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一章 掷钱查迹 拙妇言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的任务就是拉载家属去之前找到男童尸骸的那片城内废弃的荒地寻找踪迹。


        

一大早家属就到了官府报失踪,他们今早发现孩子失踪,就立刻在附近寻找,衙役们帮着一起找,结果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却是毫无头绪。


        

有衙役便提出,很可能也被带到了城内那些流民聚集的地带,家属便到车行,打算租赁马车过去看看。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大家都觉得情况已经很不妙了。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关于男童失踪的案件层出不穷,就没有听说哪一个被成功解救的,而这孩子到现在还毫无消息,恐怕已经是出事了。


        

这客人是一对年轻夫妇,已经在车行门外等待了,倒是不需要墨阳去他们家拉。


        

对方也没有心情和墨阳这个车夫热络,简单交代几句之后,这对夫妇便上了马车。


        

熟门熟路地启程,墨阳听到车厢里的妇人一边哭一边不停地在说些什么。


        

刚开始两个人的哭声很大,说话呜咽,墨阳听不太清,后来哭声小了,他们的说话声也清楚起来,他听见这个妇人不停地在说对不起这个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只是听到里面悲痛欲绝的样子,加上自己只是一个车夫的身份,他也不好意思他当场开口问。


        

只是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


        

“大郎的失踪和我有关系。”这妇人哀痛地说。


        

一张口就是这么吓人的一句话,墨阳有些发愣。


        

“六娘你也别这么说,有事就说事,别自责。这也不是你的责任,是他自己不乖跑出去的。”男人急忙在旁边劝女人。


        

随即他有些气急败坏又怀着期冀地道:“这小子回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他这些天老是惦记着吃肉,可是我是的病偏偏保济堂的大夫交代了不能吃荤腥。”妇人懊恼地哭道,“早上训斥了他两句,谁承想他竟然就跑了!”


        

“不怪娘子,是我无用,不能让你们过上好的生活。”男人一边安抚,一边难过地呜咽起来,“王五那该死的畜生,若不是他在孩子面前炫耀什么夹肉胡饼,大朗何至于念念不忘至此。”


        

夹肉的胡饼,这个信息让墨阳忽然想起昨晚听到的对话,莫不是这王霸在用这些夹肉的胡饼收买人心。


        

“那乞索儿好吃懒做,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歪门邪道的营生,让我抓到把柄定让他好看,为大郎报仇。”妇人咬牙切齿地说。


        

“娘子有心了,大郎虽非你亲生,但你一直待他不薄,是这孩子命苦。”男人哽咽着劝慰。


        

对此墨阳倒不以为奇,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家的大郎都不是正妻所生。


        

但凡一些家境不错的人家,在娶正妻进门之前,都会在房里先放两个人服侍,也就是后世所谓的“通房大丫头”。


        

这一点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


        

仿佛男人未婚前就跟婢女生子,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即便是嫁过来的娘子因此而吃醋想要发火,她所带来的婢女也会在她耳边低语,劝她要拿出高门大家女的雍容气度来。


        

可别显得不高兴,会被夫家指为嫉妒不容人,就连父母的家教名声也一并辱没了。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


        

马车驶过四面都有很高的夯土的坊墙,颇为颠簸的路况让车厢里的对话发生了转变。


        

那男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怀孕的妻子身上,倒是稍稍减少了对儿子失踪的担忧。


        

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拉停了马车,墨阳发现这附近的流民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小心地观察他们。


        

见状这男客官掏出了钱袋,他对着墨阳何周围的流民拱手作揖。


        

“诸位,我有个不情之请。劳烦各位帮忙一起寻找我家大郎,他是一个比较胖的孩子,身上穿着蓝色棉袄,前额上单独留了一绺长生髻,虎头虎脑的,前面的两颗门牙有点歪。”


        

周围的流民目光定在他手中那个鼓鼓囊囊的钱袋上,纷纷道喏。


        

而对于墨阳而言,别说他本就有心打探情况,更何况对方这样请求,他当然不会推辞。


        

他们一起沿着棚户开始一户户地走访。


        

这男子似是在出门前就有所准备,用铜钱开路,凡是肯回答问题的都会给上一枚,而若是有大致的线索,他给出的铜钱就更多。


        

很快有贵人用铜钱开路寻找丢失小孩的事情,便在这片流民的区域传播开了。


        

不少穷困潦倒的流民都探头探脑,搜肠刮肚地回想着最近见过的关于男童的情形线索,打算以此来赚一些花用。


        

很快墨阳他们就得到了消息,一个两眼乌黑、四十多岁、头发蓬乱的女人小心翼翼地凑过来。


        

“贵人,我这里有消息,只是……”她悄声说,一副生怕被其他人听到的模样,“我本不该趁人之危,但这世道,实在是逼得人没活路了……不知道贵人能出怎样的价钱。”


        

“娘子只要提供的消息有效,我愿意出一贯钱。”那男客官急切地说。


        

“第一个消息,我今日起得很早,看到一辆马车路过这里,将刘麻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小孩带走了。”那女人贼兮兮地转着眼睛。


        

“车?什么样子的马车?”墨阳连忙询问。


        

“一辆有着灰色麻布挡帘的马车,比郎君的车大些。”那女子倒是没迟疑,张口就答。


        

墨阳明白对方是生怕自己回答得迟了会被怀疑是撒谎。


        

“刘麻子是谁?”男客官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那女子却抿唇一笑,没有出声,反倒是手掌向上摊开。


        

男客官从钱袋子快速掏出一把铜钱塞给她,晃了晃钱袋:“快说,如果消息准确,那么我们走之前这些都是你的。”


        

“他就住在这片区域,今天还没有离开。贵人千万别说是我说的,至少做样子再找找。不然恐怕妾没命享受这些铜钱了。”女子连忙将钱塞到了怀里,咧着嘴露出发黄的牙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