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八章 内部纷争 发现端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路上墨阳都刻意放低姿态和二福套话,继续从对方口中获知仁和车行的内部信息。


        

而对于二福而言,刚刚墨阳竟然通过了大掌柜的考验认得字,这让他也高看了对方几分,对他很是佩服。


        

更何况二福心里还有着小算盘,他想等墨阳空闲的时候帮他写上几封家书,这样就能节省下去找那些算命先生代写书信的钱。


        

在双方都有心刻意交好的情况下,俩人很快就热络起来。


        

“喏,看着没,这里面最敞亮最派头的车夫在那边坐着呢。”二福贼眉鼠眼地用眼神示意墨阳往一旁看,悄声嘀咕。


        

墨阳微微点头,装作不经意般地望过去。


        

人数倒是不多,三个穿着青色厚棉袄子的中年男子坐在那边,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黄不溜秋的大土陶碗,里面的水还冒着腾腾的白气儿。


        

“那里面可不是一般的白开水。”二福啧啧地叹道,“那里面都被厨子放了一小撮盐,能保证他们的健康。”


        

“他们的马匹照顾得都不错。”墨阳轻声回应。


        

那三人前面的马匹毛色亮泽、膘肥体健的,停在一旁的苫蔽了青毛毡的车厢看上去也更为干净。


        

“这些是这个。”二福的手指头向天上指了指,“都是给贵人拉车的,活少钱多……而且就连中午的胡饼都能带回家。”


        

说着,二福咽了咽口水。


        

墨阳有些诧异,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惑:“这贵人不是都有自家的马车,怎么还需要租赁车行的马车出门?”


        

“嘿,瞧你说的,谁家都有老老小小的,但是马车可不需要那么多,多养一辆可不少花销呢,自然是有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再说那些南来北往走马上任的官员,车劳马顿的,也难免要更替换车。”


        

二福拍了拍墨阳的肩,絮絮叨叨地道:“还有一等人,是那些给官老爷家里当管事的,月银不愁好吃好喝又出手大方,对我们这些草芥而言也算是贵人。”


        

“二福,你小子过来就过来,在那边嘀嘀咕咕什么呢?”


        

墨阳闻声望去,就见得一名装束显得特别精神、穿着一点都不臃肿的皮袍子中年人一摇一摆旁若无人地走过来。


        

“嘿,三爷,我这是在给新来的车夫——墨阳兄弟介绍咱们车行的情况呢。”二福臊眉耷眼地说,没了刚刚那股子精神劲,“被你老教训过,我怎么敢在您的地盘上作妖。”


        

那三爷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二福,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墨阳,目光在墨阳腰侧的佩剑处顿了顿。


        

“还是个练家子,不是扯虎皮的装饰吧?”他出声问道。


        

“跟家里老爷子学了个三拳两脚。”墨阳说这话时,忽地想起当初车老板子说蓉儿时的语气,蓉儿随手能踢倒一名壮汉,身手可比车老板子说的强多了。


        

正说着话,三爷忽地提起拳头来,就径直往墨阳眼眶际眉梢处挥去,墨阳下意识地举臂抬手,抓住了三爷偷袭过来的手臂。


        

他抬起眼,凝滞了面庞看向对方。


        

“三爷,你这是…”二福倒是急了,“这咋说出手就出手呀,打坏了上哪再找车夫去。”


        

“手下本就没有几只三脚猫,这个要是再打坏了,你苏闯就得自己个儿驾车了吧,哈哈哈……”


        

嘲讽的声音响起,穿着簇新孔雀蓝棉袍、头戴同色幞头、脸色枯瘦,身材甚高的男子走来。


        

令人侧目的是,大冬天的,他手里却拿着一柄洁白的鹅毛扇。


        

三爷抽出手臂,将头微微一抬,不卑不亢道:“我苏闯的手下还轮不到你王霸操心。”


        

墨阳本蹙着眉正在揣测三爷刚刚突袭自己的目的,估摸着一来是想要试探下自己的身手,二来也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但他听到“王霸”这个名字,原本心里涌起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打消了,他连忙低下头,免得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举动倒是让苏闯留意到,只是此时倒也无暇过问。


        

“你不过苏家弃犬,还做什么高人一等的春秋美梦呢。”王霸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手里拿着的一卷红泥火漆封顶的文卷在掌心一敲,“这里你别妄想呆下去,我王霸说的,苏家,哼,苏家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你这条狗,劝你还是早做打算为妙。”


        

像是被苏家自身难保这个消息惊到了,苏闯面色铁青没有回击,只是目光愈发深沉,周身的气息愈发冷凝。


        

王霸的目光落在一旁二福身上,二福胆怯地看了看一脸凶相的对方,立刻低头思忖、垂首不语,那姿态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找到一条地缝钻进去躲起来。


        

“小子,没长眼选了这么个老东西,他就要滚蛋了,小心你的小命。”王霸哈哈大笑大摇大摆地离开。


        

苏闯绷紧嘴唇,倔强地昂着头,仍旧沉默着,两只握紧成拳头的手微微颤动。


        

没有心思再和墨阳说话,他随手指了指场地右后侧的马棚,“二福,你带…墨阳是吧,你带他去挑一辆马车,再找个地方安置。”


        

说完他撇开脸,快步走了出去。


        

“诶,你别介意,三爷以前是在苏家当过管家的。”他看到墨阳没吭声、没什么反应,疑惑问道,“你不会是连苏家都没听过吧,那可是出过三个宰相的世家。”


        

墨阳摇摇头:“我是跟着那些流民从外地来的。”


        

“苏家可了不得,宰相府邸,可惜这铁打的世家也难逃……呸呸呸,可不敢胡说。”二福打了下自己的嘴,转移话题,“我还是先带你去选马车吧,早点安置咱们好去吃饭,去得晚了品相好一些的就被抢光了。”


        

言罢,二福就率先向前走去。


        

而墨阳的心里却疑窦丛生,就算是那王霸有点背景,受到大掌柜的重用,他手里怎么能拿着官府常用的红泥火漆封顶的文卷?他怎么就那么自信能将苏闯赶走?这一间车行又和男童失踪案牵扯了关系,这潭水看来浑浊得很、深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