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神话灵塔 > 第一百零二章 转变之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前之人明显全是那木龙之废弃之徒,修力不足,大多人之身还不曾有着宝器。


        

瞧见那沈冰雪藏有侧目之矩,得知那木龙的位置,而且全部得到验证并无撒谎,李暮便饶恕了那些人。


        

可是,结果就是那些人必须吃下三粒顶级介须丸。


        

顶级介须丸,可以使得筑灵期之修,于年余时间不能向往常一般修行,三粒,便是三个数的年限。若大狼原如此之地,凭他等之修力,此些时间无法修行,恐怕修仙等级掉落于低下阶,等同于世俗之人般。


        

此样戒恶,好过那死亡数倍。


        

“咱们还是快些点,若是给木龙修炼至炼脉期后境以及那可谓的结丸期,咱们基本上无逃脱之余地。”


        

李暮之神色慎重,从未有过的慎重。


        

“若我过到明日可破到筑灵期后境,李掌店,你将何盘算。”沈冰雪早已吃了那兽丹,其修力在提升之中。


        

李暮晗首,“如今有那流彩禁,木龙亦不可能到此,无性命之忧。我想出去一会,捕杀些灵宠得点兽丹。”


        

“好啊,好啊。”


        

沈冰雪不由得表示可以。


        

“此二粒顶级赤榴子,让孙齐与孙三久二人筑灵,他二人之身心,二等之顶级该是到那顶端了。我那小妹,她那筑灵之时,我能归来。”


        

李暮待下叮嘱,就直接而去。


        

那石山之瘴气内,李暮瞧见很多尸身遍地,全为那木祖之徒弟,他等之人来之后,于此处便死亡很多。


        

行于飞梭之上,一边灵识入那灵塔。


        

此般分神之术,于从前来看,他一点也不能做到的。一次次入内灵塔,别的事情全将抛开,例那修行,例如当前之前行。


        

可就那如秀成之玉片内,他寻到一份术法,分神之法。习炼之后,他便可以并同二心,并且同时进行。


        

在那比较专注于一心之事的李暮而言,此为极难,历经些许天熟练,可算马马虎虎的施展。


        

可那关心的,此术并非修仙者之分心之法。分心之法便是那愈加深度之法,可以依托元灵化分灵识,灵识其实是那灵力之体,能够用去操控傀具或别人,还可跳至远距离操控其中灵力灭杀敌手。


        

但那分神之法仅仅是那单一分开集中力,分心之用。


        

它就那术法也不是,只可以称为心法,可于李暮之用,竟是非常之大。


        

此之意义,李暮于些许之时,亦能在灵塔内去掌控,可以随便去转变功能、提高和炼制,并且不会有失于别的事,例那修行。


        

得此分神之法,他修行之时异同于多了太多来,此却是如何也没想到且非常之用。


        

如此,他也要将时间花在转变物材之上,他想炼制非常之强的宝器。


        

听到那废弃之人而言后,李暮便直接抉择,他一定要制止木龙修炼至炼脉期后境。若是给木龙炼至炼脉期后境极限,到达那叶一白之高度,如此的话木龙不是他能敌的。


        

本来应是他几人将去暂时先到达目的的,当前竟是他等去制止木龙抢先修炼,时事逼人啊。


        

想怎样去制止木龙?


        

修仙者之争斗,可以依靠,便是那修力,是那宝器、符纸、禁阵、药丸各样。


        

李暮当下可以领先的是,仅是药丸,可却不及。


        

提高其修力,将依借修炼之时与兽丹,他将全力。符纸,他全无。禁阵,于他人之山,却占着下风。


        

可以快些提高,便只能宝器了。


        

转变那较好物材,便能炼制三等顶级宝器以及四等宝器,此极为能够是取胜之机。


        

定要快些点,运道其是,就算将他仅剩之库藏的下等灵晶用尽,定要炼制那三等或者四等之宝器。


        

山中无老虎,李暮快速般前进。


        

眼前有着沙尘阵与那沙尘刃,即便是那三等灵宠,若是无特别之法,他亦有战胜之机。


        

转变物材,灭杀灵宠,一时不断,如此过活快一月了。


        

无任何修仙者开拓之大狼原,很是辽阔,一扫而过,李暮手里藏有大概二百之数的灵宠兽丹,一等的有很多,三等的却有六粒之数。


        

“我之目的已然完了其一,如此兽丹,去修行,练到筑灵期后境无事,可转变那里,为何那么难了。”


        

此些时日,李暮已然不去转变物材了,可那肯定,他的一大堆下等灵晶,一粒也没有了,塔值仅只有区区那数十了。


        

可想而知,干出的竟是两回事。


        

转变物材,前面容易,可到其后愈加难了。


        

就是那试验出的所需之四样物材,将去转变那仅剩一二,犹如登天般难度。


        

瞧见那太多可用之物材,可就是一样宝器也不能炼制,有啥比如此之事更痛苦的。


        

四等之神犀圈,随意变换,能抵御炼脉期后境之修尽力之击防护宝器,所需之物材,李暮已有几种,但缺一样三等之洁菱花石。


        

三等之破灵宝,有着特殊之破灵之术,不是四等之防护宝器,碰触破灵宝,便能灵力散去,段时间成为一无是处的废品。顶级之破灵宝,却是就那四等之宝器也是能够破掉的,这样说的话,李暮可以寻到极为适合的战斗宝器。所需之数种物材,竟只差一样,月菱玉。


        

有那四等之惑心宝,三等之殇离器......


        

瞧了下那欢喜宝器,全部差着一二样物材,使得李暮思索番便感到心烦。


        

“当真是那运道不佳啊,平常也得思索些其他之物。”


        

李暮愁眉着,不再使用灵识,可谓是短暂的离开灵塔。无那下等灵晶,便无塔值,无那塔值,灵塔根本啥事也不可做的。


        

立于飞梭之上,其下是一处较宽之河。


        

此河无名之河,来时亦是看到一回,却瞧见一黄须彩鲵飘于水上。


        

不多之时,并且灭杀水性灵宠较烦,因此而不有击杀,可如今,李暮之心颇为烦恼,就满落而下,想捉住它消火。


        

黄须彩鲵,三等之灵宠。与很多水性灵宠一般,它之身形很大,大约长二十有米,听闻有那古之龙之血液,可那瞧着有点类似之处,便是那几缕黄色须子。


        

李暮御使飞梭,于大河之上巡视,他了解彩鲵之特性,隔着数个时刻,便飘于水上来。


        

想捉,便是那时了。


        

此回运道很好,可不无太久,水上便荡起一番浪水,赤色背部,缓缓于水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