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十二章 五内俱焚,前往验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都哭丧着什么脸,当初我风光的时候,你们也没少跟着享受好处,现在撂什么挑子,遇到事儿倒一个一个躲得麻溜。”苏闯劈头盖脸地训斥。


        

“没选到的人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不好好干活说不定哪一天你们连这种机会都没有。咱们一块全叫人踢出去车行。都打起精神来,有多少能耐使多少能耐。不然等大掌柜的问起来,别怪我不顾往日情面。”


        

车夫们一个个跟个鹌鹑似的不敢吭声。苏闯见此,脸色愈发阴沉,想要再点上两个,发现这些车夫个个目光躲闪,只有新来的车夫墨阳神情颇为自在坦然地在那儿晃悠着身体。


        

苏闯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目光闪了闪面向墨阳询问道:“墨郎君,眼下车行急需用人,既然你并没有长久于此处当车夫的想法,去拉这一趟并不会对短期从事车夫的你造成太大影响。故而前往验尸的人员中也算你一个如何?”


        

二福很想替墨阳解释几句回绝,但是却不敢插嘴,只能一声不吭同情地看着墨阳。


        

墨阳心里倒是一片欢喜,故意在苏闯面前晃荡,就是想要达到这样的结果,自打听到发现了男童尸体,他心里就琢磨着想去现场看一看情况。


        

因此,墨阳没有任何反抗的老实巴交地回去牵起了黄瘦马。


        

虽然刚刚拉过一趟客人回来,黄瘦马还有些疲惫,但是依旧很是温顺,对于墨阳的牵扯没有显露出不耐烦,温和地拱了一下墨阳。


        

这是因为这两天墨阳自己掏了点钱多喂给它吃了许多的粗草料,又很是和善地帮它打理毛发,故此对墨阳比较顺从。


        

而之前墨阳因为自身从未驾过车的缘故还有些不自信,此时拉过了一趟客人,现在这有过多年拉车经验的黄瘦马又如此驯服,他就觉得自己应付得来车夫这个职业了。


        

待墨阳收拾好一切走出去的时候,天阴得厉害,闷的让人沉不喘不过气。


        

而东边狰狞可怖的黑云还在一层一层的压过来,整个大街上一片阴沉沉的。


        

在大门口旁站着三个极普通的百姓。


        

打头的是个中年男人,其实年纪也并不大,只是生活的苦难让他颇显老相。


        

但衣服的质地看上去还是颇为结实平滑,虽然不是簇新的衣裳,但是上面没有任何的补丁足以说明他家境还算是富足,并不是太穷苦的人家。


        

他身旁头发花白的妇人面色更为憔悴,面色惊得煞白,一副站不住脚的样子,软软地靠在了旁边的青年女子身上。


        

“辛苦郎君和我们走一趟了。”这中年男子客气地对着墨阳拱手,“如若一会验看的确是家中小儿,还要劳烦郎君帮忙拉回来……辛苦您了,在车资之外,我们懂得规矩的。”


        

墨阳拱手作揖表示感谢,随即主动上前为他们掀开了车架挡帘。


        

那中年男人扶着头发花白的妇人上了车,在那青年女子也坐了进去后,他没有进入车厢内,反而坐在了驾车的墨阳旁边。


        

黄瘦马达达的马蹄在街道上响起。


        

冬天人本就容易变得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更何况天气这样的寒冷,街上的行人更少。


        

冷冷清清的街上,除了偶尔行色匆匆的行人,竟听不到怎样的喧嚣。


        

但对于墨阳而言,这一路并心情并不平静,因为在他身后的车厢中总是传来如受伤野兽一般压抑不住的呜咽,以及那年轻女人同样带着哭腔的安慰声。


        

“唉!让郎君见笑了。”墨阳身旁的中年男人沉重的叹气,“人到中年才得一子,却不成想被贼人掳去……”


        

男人哽住了无法再说下去。


        

“这位老爷莫慌,”墨阳心底沉甸甸的,干巴巴地安慰,“或许官府找到的尸体不是你家孩子……”


        

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什么安慰都堵不住对方内心的伤痛,什么话语也暖不了失去孩子的彻骨寒凉。


        

中年男子从怀里摸出来一串铜钱塞给了墨阳,诚恳道:“现在已经远离了车行,这点心意请您收下,借郎君吉言,希望不是我家小儿。如果不幸真的是他……”


        

说着,他语气有些哽咽:“如果是他,还得烦劳您帮忙带回来。”


        

抵达了目的地,那是城内一片废弃的荒地,一些流民的棚子就搭建在附近。


        

这些临时居民起居生活排泄物和路旁排水沟里的异味混合,刺激着墨阳的鼻腔。


        

齐地居民生活污水排放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排污渠,一种是渗井。


        

和引水渠一样,每个居民坊、每条大街都会挖排污渠通向城外的河道。


        

每条大街的旁边,每个坊的坊墙旁边也都有排污的渠道,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明沟。


        

现在是冬天情况倒还好,如果是春夏,可想而知必然是蝇虫泛滥。


        

这片荒地所在的居民坊面积并不大,南北长大概500多米,而东西宽也在500多米之间。


        

四面都有很高的夯土的坊墙,坊内有十字交叉的两条大道,四面都开着门。


        

齐地的主要街道上起还未完全铺满石砖,更别说墨阳此时架着的黄瘦马车所行驶的这条辅路,完全就是一条颇为颠簸的泥土路。


        

不过它的夯土层非常坚厚,而且路面很宽,足有15米之长。


        

再往前走不多远,就看到了在一处沟渠附近聚集着一大堆人。


        

之前墨阳送客路上所看到的那些衙役和胥吏,个个手持工具也在其中。


        

衙役们吆喝着前来认尸的百姓遵守秩序,一个年长的胥吏手拿一纸,被他叫到的百姓逐户上前辨认。


        

发现不是自家孩童的人家痛苦之中还带着侥幸,但这种痛楚和煎熬化作了哀嚎,让他们的痛哭声在这方天地回响。


        

还有一些百姓虽然辨认过后也不肯走,急于寻找到自家孩子的父母们,甚至跪倒在胥吏们面前,苦苦哀求对方帮忙寻找。


        

墨阳偏过头去不忍再看,走在前面帮忙开路,带着他拉过来的那三位客人也拥到了前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