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章 逼问大柱,雷安抠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大柱行事不当,该罚。”雷安的目光落在何大柱被抽烂的破棉袄上,脸色有些暗沉。


        

这小子刚刚显露那手可不像是军中杀敌的路数,倒是像那些公子哥爱学的武艺……不论这家伙是什么来头什么身份,显然不是个普普通通的流民,自己倒是要更慎重一些。


        

颇为忌惮地瞥了眼墨阳,转而面向车老板子,“只是您二位打也打了,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


        

“这何大柱行事如此鬼祟,着实让人不喜。”墨阳摸了摸下巴,目光看向车老板子,“老爷子你怎么看?”


        

“既然墨爷也当面,小老儿倒是有话问大当家的,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不成器的孙儿产生这么大的兴趣。”人老成精,将对方的神情都收入眼底,车老板子沉吟了下直接问出口。


        

“实话告诉您也无妨,有人出了大价钱请我等留意这些流民儿童的去向,小石头是庙里唯一一个年龄合适的男童,今日却迟迟未归,我觉得他恐怕出事了,便让何大柱去查探一下。”雷安见车老板子紧揪着何大柱不放,倒也没迟疑,直接干脆将目的说出,“老爷子要是知晓小石头行踪,最好也告知我等,多一个人寻找总不是坏事。”


        

车老板子心里咯噔一下,平日觉得小石头这猴儿机灵,他到处跑便也没太当回事,听着雷大当家的语气,像是发生了什么不测。


        

“雷大当家的,关于小石头,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墨阳从对方的语气里听出来话里有话。


        

“这些男童都很值钱,不论是人,亦或者只是个消息。”雷安缓缓说道。


        

墨阳想到自己的那个皮匣子,心头一沉,有了些明悟,这显然是有人在故意收集男童的丁丁,这是什么诡异的癖好,莫不是宫里的大太监心里变态了……


        

“小石头的行踪你们真的不知道吗?”蓉儿情急之下声音带上了哭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雷大当家的,你那里是否已经有小石头的线索?”墨阳安抚地轻按蓉儿肩头,沉声询问。


        

“墨爷既然询问,那自然是有的。”雷安目光闪闪,送了个顺水人情,“这些日子何大柱一直关注着小石头的行踪,让他来说更清楚一些。”


        

何大柱感受到墨阳几人投注在自身的目光,对上了墨阳手里还没有收回去的匕首,心头一颤。


        

他赶忙道:“小的最后一次见小石头是在仁和车行附近,他当时看起来很慌张,说是有人在追他,后来这小子拐进了车行,确实有一拨人也在追他,我看他们气势那么凶,也没敢跟着……后,后来,就没再见到他了。”


        

“这就是你在俺们门外偷窥的原因?”蓉儿忽地怒斥,“你想将小石头的消息卖给那些恶人!”


        

“小的……小的只是担心……”何大柱被戳穿了心思,故意梗着脖子否认。


        

“雷大当家的想知道小石头的消息,是为了什么呢?”墨阳直视雷安双眼,声音愈发低沉。


        

“咱们敞开天窗说亮话,告诉墨爷倒也无妨,如今这个年份,黄白二物我们不敢想,行事也无非就为了填饱肚子。”雷安双手背在身后,眯起了眼睛,“目前有两拨人马都在寻找男童的行踪,哪边出的价钱高,消息就会给到哪边,至于他们的目的,就不是我们这样的人敢去问询的了。”


        

车老板子忽地拿鞭子朝着何大柱甩去。何大柱像猪似的嚎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墨阳在后紧紧揪住,压根动不得。


        

“你将小石头的行踪告诉给了什么人?”墨阳的匕首抵住了何大柱的后心,“别想着撒谎来骗我,你既然一直在跟踪小石头,由怎么会在车行才见最后一面,你应当很清楚他去了哪里。再者小石头怎么会被人盯上的,是不是你卖掉了他的消息?”


        

“说!”受到墨阳的话提醒,车老板子暴呵一声,他额头两侧的青筋暴起,“就小石头那灰头土脸的,成天佝偻个身体的模样,不是有人通风报信,怎么会招人眼?”


