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三章 锅中煮肉 收到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调头就向刘麻子的棚户里面跑去。


        

见到刘麻子,他一把抓住了对方颈部的衣领,斥问道:“那孩子怎么死的,他胸前的那部分呢?”


        

“你是说我家大郎死了?”周某眼睛都红了,声音颤抖着。


        

这刘麻子却是一声不吭,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墨阳恨恨地将他一下子踹到,掀开棚户帘子进去搜索。


        

那棚户并不大,一些干稻草铺在地上,上面是一个破草席,而这些东西紧挨着灶台,大概是想要借助灶台的火取暖。


        

墨阳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鬼使神差地走到了灶台旁边,将锅和盖子掀开往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心里愈发不安,锅里赫然是被烀烂了的肉。


        

而看那大小形状,和那前@胸部分的位置非常吻合。


        

“这是什么肉?”墨阳质问了一声的同时身子往后退,一下子就靠到了墙上。


        

“人。”刘麻子闭着眼睛,语调平静,神色如常。


        

“谁的肉?”周某已经无法控制地浑身战栗,咬着牙追问。


        

刘麻子睁开眼,斜觑着对方没有接话。


        

“你是怎么杀他的?”墨阳拽住了想要和刘麻子拼命的周某,大声问道。


        

“他太吵了,我就打了他一巴掌,没想到他竟然趁机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刘麻子平静地叙述,那声音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是摔死的?”墨阳往前走了一步,眼睛死死地盯着刘麻子,“那为什么要割掉他胸前的部分放在锅里?”


        

“REN肉,当然是活着新鲜的时候做出来才好吃。”刘麻子的回答依旧平静,就好像是在口述做饭的步骤一样。


        

“所以,你将他分三段捆@绑吊了起来,趁着他活着的时候@割掉了他胸@前的部分放到了锅里。”墨阳倒吸了一口气,这几乎是他在惊悚片里才会看到的杀人手法。


        

“我要杀了你!”周某嗷的一声咆哮,挣脱了墨阳的怀抱,扑上去死死掐住了刘麻子的脖子。


        

墨阳费尽力气才将他拉开,喘着粗气劝道:“官府的人就要来了,他会得到应有的制裁和刑法,直接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周某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坐在地上伤心欲绝,无声地流泪。


        

墨阳回过头,继续盘问:“那和你接头是谁?那马车是哪里来的?”


        

刘麻子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抬起头,先是看了一眼锅里的肉,然后又似笑非笑地看了墨阳一眼,对他刚刚的问话避而不谈,幽幽地转移了话题:“REN肉的味道好闻吗?”


        

他的话音刚落,墨阳再也忍不住,扭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待得墨阳应付完衙门的问话、帮助周某人将尸体运回家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即便是年轻力壮的墨阳也感到了疲惫。


        

而这家的女主人累得几乎没办法站立,立刻被家里人扶了下去休息。


        

神色疲惫的周某将不少的赏钱塞到了墨阳怀里:“郎君,今日真是辛苦您了,劳费您许久,还是这样不吉利的事情,真是十分抱歉。”


        

“本不应收取客官如此多铜钱,但家中正急需用钱,倒是愧领了。”墨阳没有推辞,他诚恳地道谢并解释道,“不仅仅是遇到灾荒年需要攒钱的缘故,还因为我逃难至此家中尚有孩子需要照顾,住在车行又不方便,所以想要攒钱租赁间房屋,多谢客官赏赐。”


        

听到墨阳提及家中孩儿,周某想到了自己刚刚死去的大郎,顿时心生不忍。


        

“郎君这事情好办。”不希望再有类似事件发生的他思忖了一下应承道,“我这里有一户姓孙的街坊,最近正要搬迁离开齐地,他家的房屋正要租赁出去,我帮你介绍,正是两全其美之事。”


        

“多谢客官,对方如若同意,方便时还烦劳您叫人到车行唤我一声。”墨阳深深鞠躬致谢。


        

“不必如此客气。”周某连忙双臂扶起墨阳,叹息一声,“我家要是早点搬迁,大郎也不至于……”


        

和周某客气一番后,墨阳没再慢悠悠地赶回车行,而是加快了行进速度。


        

尽管如此,等他回到车行的时候,其他的车夫都已经下班了。


        

在得知墨阳再一次拉过尸体之后,二福倒依然是尽职尽责地在车行门口为墨阳举行了祛邪仪式。


        

其实这一点对二福来说倒是一点都不为难,虽然耽误了他的下班时间,毕竟这次所需要的炭火比上一次要少得多,仅仅是给墨阳一个人,那剩下的炭火他基本上都可以带回自己的家中。


        

“墨郎君虽然回来晚了,但是三爷特地让我转达,地字号是专门留有食物预备这种突发情况的,郎君不要忘记去领取自己的份额。”二福在墨阳跨过火盆之后,手脚迅速地将炭火盆盖住。


        

在墨阳道谢后,这二福便抱着炭盆快速地离开了车行。


        

墨阳则带着黄瘦马回到了马厩,自己掏钱给黄瘦马在它该有的份例基础上,又添加了一大把的上好草料,将它在马厩安置好,墨阳才大步地向地字号走去。


        

实际上看到了今天那锅中烀人肉的景象,他对于食物并没有什么胃口,甚至想到肉,他都有一些反胃。


        

不过一来他是想看看刘大厨经过昨晚一事,那里会不会有什么异常?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自己的份额领出来送给狐狸。


        

地字号的柜台上依旧放着一些蒸笼,只是比起墨阳正常时间段来领取食物时,份量要少得多。


        

刘掌柜的并不在厨房,只有一个小伙计拿着擦布忙前忙后的。


        

见到墨阳进入,伙计便连忙走过来招待:“郎君,柜台上现在还有黄米饭、萝卜和蔓菁。”


        

这萝卜和蔓菁实际上是咸菜,所以每一个人就只配了一小碟。


        

墨阳拿出了兑牌,让伙计给他拿了一份。


        

转身时,墨阳故意看向厨房,本想伺机窥探寻找刘师傅的踪迹,却不成想竟然见到在厨房里灶台下火焰燃烧,灶台上方还升腾着白色的雾气。


        

墨阳便好奇地拉住伙计问道:“小兄弟,怎么这个时候还在做食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