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章 玉壶冰心,老朽道情(诚挚感谢白银大盟幻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蓉儿低下头,柔柔的呼吸拂过墨阳的脸颊,墨阳看着小姑娘脸上露出的柔嫩肌肤,有些局促,一时屏住了呼吸。


        

感觉到墨阳的视线,蓉儿抬头看了一眼,不禁面红耳热,像这样与一个青年男子近距离接触,尽管她这段时间漂泊以来见识了不少事情,这个聪明机变的姑娘也是头一回,一时脸上渗出汗来。蓉儿再度垂首,闷着头就开始小心翼翼地从衣服的袖子往上剪。


        

小姑娘的动作很是利落,有了她的帮助,墨阳很快就摆脱了那身已经结了冰的衣服。


        

他随手抓过来一把稻草一点点地擦干身上被沾到的水,按揉自己已经冻得僵硬的肢体。


        

“诶,蓉儿,别,别脱…”墨阳看着俯下身想要剪开自己裤子的小姑娘,磕磕巴巴地说。


        

“墨爷,这要是不脱下来,一旦和身体冻在一起可不是开玩笑的。”蓉儿抬头看着墨阳,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十分清澈。


        

墨阳觉得耳朵都发烫了,他敢发誓这绝不是因为冻的。


        

前世醉心于练剑,他觉得女人只会影响拔剑的速度,故而即便有过女性向他示好,他也并未谈过恋爱,面对这样的境况,便有些局促。


        

窸窸窣窣呲呲啦啦的声音响起,结了冰的沉重的裤子腾地落在了地上。


        

蓉儿又塞了一把稻草给墨阳,低着头将墨阳的双脚按在了雪盆里,迅速地用雪上下搓墨阳的脚和腿。


        

墨阳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但随着蓉儿的动作加快,一盆雪都搓化了,他身上有一种被火烧一般的感觉,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要是感觉不到疼,那才叫糟糕,现在有了感觉反而是件好事。


        

忽听咯吱一声,偏殿门被打开的声音惊到了他们,蓉儿如一头被惊吓到的小鹿立刻起身跑了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墨阳却没有慌,既然蓉儿没有惊叫或者喝骂,说明进来的不是有威胁的人。


        

他赶紧用稻草盖住身体,把那个木匣子扔到床下,往里面又踢了踢。


        

“墨爷回来了?”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在外间响起,只听得他语气不太痛快地训斥道,“怎么脸这么红,帽子也不戴,成个什么体统,冻坏了身子可怎么着?这些日子冻病送到城外鲁家庄化人场的还少吗?啐,真是晦气!”


        

“墨爷就在里间,老爷子你这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是俺不嫌弃你。”蓉儿红着脸啐道,“这大冷天,你和小石头去哪嘎达啦?雪大路滑,可得仔细着。”


        

“那狗东西猴精着呢,嫌弃我腿脚不利索,一出门就不知道蹿哪儿去了。这雪这么大,估摸着在哪猫着呢。”车老板子嫌弃地叹口气。


        

“墨爷,车老板子回来了。那啥,你放心,有他在,妥妥地给你治好。”蓉儿叽叽喳喳的声音欢快地响起。


        

墨阳抬眼,却见走进来的人大约有五十岁上下,带着顶看不出原本底色是什么颜色的狗皮搭耳帽,和蓉儿一样,同样穿着狗皮酱色皮袍子,人有些佝偻,双手插在袖筒里。


        

车老板子稳稳地站在床前,拉开墨阳腿上的干枯稻草看了看,又用稻草小心地将墨阳埋起来,“墨爷,我让蓉儿去给你烧点水,一会泡个澡,毕竟刚刚你这用雪揉搓只是权宜之计,不好好歇个几天,皮肤容易溃烂。再弄点热酒暖和暖和五脏六腑,性命应该无碍,但很大可能是要遭点罪。”


        

他稳当当地立在床前,千层底冲呢靴子冲着蓉儿的方向踢了一下,“还愣着干什么,去烧点水来,也没有个眼力见,大姑娘家的在这屋里杵着干啥。”


        

蓉儿抬眼望了下墨阳,红着脸扭身转了出去。


        

听到外间传来的窸窸窣窣添柴的声音,车老板子在怀里摸索着掏出了一小把红枣,这红枣有些干瘪,品相并不好。


        

他摊开手递向墨阳:“来几颗不?”


        

“现在还不太想吃东西,您老吃。”墨阳微笑着摇头拒绝,对方从有些泛着酸臭的衣服里掏出这枣子,自己哪里吃得下。


        

车老板子在嘴里咀嚼了几下就叮地吐出了一个枣核儿。


        

墨阳好奇地看着这老爷子的动作,他还真没见过人吃枣脸上是这副架势的。


        

这老爷子扔起一枚红枣飞到嘴里,自如地把枣核完整地从嘴里吐出来,脸上却带着一副活神仙的表情,就好像吃的是什么绝顶美味。


        

车老板子面色黧黑,本来就小的眼睛几乎眯成了线,眼角的皱纹见证了他经历的风霜。


        

他连吃了一小把才停止,诚恳地对墨阳道:“墨爷,蓉儿这丫头打小就没了爹娘,因为家里绝户了财产便被族人抢走,只能和村里的小石头吃着百家饭长大。我老头子看着她从那么小小个长到这么大,这孩子也实在不容易,小小年纪便异常懂事…我老头子没个一子半女,早就将她和小石头当做了自己的骨肉,所以有些话不吐不快呀,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墨爷见谅!”


        

墨阳诧异,连忙道:“老爷子这话怎么讲,既然都是天涯沦落人,我们能聚在这里本就是缘分,你们有什么难处就冲我讲,能办的我必然尽力。您老这话我怎么过意得去。”


        

“墨爷爽快,打您第一天来这庙里,我们就看得出您绝非流离失所的流民,虽然不知道您到底图个什么,但就算是刘老三那伙恶霸也不敢惹您。”车老板子深深叹了口气,“蓉儿这丫头命苦,虽然跟我学了个三拳两脚,但是也绝配不上您……人哪,有多大命,享多大福气。我们不问您究竟为何而来,也希望您莫招惹蓉儿,这孩子死心眼,别误了她……您这身体还得恢复几天,我老头子还有把子力气,我来照顾您。”


        

墨阳心里暗暗道苦,还以为自己享受了穿越者的福利,穿过来就够落魄的,有女仆或者红颜照顾,看到蓉儿还以为自己走上了穿越者的老路,反正被姑娘照顾也不错,没成想倒是出来个车老板子!身子矮墩墩,微微驼背、动作看上去有些迟缓不灵便的老爷子自然没有蓉儿可亲。


        

但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有人照顾已经值得庆幸了。


        

“老爷子哪里话,倒是要感谢您对我的照顾。”墨阳脸上带着笑意,顿了顿说道,“自古患难见真情,我绝非坏人,对蓉儿也并无坏心……”


        

墨阳话还未说完,就听得外间蓉儿脆生生地呵斥:“谁?贼头贼脑做什么?”


        

车老板子蹭地站起来,以和他年纪不符合的灵活大步流星地踏了出去,听得他厉声吼道:“什么人,站住!”


        

墨阳连忙将一旁自己的衣服一裹,顺势拿起了之前蓉儿放在床上的铁剪。但他蹿出去的时候,却只能见到一抹穿着褐色衣衫的瘦小人影慌乱着走得更快了。


        

“狗日的往哪跑!”车老板子怒吼着冲了出去,骂人的尾声被风雪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