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五章 板爷受伤,周朝餐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他的背影,蓉儿抑制不住心中的担忧,啜泣出声。


        

夜色沉沉,返回破庙之中,雷安一行人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些流民已经陷入了沉睡,墨阳和蓉儿各怀心事,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房间里时不时还响起蓉儿克制不住的啜泣声。


        

墨阳心中也不好受,自己得到的那匣子丁丁几乎昭示着小石头可能受到的伤害……


        

他心底暗自发狠,如果抓到那个幕后之人,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那变态也常常断根之痛!


        

自己眼下穿越的这个朝代显然和自己本来世界的历史大不相同,或许是千万时空中的哪个平行世界,人们的服饰有些汉唐风,但是却还有车行……


        

不过这古代的封建社会就算是历史不同,这压迫剥削的本质依然没有变化,这灾荒之年,人命如草芥,自己想要活得舒坦,断不能就此沉沦,得想办法恢复原来的身份……


        

墨阳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上被冻伤的地方开始发痒,背部在床板上蹭了蹭。


        

偏殿佛像前那堆作为燃料的木头已经被燃烧成了黑炭状,冷风从破裂开的窗子闯入,凛冽残酷地夺走了木头上最后一丝火星,只残余青烟飘摇着升起又消失无踪。


        

墨阳的衣服还没有干,他将身下的稻草往自己的身上拢了拢,想要从上面吸取更多的暖意,但那些贼兮兮的风却从缝隙里溜进来,他只觉得双脚和冰坨一样冰冷,墨阳将身体蜷缩得更弯曲了一些,双臂紧紧拢在胸前。


        

记忆里他这原身温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却也不过是些干巴巴的馕饼、还有什么蒸饼、胡饼之类的,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过什么美味来满足味蕾了。


        

“这贼老天,好不容易拿到了冠军却落到了这地步。”墨阳嘴唇抖了抖,无声暗骂,“早知道那是我在地球能吃到的最后一顿大餐,肯定不会只顾着高兴去死命地拼酒。唉,我的烧烤、火锅、小龙虾……”


        

越想越是馋虫作祟难以忍受,墨阳干脆盘算起其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明日怎么着都得到仁和车行走一遭,自己这原身的任务就是要调查男童失踪案,要想办法调查清楚真相才能返回京城。


        

千思万绪之中,耳边的啜泣声也渐渐远去,伴着窗外呜咽的风雪声,眼皮子越发沉重的墨阳陷入了睡眠。


        

噗、噗、叮叮……


        

奇怪的声响惊扰了墨阳,他蹙着眉头有点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墨爷醒啦。”蓉儿将烤好的干衣服拿给了墨阳,“老爷子不知道在哪里和人打了架,小石头没找回来,自己还闹得头破脸肿的……”


        

蓉儿的眼睛肿得连双眼皮都不见了,像个泡了水的粉嘟嘟的大核桃,眼下挂着的黑眼圈显见得是没怎么睡好觉。


        

墨阳披上衣服爬起来,就见车老板子身上衣服挂破了几处,胳膊肘露在了外面,衣襟也被扯破成了条缕状,脸上还有一处新添的刀伤,有些暗沉的皮肉翻卷着,看着十分可怖。


        

车老板子似乎根本不在意脸上的伤口似的,眼睛向墨阳瞅过来,抓着一个看不出颜色、不知道之前藏在了哪里的布口袋,又掏出来一小把红枣递给墨阳:“墨爷,来点不,醒醒神,还能填填肚子。”


        

墨阳这才明白惊醒自己的正是车老板子吐出枣核所发出的声响。


        

“老爷子,你这是怎么了?”墨阳将身上的衣带扯紧,搓了搓冰冷的手关切地问。


        

“墨爷,昨晚险些送了命。”车老板子长叹一声,“昨夜我找遍了小石头可能藏匿的地方,一无所获,心急之下干脆就去了仁和车行,没料到却被守夜的发现,要不是我身手还算利落翻墙跑得快,这条老命就玩完了。”


        

“哎呀…墨爷之前都说了,让你别冒然行动,和俺们一起去。”蓉儿努着嘴,看着车老板子脸上的伤口有些犯愁,“你脸上的伤得治,你自己却一点都不在意……”


        

“我今天去车行看看,打探一下情况。”墨阳站起来摸了摸有些空瘪的胃,过了一晚上,他也确实有些饿了。


        

不过对于车老板子正在吃的那些红枣,他还是敬谢不敏。


        

蓉儿转到偏殿佛像的背后,从佛像的腹中掏出了自己藏着的一个竹篮,篮子上面还盖着一块毛毡。


        

她掀开毛毡,露出来里面的食物,是几张蒸饼。


        

“先吃点东西垫垫胃吧,俺一大早就准备好了。”蓉儿献宝似的端了过来放在了墨阳身旁的床上。


        

“谢谢蓉儿。”墨阳没有客气。


        

虽然他之前给过车老板子一些佣金,但即便没有他,以车老板子和蓉儿的身手,在这灾荒之年弄点吃食也不是难事。


        

从这寒冬腊月的,车老板子还能弄来红枣当零食就能看出一二。


        

墨阳大口地享用在这个年代,属于有些丰盛的早餐。


        

在原身的记忆中,在没有受灾的正常年月,因为牛是农业生产的主要工具,马是战争的主要工具,都是不能随便杀的。


        

而且鸡鸭不算肉,猪肉还很少,故而羊肉算是主流的肉食,宴会中如果没有一道主菜过厅羊,那就是不上档次的。


        

而饼食在居民饮食中占据了很大的比例,光饼名就有蒸饼、煎饼、胡饼、曼头饼、薄夜饼、喘饼等多达几十种。


        

而现如今处于饥荒灾年,人们能弄口食物都不错了,选择余地就更少了,所以墨阳昨晚回忆前身的饮食才都是饼饼饼……


        

吃过了蓉儿准备的早餐,将双手缩在袖筒里,墨阳大步走出去,天一片响晴,下过雪后的天空蓝得喜人,太阳明朗朗地照到地面的积雪上,光耀得有些刺眼。


        

方才吃饭时和车老板子说起仁和车行的情况,无意中从对方口中得知,这仁和车行最近正在扩大规模似乎业务非常繁忙,似乎在招收不少本地长工,甚至对那些想混口饭、过一天算一天的流民也来者不拒。


        

根据这个情报,墨阳便决定混入探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