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章 狐狸接担 又见失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进入到偏殿之中,就见得蓉儿正在做朝食,那灶下的柴火,明亮温暖地跳跃着。


        

蒸笼里的白气热腾腾的上冒。


        

由于是饥荒年代,让其实已经流行三餐的这个朝代现如今又把昼食省去了,一天只吃两餐。


        

为了适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业生活习惯,如今他们的早餐在7点——9点左右,吃的多些,因为要应付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称为“大食”。


        

下午三四点再吃一顿,因为就要天黑了,不能再去劳动,所以吃得少些,称为“小食”。


        

这点其实让习惯了一日三餐的墨阳还是很不习惯。


        

看着对方眼中的红血丝,显然又是未曾安眠的一夜,或许为了等车老板子、为了等自己平安归来,这个傻姑娘一晚上都没睡。


        

“蓉儿,我昨晚打探消息已经有了些许眉目,之后有了确切信息再和你详细说。你可不能再熬夜不睡,吃了早餐快点去休息。”墨阳摇了摇头不赞同地说道。


        

不过他也觉得,车老板子或许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么久没回来还没有一句交代,这可不是老江湖能做出来的事情。


        

一句话说得蓉儿红了眼圈,忧思惊惧之下,她确实一夜没有睡觉。


        

“老爷子小石头都杳无踪迹,墨爷您又去冒险打探,俺如何静得下心……”想到墨阳也是彻夜在外奔波,这姑娘打起精神,勉强笑道,“您说得极是,身体要紧。累了一晚上,您快也吃点东西。”


        

言罢,蓉儿便在水盆里倒了一些热水,盥了手,给墨阳端出来蒸饼。


        

蒸笼的盖子掀开,她的面容便浮在这飘荡的水汽中。


        

墨阳接过蒸饼转到了偏殿侧面,想着昨夜的见闻,有些不知滋味地吞了下去。


        

回到殿内,蓉儿已经在她自己的床铺躺下,身形未动,也不知道是否熟睡。


        

墨阳在自己的榻上小憩,他心底盘算着,且不提这账本的事情,那王霸让刘师傅为他额外准备胡饼的事情颇有蹊跷。


        

如若是为他自己的家人准备,大可不必一次性拿出这么多数目。


        

更何况还要求放在马车车厢里,这就更有意思了,他想要将这些胡饼运送给谁。


        

不知怎的,墨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当初他初见王霸时,在对方手中看到的那个漆红的文卷。


        

在这个时代使用马车来转移赃物、或者是其他东西,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做法。


        

如果直接骑马,赃物则无法隐蔽。


        

而马车可以将赃物放入车舆,如果在车厢之中设有暗厢,那更是可以毫无风险地躲过盘查。


        

但是使用马车却有一个麻烦,那就是从马车的装饰、样式、车身的刻饰等处,可以轻易地了解到这辆马车主人的身份。


        

如果观察细致的话,甚至可以直接查到马车主人。


        

琢磨这个事情,墨阳又有些睡不着了,他干脆起身,理了理衣服,向门外走去。


        

门咯吱一声关上了。


        

在他的身后,偏殿内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


        

冬日早晨寒风刺骨,但这却让一夜未睡的墨阳精神了许多。


        

大街上行人稀少,一片孤寂惨淡的情景。


        

墨阳快步在街上走着,刚刚拐入平康坊没多久,忽地窜出一个人,一把就拉向墨阳的胳膊。


        

墨阳一把扯过胳膊,利用剑术里配合的无剑格斗技巧,一个转手便擒拿住了对方的手臂,随即他左手用力折压对方右手大拇指,同时右手向上、向前推托对方右肘部,而他左手下拉,右手上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来人。


        

“哎呦,你怎么手劲儿这么大。”狐狸龇牙咧嘴地叫。


        

“这算客气了,你突然闯出来,没有给你一剪刀,已经算我手下留情了。”墨阳伸出手将狐狸从地上拉起来。


        

“亏得我还担心你,这大冷天的一大早就跑过来探看。”狐狸傲娇地哼了一声,“这事没三个胡饼,不,五个胡饼哄不好。”


        

墨阳摸了摸鼻子,狐狸这是戏班子呆多了,还演的来上劲儿了。


        

“成,胡饼不是问题,我在的车行每天都在发夹肉的胡饼,我全都留给你。”墨阳一口答应下来,但见狐狸这小子这么闲,眼珠转了转。


        

“不和你说了,我得赶时间,昨晚发现一条重大线索,得赶紧跟踪探查。”墨阳故作一本正经的腔调。


        

“什么线索,有我能帮得上的忙不?”狐狸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么多天泡在戏班子里没有寸功,他回去也不好交差。


        

“这……确实有一件事你帮得上。”墨阳嘴角上翘。


        

他将昨晚自己探查的事情说了,不过没提自己去翻找账本的事。


        

“我是车行的车夫,那雷霸对我有印象,况且我还得拉客人,分身乏术。跟踪他的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墨阳语气愈发郑重,“这个人在我看来有重大嫌疑。”


        

“他这个人还有他的车架是什么样的?”有了正事,狐狸也收起了他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正色问道。


        

“有点胖,别看干的是车夫管事,却是个四方白净脸,全车行包括大掌柜的在内没有比他更白净的了。三角眼习惯吊着,动不动就抽动几下。”墨阳将王霸那典型的走路姿势也一番形容,“他这人特别好认,一摇三晃的,总是昂着头一副趾高气扬的情态。”


        

“成,这事交给我。”狐狸一拍手,“今晚宵禁前咱们再到这汇合。”


        

说完狐狸闪身就要离开,却被墨阳再次叫住:“请务必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交给我,你放心。”狐狸挑了挑眉,痛快地回应。


        

将事情委托给狐狸,墨阳的心情又好了几分,他还盘算着白日里如果没有任务,或许还能去那大通铺打个盹。


        

但事情却不像他想的那样进展,他本以为自己刚拉过死人没多久,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安排,却不成想刚到车行没多久就被派出了任务。


        

而这个任务让墨阳的心头一沉。


        

又有孩子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