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六章 墨阳入职,伙计炫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墨阳想要混入仁和车行一事,车老板子有些担忧之前他们和雷老大的冲突问题。


        

不过墨阳则认为,这种程度的冲突并不算什么事,哪怕雷老大的手下还有什么人起了两头讨好获利的心思,有了那个何大柱的遭遇在前,其他人想来也会收敛许多,毕毕竟只是一些小混混,见识和胆量都有限,构不成太多威胁。


        

按照车老板子给的地址,墨阳和路人打探了消息,顺利走到了鹤坊桥东的街面上,就见得一处最大的院落大门牌匾上写着“仁和车行”四字。


        

单说这车行明面上几乎就占据了一条街面,几十间木制建筑房屋鳞次栉比地排列,呈现出朴实无华、浑然天成的风貌。


        

每一处斗拱的结构、柱子的形象、梁的加工都达到了力与美的统一。屋顶舒展平远,门窗形状统一,给人庄重,大方的印象。


        

门前车马来往,各色人等出入其中,甚至在正门两侧还当街摆着一些八仙桌供人休憩。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对面的那些街铺,不仅鲜少有客上门,就连门面似乎都没有钱财来维护,积雪就那样堆在窗下,窗棂墙壁的颜色都十分暗淡,甚至个别商铺的牌匾掉了颜色也没有补添,充斥着一股子破败寒酸之像。


        

他当即大步走过去,进入了院落前面的天井院内,院子里停着几辆马车,甚至还有几辆牛车,显然是正在等待揽客。


        

“嘿,客官,是有用车需要吗?”见有人上门,带着顶黑色棉帽的伙计麻溜地走了出来,“客官是想要马车还是牛车?亦或是轿子?”


        

“小哥你好,不好意思叨扰了,只是我并非前来租赁。”墨阳躬身拱手,让自己的声音更加温润诚恳,“听闻贵车行招人,故而特来应聘。”


        

伙计快速地上下打量了墨阳一圈,这气度和那些苦哈哈靠卖力气的轿夫可不一样,不过这气色可不大好。


        

这多半是在饥荒之前有点家底,但荒年灾月的落魄了,才有这一出。


        

按道理他们招收员工都要求知根知底,不过现在饥荒时期,流民甚多,随意抢来别人家的文牒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有一技之长的话,倒是可以通融。


        

更何况他非常自信,就凭着他们仁和车行的背景,这齐地哪个不睁眼的敢来这里撸虎须,到仁和车行惹是生非那是不要命了。


        

伙计双手交握放在身前,身体有些后仰和墨阳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的声音不如一开始那样热情,平淡了许多:“你想做多长时间,长工还是短工?”


        

“没打算签长约,我只是打算短时间找个活计赚点路费回自己老家。”墨阳不卑不亢地淡然道。


        

“那这样的话,有些工估计你就干不得了。”伙计有些沉吟,抬起眼皮再次打量主角,忽地想到之前掌柜的嘱咐过要将那些有一技之长的人留下,不论是长工还是短工。


        

他顿了顿试探询问:“现在车行还缺一些赶车的,你会不会这方面的技艺,要是会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见见我们大掌柜的。”


        

“实不相瞒,马车牛车我都能驱赶得十分平稳。”墨阳语气非常肯定地回答。


        

对于有备而来的他而言,既然目的是混入车行,自然早就预想过这些对答,此时回答得理直气壮。


        

虽然墨阳从小是在城市长大,他还真没接触过这两种动物,但原身身为金吾卫,这些可都是最基本的本事,故而墨阳也掌握了这些技能。


        

“我带你去找掌柜的。”伙计眼睛一亮,热情地招呼墨阳往里面走,“你算是来着了,早些日子还不怎么缺人,现在车场扩大了规模,到处需要维护、扩建,得有人干活。牛马得有人照看吧,打草料也是费力的活,不过最缺少的就是你这样会驾驭马车的师傅。”


        

“这个灾荒年车场能扩大规模招人,可真是功德无量。”墨阳也带上了笑模样,故意恭维道。


        

“那可不,而且我们掌柜的特别能干,还有学问,将车场打理的可好着呢。”伙计带着墨阳绕过前厅,走向后院,他指着右侧一间厢房,“看到那儿没,那是酒库,那门上挂着的神像可是有讲究的。”


        

那画像上是一个长胡子老头,手里捧着一个青铜酒樽,右手还按着一个葫芦状大肚子圆酒坛子。


        

墨阳倒是知道古代有行业神崇拜的习俗,比方说木匠要拜鲁班,梨园子弟要拜唐玄宗,从医的要拜扁鹊,不过这个世界难道也有这些自己熟知的历史人物?


        

他试图唤起原身脑海中的记忆,毕竟这记忆不是自己的,有时候难免对不上号,看来还需要进一步去梳理吸纳。


        

他上前两步凑过去仔细辨认了下,试探性地询问道:“这酒库门上的画像莫不是杜康?”


        

“有眼光,这就是杜康。”伙计摇头晃脑地道,“何以结(解)忧,唯有杜康……”


        

虽然伙计读错了音、装腔作势的模样有些好笑,但墨阳却一本正经地点头夸赞:“小哥你真有学识,这诗读得很有味道。”


        

得到认可的伙计更是得意,他亲近地靠近了墨阳一些:“你也不错,一口就叫出来了。不过我们掌柜的懂得的东西多着呢,你看哈,我们那存放茶叶的仓库门上也有一幅画像,你认识吗?”


        

墨阳定神看过去,心中有所猜测的他随即捧哏似的接上:“莫不是茶圣陆羽?”


        

他在心里却暗暗算计着,陆羽大概是唐朝开元二十一年出生的人,开元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的朝代。


        

但从原身记忆中来看,这个朝代可从未出现过,但涌现出的一些历史名人却还和自己所在的世界相同,但应该是这里的历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走岔了路。


        

由此可见,这个时空大概是地球的平行世界。


        

“好见识!”伙计拍了拍墨阳的胳膊,自得地作出了吸溜茶水的动作,“大掌柜的说了,这是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