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十六章 驱邪仪式,破庙煮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和狐狸分别之后,在拐入鹤坊桥东前,满眼都是灰色,空气里一股腥膻的气味混合着明沟传来的腐烂的恶臭,成群的乌鸦东张希望,不吉利的豆大眼睛左顾右盼地寻觅,不知疲惫地在城墙上聒噪。


        

墨阳默然回到仁和车行,尚未踏进门,就见二福急匆匆地从柜台后面跑出来,手里持着一条已经没了枝叶、被浸泡炮制过的干枯柳条。


        

“等下,墨郎君,三爷交代过你们这批回来的车夫必须要行过祛除仪式才能踏入。”二福跑得呼哧呼哧地急喘。


        

墨阳闻言定在门槛处,没有急着踏入。


        

就见二福用这柳条在他身周挥舞着,就像是在驱赶看不见的邪祟。


        

柳木也被称作“鬼怖木”,墨阳的老家有清明节插带柳条的习俗,没想到这么早的时候,柳条就被人们寄予了驱邪避鬼、护佑生灵的厚望。


        

“墨郎君莫急,再等一下。”二福呼哧呼哧地道。


        

他动作迅速地又从长柜台后面搬出了一个劈啪作响的火盆,从里面木炭有些发白的燃烧情况来看,这个火盆看来已被点燃了很久。


        

“郎君从这火盆上跨过去就好。”二福还蹲在地上,仰着头语气十分热情。


        

墨阳踏过之后,他就可以熄灭这个炭盆了,剩下的木炭他可以带回家去供暖。


        

墨阳笑了下,没有迟疑直接踏过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以前他就在电视上看到过古代的新娘还有出狱的犯人会用迈过火盆的方式来祛除晦气。


        

因为从古时候起,人们就认为火焰是一种非常炙热明亮的东西,它能够焚烧掉世间一切的污秽和邪祟。


        

倒是没成想有一天自己也会走这么一遭。


        

顺利地完成了仪式,二福立刻就将炭盆盖住,以便让火焰熄灭。


        

“墨郎君,三爷让我转告您,今日辛苦了,剩余时间可以自行安排。”二福的语气有些惋惜。


        

这墨郎君太倒霉了,今天他赚不到更多的钱了。


        

墨阳倒是没说什么,回到马厩给黄瘦马添上了一大把草料,便在自己平日里被允许行走的区域走了一圈。


        

而心中却暗暗地记下今日车行当值的人员,将其所负责的区域明了于心。


        

经过这么些天的接触,墨阳已经对于这些人的性情本事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他打算在晚上潜入车行的时候选择从那些为人大大咧咧、没那么细致、身手也不厉害的人所负责的方向着手。


        

散了值,墨阳和其他人一样往回走,照常返回破庙,面上除了有些黯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而破庙中,车老板子依旧没有返回,蓉儿已经急得无法自已。


        

“你白天出去过了。墨阳看到蓉儿身上灰扑扑的样子以及脚上沾染的泥土断言道。


        

“墨爷,想到老爷子和小石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俺就没有办法安然在破庙里面呆着。”蓉儿低着头犯了错似的嗫嚅道。


        

墨阳深深地叹了口气:“蓉儿我知道你的想法,也能理解。


        

但是你现在的打扮看起来就是一个刚刚成长起来的少年,或许落入那些凶手眼中,也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何况且不提这些凶残的罪犯,单说这世道这么乱,你孤身一个人在外行走,哪怕身上有一些拳脚功夫,这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老爷子是老江湖了,这么多年什么风雨没经历过,肯定是可以平安回来的。那到时候看不到你,他该多么着急。如果再因此错过了什么消息,我们岂不是更加遗憾。”


        

“墨爷,俺接下来肯定不再乱走,在庙里等你们消息。”蓉儿不安地绞着两只手,眼睛灵活地转来转去,她软声认错后转移了话题,“雷大当家不在,那些流民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骨肉在煮热汤。不过我今天路过酒坊买到了米酒,墨爷你尝尝。”


        

墨阳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知道这个小姑娘有着自己的主意。


        

他端起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绿色的米酒,对于这个滋味心中还是有些期待。


        

学生时期读唐诗的时候就对此颇为好奇了。


        

李咸用《短歌行》:“一尊绿酒绿如染。”


        

李白《赠段七娘》:“千杯绿酒何辞醉。”


        

白居易集《落花》:“请君尝绿醅。”


        

这些诗咏,都在表述酒的色泽,当时墨阳就觉得,如果加上冰块,和可乐相比不知道哪个更好喝。


        

现代的黄酒可不会出现绿色,眼前这米酒为绿色,这是因为,这个时代酿酒还不能保证酒曲的纯净,以至制曲及酿造过程中混入了大量的其它微生物,导致酒色变绿。


        

这一碗热米酒下去,一天的寒气都驱散的干净,墨阳的脸上泛出红光。


        

他趁机和蓉儿缓和气氛,脸上便也带上了笑模样:“我去前面查看一下,另外今天晚上我要去仁和车行探查,你在这里莫要离开,帮我打掩护。”


        

墨阳来到了前殿,他转过去时发现,三个身体相较而言比较强壮的流民坐在一个缺了点口、脏兮兮的土陶罐子面前。


        

那罐子上方升腾着热气,煮沸的水,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不知道他们煮的是什么东西,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


        

而在他们的脚边,已经堆了许多啃的骨头。


        

“哥几个好享受啊。”墨阳突然发出声音。


        

这三个流民衣衫褴褛,全身脏兮兮的。头发看上去很久没有打理过,粗糙而油腻,纠缠成一团一团的。


        

而他们冻得发红开裂的手上甚至还有化脓的地方,十指的指甲很长,指甲里面还带着污泥。


        

“郎君有什么事?”其中一个战战兢兢地问。


        

“别紧张,各位今日能改善伙食,我也为之欣喜。”墨阳缓步上前,他的目光定格在这几个人脚边的骨头上。


        

刚刚就是看到了这些,他才决定出声上前查看。


        

这些骨头部分上面还带着热气,墨阳的目光就定格在其中一根大约有成人小臂长度的骨头。


        

这会是什么动物的、是哪个部位的骨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