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神话灵塔 > 第五十九章 变化之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棋晓得,真的非常之难。


        

原本认为雷炸术便能胜那李暮,后果闪电枪亦是不可行,使用那干扰之禁阵,使那邪者功法竟然无功效,并且真力竟这么长久,眼前之李暮,竟出人意料的,径直给他惊惧。


        

若早已晓得如此,他一定不可能惹那李暮,可是如今,已然恨晚。


        

但是,"你认为是你胜了,嘿哈!"


        

王棋突然站立,亦不去隐藏身体,癫狂大叫。


        

"我讲过,有那何招式,尽情使来。"李暮不怎么惧怕。


        

王棋缓慢扬手,瞧那指头之上的戒,面色变为铁色。


        

一定要做出抉择,他一下把那戒摘下,猛的一下弄碎。


        

鬼叫一样之声响,自碎裂之戒中散发而来,几些清淡之乌黑雾气,前后相追的散出。


        

若叶一白在此,立即便可能飞离平台,去灭杀王棋,他晓得,那戒中是何物。


        

是那灵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是数名筑灵期修仙者之灵魄。


        

王棋收纳数名同门之灵魄,备用去修行的,可是他晓得自个吃下那丹丸,如今修行进度缓慢,因此便备好等那赛事完结,介须丸功效消散之后便可使用,可如今,他必须得用。


        

"魂练。"


        

紧随那灵魄给那王棋汲取,刹那间生出转变。


        

魂练,亦称魂变练身,似那低级邪者之化血修身,用别人之灵魄强大自个之身体与精魄,强悍非常,力量不止强大一点。


        

副作用亦非常害怕,长期那全身薄弱,意志让别之灵魄入内,造就不能避免之损失。


        

他却是已然不顾所以了,他之灵智,已然那雪恨彻底独占,李暮,一定给他去死。


        

嘭!


        

炸裂之声,王棋身形无那变化,可已然有着顶峰状况,身伤彻底完好,不管是那速率带那实力,亦全是本来之二番。


        

可是,大大增加的是,是那法术之威力。


        

"雷炸术!"


        

一条大树粗细之闪电,飞天而来,径直飞泄下来。


        

所有台子,所有的亦在雷炸面积内,数百之闪电于当中迂回交错,似刀线割锯,电光轻狂,转眼之间雾气给隔绝变为一片片,全部散掉。


        

平台子上那修仙者,此刻才可以瞧看那赛事之况,全部瞪着那眼眸。


        

"此是雷炸术?"


        

"如此时刻竟生出何事了,为何王棋变成如此之强。"


        

"老天,哪怕那练脉期修仙者,亦是不如。"


        

台子上,亦是惊讶不已。


        

"此样雷炸术,哪怕我亦施展不了。"


        

东水派之铁海,盯住漫天之闪电,些许傻呆。


        

"有点情况。"玉大书脸色严谨。


        

王夫人却再次站立着,她之预料竟愈加强烈,"一定哪儿出那状况,不有哪种丹丸可以有如此之大增强法术之威力,肯定不有之。


        

"我要瞧瞧。"玉大书点那颔首。


        

"王夫人晃着头说,"我也去。"道完,就把云雨扇取出向赛之地去也。


        

这一刻,李暮已然倒下于赛之地上。


        

此样级别之雷炸术,他基本无法防守得了,古灵灯于那闪电并无功效,他亦无雷之功法的防护法罩。


        

大半身子亦变为发黑,幸亏重要部分用那盾牌阻挡住,否则已然大伤,可盾牌亦便将碎裂,变为废弃。


        

他竟支撑着身形,想那坚强的站立,可仅站了数点时刻,再次倒掉。瞧那王棋,他自灵塔内快速拿来二粒养灵丸吃下嘴中,养灵丸可以治愈皮伤,可仅怕那王棋不可能让他有那时间。


        

明显不可能,王棋身体一晃,快似电光,转眼间便站立于李暮面前。


        

他不可能放掉李暮,李暮一定要死。


        

他之手里有着一大光球,亮那闪电之光,闪电不停的飞舞,炸裂,"给我去死。"


        

"停手!"


        

于天空里的王夫人,眼瞧不行,手里冒然多出一柄绿色之剑,剑头发出一数百之米长之剑气,向那王棋之手斩去。


        

剑气似那虹气,于天空击出很长的印痕,向下落下。


        

台子上之修仙者不自觉的震惊。


        

"王夫人之修力,较传说的竟还高些。"土希轻吐口气,赶忙打点掩护。


        

练脉期修仙者之尽力出击,百之米击杀于人不是很少之见,可就那王夫人如此的,一下便可以越过数百之米的,竟是罕有。


        

可即使数百之米,亦不能跨越这样的长度,剑气落下,距王棋将有非常远之。


        

可王棋却不去管,将光球使劲向下一扔。


        

噼啪!


        

光球竟无法落到李暮之身,便给那意外之击给击飞。


        

光球碎裂于空中,猛的爆开,洁白之光,四下飞溅。


        

"呀!"


        

王棋退却数步,面色铁青之顶点。


        

对立之李暮,不仅仅只是站立着,并且浑身亦散着似那灵宠之气,带有一股天然之气势,使人不敢直视。


        

王夫人心里亦是疑惑,李暮如何能够站立,而且竟可有力气将光球击飞。可她没时间去思索,接着向下行去。


        

玉大书随于之后,徐徐说着,"些许怪气,先不急,李暮还能斗会。"


        

王夫人点颔首,竟向下飞着,感到能出击之距,便与玉大书站立于一块,留意着赛之地。


        

李暮紧闭眼眸,只手抚头,一手举起,直立于地。


        

此,他亦不晓得竟是生出何事。


        

于危险时刻,危难之际,他于灵塔内看到那以前转变而来的精血,心念之下,却将其吃下。


        

吃下精血,一大力量转瞬自精血内流出,进入身体脏器之中,他浑身瞬间布满气力。


        

那却是真实之气力,不是那真力亦非灵力,是锻体修仙者才可有着的壮大身体之气力,好似达至身体之极致,无限之气力,仅要挥手,便能击打出。


        

这一刻之李暮,较刚才争斗之锻体修仙者木奎,愈要强悍数倍。他隐约觉得,筑灵期顶峰之锻体修仙者,亦算是如此吧。


        

那精血,究竟是何物,为何能让我有如此之力?


        

李暮打开双眸,蓝红眼眸,注视那王棋,似蛮兽仰天怒吼,不去张口,竟气势恢弘。


        

王棋浑身发抖似蚂蚁,"你是,是何物?"


        

面前之李暮与刚才彻底不一样,他认为李暮给何种物体占据,灵智竟无,基本上变化了。


        

"我便是我自个,李暮。"


        

李暮往前一走,却是步出数米,一下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