显摆的啊!"


        

听见"李暮"二字,很多修仙者,全部震惊起来。


        

小伙之神色亦有些许呆板,"李暮?你认定,小丫头。"


        

"便是李暮,我大兄。"李莹直站立着,洁白莹润之面上,铺满着得意。小丫头之心里,大兄最厉害,无任何之事是办不成的。


        

外边之李暮,眼色直接注意李莹,欣慰的笑笑,心里亦是触动不已,有如此之小妹却将有何说呢。


        

小伙瞧着李莹,瞧着灵晶,再瞧着前台处的掌店。


        

掌店指着灵晶,捂着嘴小声说,"快点允了,傻蛋,赠送不要啊。"


        

小伙赶忙数着灵晶,非常快面上显露惊讶之神情,大声叫道,"好的,李暮赢,赌一比五,三百粒中等!"


        

"等下,小丫头,过下于你证明。"小伙弯下身,小声说着。


        

李莹嗯了一下,装懂。


        

一下子后,掌店将玉片拿来,小伙传给李莹,"小丫头,请收着。"


        

李莹拿来玉片,开心的蹦起的跑出屋门,来到李暮之身旁,邀功的说,"大兄,我赌了。"


        

李暮将小妹抱着,"很乖,去,吃饭了。"


        

瞧见李莹离去,屋里头之修仙者炸裂般谈论着。


        

"果真有钱啊。"


        

"有那灵晶亦不可以乱来,于我竟可以听见个声。"


        

"似乎觉得有何预料.......小伙,过来,我亦赌五粒李暮赢。"


        

小伙与掌店算着灵晶,面上很是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