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九章 墨阳选马 初见后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刚刚王霸爷过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低头发笑?”二福还是遏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他的名字要和‘王八’这么相像。”墨阳嘴角上翘。


        

“这多吉祥呀,我一直觉得二福太土,要是能叫二龟这才是有福气。”二福叹口气,“看看王霸爷,多威风,掌柜的也信赖有加。”


        

墨阳一哽,没有反驳二福,毕竟他们的文化和思维方式都不同。


        

看来在这个时代,乌龟还并未用来“指桑骂槐”。在秦汉以前,人们将龟与龙、凤、麟并列,合称为“四灵”。而唐武则天时,人们对龟的崇拜发展到了极致,期间好多人名也都带有龟字,如宫廷音乐家李龟年,诗人王龟,陆龟蒙等……


        

墨阳摸了摸下巴,由此可见,这个时空尚未走到原本历史的唐朝后期,因为到了那时,乌龟才逐渐被用来骂人。


        

门吱地一声响,二福一步跨了进去,踏起来一些尘土。


        

这个平整的院落里倒是没有铺方石,只是平整了土地,上面还残留着许多车辙的痕迹。


        

一排排车架在中间通道的两侧摆放的十分整齐,车架的形状款式和颜色虽然有所不同,但是每一辆马车上都插着标有“仁和车行”的旗子。


        

“墨郎君,这里是存放车架的地方,左手边那些是没有人使用的,你可以自己去选择。右手边是需要维修的,这些最好不要选,不然耽误事太麻烦了。”二福尽心介绍那架势颇有推心置腹的意思。


        

墨阳随意地点头,他又不是真的来做马车夫的,对此当然不会挑剔。


        

拐了进去,四处打量了一番,就快速选定了一辆,这车架不算大,方形的车厢估计最多只能容纳三个人。


        

“嘿,真是果断,以前我带人来他们摸摸索索反复比对总是要花好长时间呢。”二福乐呵呵地道。


        

墨阳没有评价别人的做法,他嘴角微微上翘:“多亏小哥你指点,选出一辆合适的马车就不吃力了,一会去地字号得到的餐食咱们一起吃吧。”


        

“成,墨郎君真是讲究人。郎君以后也叫我二福吧,今天托您的福,二福我也能尝尝肉饼的滋味了。走,我们去选马。”二福眉开眼笑地,语气带着兴奋。


        

“我之前听马夫们说,。”二福眼睛四处巡视了一番,抬起手挡在嘴边放低了声量,“最近车行的马匹进出颇为频繁,他们说其中有几匹力气比较大、走路相对稳当。我虽然暗中留意过他们说的是哪几匹,不过我可不懂马,一会儿指给你看,你自己判断一下。”


        

左拐右拐走了几个院落,在长长的马厩中许多马匹或立或卧。


        

在这些高头大马或者矮脚马的面前走了一圈,二福给墨阳指了好几匹马,它们虽然也属于驽马,但是看起来确实比马厩里的其他马匹更壮实一些。


        

但墨阳的目光却定在一匹长毛瘦马身上。


        

这马看起来一点都不剽悍,满身的黄毛色泽比较暗淡,虽然身上没有泥污,但却看得出曾经被鞭打过,相对其他马匹而言瘦弱了许多。


        

此时像是吃不饱一般,它叼着满嘴的草料,不畏惧人般睁着无辜的眼睛和墨阳对视,任由墨阳靠近,其情其态很是温顺。


        

“墨郎君你想选它?但这个也不在车夫们说的好马之中呀。”二福的语气有些惊讶,“我虽然不懂马,但是也看得出它的状态可不算好。”


        

“就它吧。”墨阳同情地看着这匹瘦马,肯定地点头,“我估摸着多喂点好吃的应该是可以养回来的。”


        

在穿越之前,虽然墨阳还达不到那些被反感的动保主义者的程度,但也是经常喂养流浪猫、流浪狗的人。此时这匹瘦马激发了他的同情心,反正他又不是真的来做车夫、指望压榨它来赚钱,能救一把就救救它。


        

墨阳到一旁的草料堆,又抱了一大捆,放到了瘦马的马厩里。


        

黄瘦马似乎明白过来墨阳的好意,于是它打了个响鼻,晃了晃脑袋转回头继续大嚼。


        

将手续一一办妥后,二福拉住了墨阳的胳膊:“走,我带你去地字号。”


        

兜兜转转,他们来到了靠右侧的院落。


        

在一处相对简陋的院落门口,二福转头对墨阳说道:“这里是人字号,墨郎君请稍等片刻,我将属于我的蒸饼先领走。托墨郎君的福,我今天估计可以吃饱了。”


        

墨阳抬眼望去,这人字号看来就是普通伙计还有帮工们吃饭的地方。


        

院子里或蹲或站地站了许多的员工,身上的衣服虽然谈不上破烂,但大多也都打着补丁,个个脸上都有着风吹日晒留下的岁月痕迹。


        

他们吞着干巴巴的蒸饼,就着自己水壶里的水往下干咽。


        

那蒸饼的分量并不多,而且黑乎乎的看起来制作得很是粗糙。


        

尽管如此,在这饥荒之年,有的人还舍不得吃这干蒸饼,只掰下来一小块,其他剩余的小心翼翼地收到了怀里。


        

那厨房是半露天的,墨阳一打眼,简直无法直视。


        

眼前这厨房堪比黑作坊,到处是血迹和污渍,一些干菜就那样堆放在篮子里,一个大盆子在灶台上放着,里面是一些黑乎乎的干硬的蒸饼。


        

墨阳觉得喉头有些发毛,撇开脸去不再看。与此同时,他心里更加庆幸这大掌柜的有识人之明,又人情练达,能将自己安排到了更好一些的地方就餐。


        

“墨郎君大概看不惯这种场所吧,不过外面好多人想要口吃的都没有,这里能垫下肚子就很不错了。”二福将蒸饼小心地收到自己的怀里。


        

墨阳抿了抿嘴唇,内心暗忖,这地方还是有些奇怪,供应的是黑蒸饼,但看灶台上的那些血迹和污渍,更像是提供荤食的地方。


        

墨阳又打量了一眼二福,看他一副平静见惯不惯的模样,压下了心里的想法。


        

他决定不能嫌弃脏,回头在这里好好找找,或许就能发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