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七章 掌柜考验 墨阳入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本身对车行这一行当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而原身对于车行的运作了解得也并不算多。


        

因此一路上,墨阳刻意询问伙计一些问题,旁敲侧击地诱导伙计说出了许多关于仁和车行的内部情报,这一个小小的车行其实也有很多的门道。


        

这个时空的车行和墨阳原本时空的并不相同,除了提供车辆租赁服务之外,还承担着提供住宿和餐饮的功能。


        

而它最初建立的模型甚至是只供官府使用,只有执行皇命、传达皇令的使者才能使用,后来才渐渐放宽了限制。


        

进入第三进的四合院,墨阳这才见到了伙计口中的大掌柜的,这人额头出奇的宽,光溜溜的脑门一丝褶都没有,偏偏人中处留了两撇细细的八字胡,身上的袍子撩起了一角扎进了绣着金线的腰带里,玄色缎子的灯笼裤套在羊皮靴子里,手里把玩着两枚玉球,眯缝着本就不大的眼睛,站在那里就带着一股子不是普通小民的劲儿。


        

“掌柜的,这是来应聘马车夫的……”伙计一时有些卡壳,有些讪笑地看向墨阳,这一路上他光顾着炫耀车行还有吹嘘掌柜的,竟然没有和墨阳互通姓名。


        

“大掌柜的好,我叫墨阳。”墨阳对着大掌柜行了一个“叉手礼”。


        

这叉手礼它远看有点像拱手,但又不是完全的拱手,它有它的讲究——左手要把紧右手的拇指,左手小指指向右手腕,右手四指要直,左手大拇指要朝上,正如以右手掩其胸,但是还不能离胸口太近,要有点距离。


        

墨阳已经了解到“叉手礼”这种礼仪是属于晚辈对长辈、下级对上级的很恭敬的一种仪态。之所以选择使用这种礼仪,也主要是为了用这种入乡随俗的方式更加顺利地潜入车行。


        

墨阳体谅地自报姓名,这让那伙计松了口气。


        

“我叫孙玉虎,是这里的大掌柜。”大掌柜的停止了转手里的玉球,将玉球随意地放到一边,对着墨阳拱了拱手,“敢问郎君之前做何营生?你这看上去可不像是常年风吹雨淋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大掌柜的心里暗自揣度墨阳的身份,看对方这身姿仪态,看来即便对方会驾车,估摸着也不过是家里以前有钱的时候有车架,偶尔用用罢了。


        

只是车夫这个职业和自家只是偶尔出去一趟不同,成天守在这里,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只要有活就要随时出发,有时候连轴转着跑几天也是常有的事,对方很可能吃不下这份苦头。


        

“我从外地来到齐地,却不想遇到灾荒,无奈盘缠花光了只能滞留于此。”墨阳放低了声调,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愈发诚恳,“我年轻力壮不怕吃苦,只想找份短工赚些路费可以早日回家,还望掌柜的成全。”


        

大掌柜的眯着眼睛停顿了没说话,似是在考量,一旁的伙计也不敢出声打扰,外面的吆喝声传入了房内,却显得这里更加安静。


        

墨阳双手垂下交握,一声不吭地等待对方做出决定,身形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成,那你就留下来做做看。”大掌柜的一锤定音,“至于工钱,车行不欺负外地人克扣你,攒盘缠是吧,念你读过书,那些米粮也换算成铜钱给你。你去账房时和他们谈即可。”


        

二福笑嘻嘻地冲着墨阳拱了拱手以示恭喜。


        

“谢谢大掌柜的照顾。”墨阳也放松了神态,再度躬身道谢。


        

大掌柜的目光在墨阳身上转了转,想到对方很可能是读过几年书的,或许认得书法,来了几分兴致。


        

他从一旁的瓷白色的大肚子书缸里挑出一幅书法展开来,笑眯眯地指了指:“可读过书,认得这幅字写的是什么?”


        

墨阳从小练剑,对于书法哪里有什么涉猎,不过他这原身虽然是个武夫,但在这个时代尚且还没有形成文人对武人的压制,更讲究文武双全,他倒是有这方面的学识涵养。


        

于是他便端详着那书法仔细辨认。


        

但越是端详,墨阳的脸色越是怪异,就像是生吞了一个煮鸡蛋一般,哽在喉中吐又吐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


        

“这个有点难,也难怪你认不出!”大掌柜的得意地捋了捋自己的八字胡,“这是我们主家老爷以大篆书写的——前程似锦,继往开来,这是对我们车行寄予重望呢。”


        

墨阳死死地低着头,手指甲掐住了掌心才让自己没有笑出声,他觉得这几个字分明就是“逮住蛤蟆,攥出尿来”。


        

而后大掌柜的再考验时便降低了难度,接连出了三道简单的识字问题来考验墨阳的学识。


        

这对于墨阳而言并没有难度,他无需磕绊,均能一一答出。


        

见此情形,大掌柜的心中对墨阳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看来眼前这人多半认过点字,只是学识有限,对于大篆并不了解。


        

不过也因而他对墨阳失去了加深了解的兴趣,虽然识得一些字,毕竟只是一个打短工的外地人,不然还可以予以更好的活计给他。


        

现在既然他只能当一个短工马夫,就没有进一步交谈的必要。


        

“好了,就到这里,下去安分做事,既然郎君识得些字,那不必去人字号,想来你也不习惯,到地字号去就餐吧,这也不算亏待文化人。二福你带他去熟悉熟悉,教教规矩。”大掌柜的漫不经心地再度拿起了那两个玉球,坐回了椅子上,半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墨阳他们,轻声哼起了小曲,“望穿秋水,不见还家,潸潸泪似麻。又是想他,又是恨他,手拿着红绣鞋占鬼卦……”


        

墨阳很有颜色地不再多言,他向大掌柜的躬身行礼之后便和二福走出了去,顺手他将房门也轻轻带上,不让人打扰。


        

墨阳即将要工作的地方倒是没什么太过于特色的,平整宽大的场院里停着许多马车。


        

车夫是舍不得在没事的时候就将自己负责的马匹套上缰绳的,三五个懒洋洋地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