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十八章 深夜威胁 大厨贪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便是深夜,他们也没有放松警戒,一个个身上剽悍的气息十分明显。


        

在这样强度的守护下,想要成功潜入的可能性很低。


        

墨阳这也是第一次摸进来,头一次看到这样的防备情况,稳妥起见,他没有急于潜伏进入,而是打算顺着刚刚过来的原路返回。


        

深夜里,车行那些窗棂无一例外都紧紧关闭着,漆黑一片让人无法得知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天上的月亮也被乌云蒙上了一层阴翳,这使得夜色更加的昏暗。


        

齐刷刷的脚步声从墨阳躲避的巷子前走过去。


        

这让墨阳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推测——这仁和车行绝对有问题。


        

否则只是一个小小的车行,何必需要这样专业的护卫和这样严密的防守。


        

车行的利润一共才有多少,大掌柜的为什么会舍得花这么多的钱来雇佣这样精壮的巡逻守卫。


        

身体贴在墙壁上,将自己完全隐藏在阴影中的墨阳心里暗暗算计着他们路过的时间。


        

在对方走远后,他快速地冲出,警惕地四处张望了下,找准方向立即奔驰,那动作迅捷得像一只离弦的箭,借助冲力跃上围墙,翻身而下。


        

夜色里,远处巡逻守卫的脚步声就像是踏在了人的心脏上。


        

墨阳正打算一鼓作气冲出去,可是突然他又听到不远处踏来的脚步声。


        

他连忙将身子缩了回去,屏住了呼吸。


        

一个有些壮硕的身影迅速走上地字号的正门台阶,显然是不想让人看见,低着头飞快地直奔地字号房门而去。


        

墨阳注视着,心头浮起了疑惑。


        

他认出了那个身影的鬼鬼祟祟的步态,正是王霸。


        

这样漆黑的夜晚,又不是吃饭的时间,他偷偷溜到地字号……他想干什么?


        

门咯吱一声响了,那身影以和他身材不相符的速度蹭地蹿了进去。


        

墨阳连忙踮着脚尖,跟了过去悄无声息地靠近。


        

夜色太黑了,他看不清屋子里面的情况。


        

他低低地俯下身,身子紧紧挨着窗下,最后终于听见了房间里压低了的说话的声音。


        

墨阳静悄悄地躲在窗棂下,尽量放轻了呼吸。


        

嘎吱……头顶上的窗骤然被向上掀开。


        

墨阳紧紧贴着墙,一动也不敢动,里面的谈话声却也更清晰地穿了出来。


        

“王霸爷,请恕小老儿无礼,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在这么晚选在这里和我见面。”那非常具有辨识性的、有些嘈哑的声音响起。


        

墨阳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属于地字号厨房负责人刘师傅的声音。


        

“噢,我认为这事不宜公开,”王霸说,声音带着一些跋扈,“毕竟,你应该是不想让我接下来这番话被旁人知道的。”


        

“哦?小老儿还不知道我是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刘师傅声音愈发冰冷,在这寒凉的冬夜,听起来十分瘆人。


        

“话可别说得太满。”王霸戏谑地打断了他。


        

墨阳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得知什么隐秘的事情了,更是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听他们在说什么。


        

“刘师傅最近很是阔气嘛,烧酒、厚棉袄、金镯子……”王霸故意拖长了声调。


        

接下来刘师傅和王霸一时都没说话,房间里的静谧让人窒息。


        

“王霸爷这是在调查小老儿。”刘师傅的声音里有着按捺不住的戾气。


        

这是墨阳第一次听到对方如此不平静的声调,一改平日里冰冰冷冷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听得出来,王霸的话触动到了他心里一个隐秘的触点,让他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啊,让我猜猜,厨房里的货款数目应该和实际支出相差很大吧……”王霸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欠扁,“想想看吧,让大掌柜的知道了会怎么办呢?


        

吴荣、李野、崔五这些管事要是得知他们自己的伙食费被克扣会怎么想,吴荣管事可是很得大掌柜的信赖,你也敢得罪他?


        

啊呀呀,苏闯那老瘪三知道自己手下出了纰漏,那总是阴沉的老脸该多么难看……”


        

“你想怎么样?”寂静了一会,刘师傅说出这话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把手从袖笼拿开,我知道你那把切肉刀在你袖子里。别紧张刘师傅,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想你是知道的。”


        

王霸放缓了语速,“不然我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和你相见。”


        

当啷一声,金属的声响落在了地上。


        

“我的诚意。”刘师傅选择了妥协,强自克制着愤怒,“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很好。”王霸自得地发出了一声笑,“苏闯那老东西最近这么安静,受气了也不还击,拉着老脸总是阴戳戳地看人,你在他手下,知道他在谋划什么吗?”


        

墨阳心里暗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是非多。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车行,两个车夫小头目之间也有这样的权利之争。


        

“我只负责厨房,三爷即便有什么机密也不会和我这个只会做饭的小老儿说。”刘师傅的语气听起来带着几分嘲讽。


        

“谦虚了不是。”王霸冷哼一声,“那是苏闯老儿不懂得识人,换做你在我手下,就凭借你拿手刀工,将地字号管理得井井有条早就受到重用了。”


        

说着他话音一转,狐疑地道:“你别想着糊弄我,否则我将你贪污厨房货款这件事暴出去,大掌柜的发起火,就是苏闯那老东西也绝对护不住你。”


        

“小老儿不敢,王霸爷有事尽管吩咐。”刘师傅降低了一些声调,语气不习惯似的带着僵硬。


        

“这么勉强,你不希望我与你为敌吧。”王霸说着,朝他逼近了一步。


        

“我不清楚你的意思。”刘师傅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你很清楚我的意思。”王霸步步紧逼。


        

门外巡逻的脚步声响起来,墨阳紧张得连忙躲进阴影,他骤然抬头,差点儿就撞到了打开的窗子上。


        

待脚步声过去,他再挪回来稳住自己,正好听见王霸说:“……还有按照地字号的标准给我手下准备每天的餐食……知道怕就好,按我说的做,你这老儿就是别扭,以后会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