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十章 发酸胡饼 民怨沸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人字号,顺着青石板路一直往前走,就听不见车夫和伙计们有些喧嚣的声音了。


        

进入地字号,这更高级一点人员吃东西的地方果然不同,厨房干干净净。


        

地面铺着青石板,所有柜台都擦得锃亮,即便是灶台上也看不到一滴油渍。


        

长桌和椅子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切碗筷的摆放似乎是用标尺量过一般,每一份炊具餐具都非常洁净。


        

二福带着墨阳走了进去,将墨阳介绍给了负责地字号的大厨。


        

这位大师傅个子不高,在脑门的位置还有些谢顶,面色蜡黄,神情很是冷漠。


        

“刘师傅,这是新来的车夫墨阳郎君,他识文断字,掌柜的特意允他到地字号吃饭。”二福恭恭敬敬地说。


        

刘师傅对二福下颌轻点,有些空洞的目光在墨阳身上转了一圈,他自是知道关于地字号的事情,店里的伙计是不敢扯谎,轻易给人证明的。


        

他从笼袖里掏出一个挂着红色丝绦的长条木牌,随即有些嘈哑的声音响起:“我明白了,对牌给你,在那边自己拿。”


        

说完将这个写着地字号带着编号的木牌交给了墨阳,墨阳的编号是“壬戌”。


        

随即刘师傅便自己直接转身回去,没有再理会墨阳他们。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在这房间以东一道长柜上摆放着许多的笼屉,上面盖着罩子一来保温,二来也可以防止灰尘落入,看起来十分讲究。


        

在柜子后方还有许多的格子柜,上面是一些酒坛和一些零星杂货。


        

墨阳走过去将刚刚到手的牌子递过去,得到一份笼屉,顺便也探知虽然柜台上这些食物是免费的,但那些酒坛和零星杂货却是要钱的。


        

墨阳和二福捧着笼屉走到了地字号外面,找了一处避阳的位置席地而坐。


        

离开了地字号的二福就像是跳上岸的鱼儿重新回到了水里,整个人都显而易见地放松下来。


        

墨阳掀开了笼屉的罩子,一阵热气冒出来,里面有三块切好的胡饼,蒸的蓬松软和,散发着肉香。


        

墨阳用筷子先夹了一块给二福。


        

“谢谢墨郎君,以后有事您尽管吩咐。”二福喜笑颜开地拱手道谢。


        

“不必客气,快趁热吃,天这么冷一会儿该凉了。”墨阳忙出声相劝。


        

二福小心地咬开了一个口,吹了吹气,而后又咬了半口,细细咀嚼,微微昂起下巴,眼睛眯起。


        

墨阳也夹起来一块,轻轻咬了一口,眉头蹙起:“这里面放了醋吗?还有点开胃……”


        

听得墨阳这样说,二福心中对于墨阳更是艳羡佩服,这墨郎君别看现在没落了,从他对食物口味的要求来看,他肯定还吃过不少好东西。


        

毕竟醋这种调料香料的口味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在乎的,普通人家能解决温饱都已经很是了不得了,哪里还敢奢求什么口味。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嗫嚅道:“这,我鲜少有机会吃到夹肉的胡饼,不过感觉这个里面的肉还挺汁多肥实的。”


        

墨阳仔细地看了看手里的胡饼,把里面的肉馅扒了出来,那肉切得并不细碎,肉块上还挂着一层乳白色中带着点黄油的油膜。


        

他用筷子戳了戳,一股子既香甜又油腻腻的味道四散开来。


        

或许是烹饪方式的不同,但是这种味道墨阳实在难以消受。


        

见一旁的二福虽然嘴里吃着,但眼睛却巴巴地瞅着笼屉里的胡饼,便将自己手中的胡饼放回笼屉,连着笼屉一起推给了二福。


        

“二福,把你的蒸饼给我吃吧。这胡饼和我家乡的味道不大一样,我还有点不习惯。”墨阳温和地说道。


        

“墨郎君,你真是好人,但这蒸饼太干,恐怕你更吃不惯。”二福的语气很是感激,但目光却怎么也无法从胡饼上收回来。


        

二福暗自慨叹,这墨郎君显然是为了让自己多吃一些这日常难以得到的胡饼,才故意找借口说自己吃不习惯。


        

在如今这种连饭都是个问题的年景,像墨郎君这样儿的善人可真是太难得了


        

“没关系,你多吃点。”墨阳拿起了本属于二福的蒸饼,小口地咀嚼。


        

“那多谢墨郎君,我就不客气了。”二福倒很高兴,他将这三块胡饼都吃到了肚子里,连墨阳刚刚戳碎的肉块也没有放过。


        

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说,一般一日只吃两餐,因为如果做晚餐,就意味着要点灯,那过于破费,而且以粮食的珍贵,两餐也更为合适。


        

墨阳和二福这顿就属于下午的飧食,吃过之后就意味着快要结束一日的工作,可以回家休息。


        

而吃完这顿飧食,二福带着墨阳又去看了为车夫们提供的宿舍,这个通铺宿舍墨阳可以自己住,但如果自己有家也可以回家休息,并没有强制规定。


        

大通铺上挨挨挤挤可以住十多个人,想到可能有人打呼噜、磨牙、甚至脚臭,墨阳还是选择了回破庙休息,何况蓉儿和车老板子还在那里。


        

和二福道别之后,由于墨阳是第一天到车行,还不算正式上班,在剩下的当值时间,他就去收拾清洁了属于自己负责的车架,还为那匹黄瘦马添加了几次饲料,带着它在车行四处走走。


        

虽则看起来是在遛马,但实际上墨阳一直在暗自观察车行出入的人员以及分布布局。


        

不过他溜达了一个下午,倒也没有看到什么男童的形迹。


        

倒是听到几个车夫闲聊的时候感叹,最近走失男童的事情愈发增加了,那坏人不仅仅将罪恶的手伸向流民,就连普通平民百姓的家中也有男童走失,以至于许多人家都因此溃散,哀痛欲绝的哭声在城中各个区域传出,民众抱怨咒骂的声音也充斥于城中……


        

墨阳在回去的路上发现,街坊之间确实看不到儿童嬉戏的身影,不论是男童还是女童,几乎都不见踪迹。


        

家家户户闭门守户,街道上的人们也不见喜色,而是紧张兮兮地匆匆而行。


        

墨阳注意到,即便是不得已要带着孩子出门,一些男童甚至被装扮成了女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