        

雷安的面色也不好看了,他还没想好到底将小石头的信息卖给哪一家:“你这兔崽子,胆敢背着爷私下交易,反了天了!”


        

何大柱虽然一身狼狈,但见得连靠山雷安都这样说,知道自己讨不了好。


        

只是他可没有雷安的眼色,以为墨阳也不过就是练过些武的三脚猫,眼珠子转了转,他反倒骨头硬起来,索性放泼:“你们就是个破庙的硬点子,还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告诉你们快放了我,否则我背后的大人可不是你们几个泥腿子能得罪得起的。”


        

车老板子和墨阳还没怎么着,那雷安却是怒极,原本就呈酱紫红色的脸色更加深沉。


        

“兔崽子敢当我的面胡说八道,你那几斤几两我不知道?还想拉什么虎皮、扯什么大旗!”雷安暴喝。


        

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就咬定了自己不信,就算何大柱背后真有什么势力背景,恐怕也不会为了这么个小人物对自己不利。


        

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大步上前,一手扣住何大柱的后脑勺让他无法挪动,随即二指如锥,迅雷不及掩耳地直直插进了何大柱的右眼之中,那带着血丝的眼球竟被他两个手指活生生地抠了出来,“这就是背叛的下场!好个狗贼,当爷我是吓大的吗!”


        

本来掐着何大柱的墨阳条件反射地松手,何大柱滚落在地上,手捂住了眼睛痛苦得弓起了身体,浑身颤抖,凄厉的惨叫声吞没在冷风中。


        

他想疯狂呼喊,想要呻吟,只是张嘴惨叫反倒又牵连了伤口,他把所有的痛楚都憋在口腔里只能发出瓮声瓮气的低吼,完全无法发泄。


        

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烈痛苦顺着神经,传递到他的大脑之中。这种钻心的疼痛让何大柱不敢再多动,瘫在地上浑身打着颤,裆部一股热流涌出,顺着他的裤腿向下流出。


        

“这片地儿还轮不到你和我大小声,这是一点小教训,再不说实话,小心你的狗命!”雷安冷哼一声,嫌弃地将手上的眼球弹落在地上,眼球白兀兀地和地上的落雪混到了一起。


        

“仁和车行…”何大柱仰着脸,闭着血肉模糊的眼睛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最后见到小石头的确是在仁和车行,每一个被抓到的男童都被送到那儿,只是小石头太灵活,竟然从那儿逃走了……所以我才回来打探情况。”


        

“两位,既然你们得到了小石头的消息,这何大柱我就带回去了,肯定会给二位一个交代。”雷安冲着墨阳他们拱了拱手。


        

他面色不善地扫了何大柱一眼,心里暗自发狠,回去后就找地方解决了这个后患。


        

墨阳何车老板子对视一眼,这雷大当家的这么说这么做已然是给了足够的脸面,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自己这方也得给对方面子,此时倒也不方便再多说些什么。


        

而且车老板子此时也无心再和对方纠缠,满心思想着小石头的行踪,他便随意地点了点头。


        

墨阳伸出手示意雷安随意,雷安一摆手,后面的两个壮汉走了过来,押着何大柱随着雷安便向破庙走去。


        

“墨爷,我得去找小石头,麻烦你帮我看顾蓉儿。”车老板子将鞭子放回袖筒,对墨阳郑重施礼。


        

“俺和你一起去。”蓉儿急切地上前,扯着车老板子的袖子请求。


        

“不行,这世道这么乱,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车老板子眉头拧起来,果断拒绝。


        

“蓉儿,听老爷子的话,不然他还得分心照顾你。我们先回去,明天我身体好些了,我去那个仁和车行打探消息。”墨阳温言相劝。


        

“哎呀,墨爷你的身体还没好!”蓉儿咬了咬嘴唇,意识到车老板子绝不会带自己走,她果断不再耽误时间,转过头叮嘱车老板子,“老爷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打探到消息不要自己个儿就冒然闯进去,回来找我们一起去。”


        

车老板子重重地点头,深深地看了蓉儿一眼,调头走入风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