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四章 品尝馎饦 狐狸乔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这是给三爷做的,他老人家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吃一碗馎饦了。”伙计将毛巾往自己的肩膀上一搭,“郎君可是也想尝尝?倒是不贵,只需要7文钱。”


        

“给我也来一碗吧,谢谢。”墨阳很是礼貌地冲着对方拱了拱手。


        

“好嘞,郎君请稍等。”伙计很是高兴地走了进去。


        

卖出去一碗馎饦,他可以从中分润1文。


        

没有让墨阳久等,很快伙计就用木盘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食物放在食案上。


        

墨阳走过去跪坐下来定睛细看,白瓷碗盛满的浓汤里沉浮着一些拇指大小的柔软面片。


        

原来馎饦就是面片汤啊,这种在这个朝代的人也叫它汤饼、索饼。


        

在墨阳看来馎饦这种食物比较像现代北方人叫做猫耳朵的那个东西。


        

虽然白水煮面条的滋味很是平淡并不美味,但是墨阳却仔细地品尝咀嚼,能吃到类似现代生活的食物让他很是怀念。


        

伙计见状询问道:“郎君是否需要一些调料?地字号常备一些辅料调料,不过放什么就要看您个人的喜好了。您是想要放羊油葱花、还是放姜汁、茱萸?”


        

墨阳想了想,客气地询问:“请都给我来一点尝尝吧,如果方便的话,麻烦您再给加个鸡蛋。”


        

他自动自觉地又掏出了三文钱递给伙计作为赏钱。


        

伙计眉开眼笑,没一会就给墨阳端来了他想要的调料。


        

一碗热汤面下去,墨阳浑身都暖起来,他大踏步地快速离开了车行,向着和狐狸约好的地方而去。


        

一进入那巷子,就看到狐狸抱着双手冻得直跺脚,看到墨阳的身影,这家伙赶上来口里直抱怨着。


        

“哎哟喂,你怎么才过来?快把我冻死了。”


        

“真是抱歉,今天确实是遇到了些事情给耽误了。”墨阳歉意地拱了拱手,“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吧?”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狐狸那脸颊上被冻得跟打了腮红一样。


        

咚……这浑厚的鼓声响起,震得城墙上的乌鸦呱噪着飞散。


        

“太晚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了,我们得换个地儿。”墨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巴。


        

这时候天色已黄昏,街鼓响起。


        

之后大约要分五波击鼓八百下,然后夜色降临,坊市关门。


        

这时候就是宵禁,宵禁主要针对的就是这城内纵横主干道,均设置有巡逻队,禁止夜里在大街上走动。


        

不过这数九寒冬的,各个坊门一关,坊里内部的夜禁反倒不是那么严格了。


        

“我现在寄身的地方鱼龙混杂,倒不适合谈话。”墨阳搔了搔头,有些为难。


        

“我们去平康坊,我识得一家艺妓馆的假母,给我们准备一间空房间不是问题。”狐狸昂着头,头上那绺卷发也跟着晃了晃。


        

“我扮演的是流民,怎么能上秦楼楚馆呢。”墨阳有些犹豫,虽然他非常好奇。


        

“你低着头,乔装打扮下不是问题。”狐狸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假胡子和假眉毛,“我从戏班里顺出来的,今天要跟踪你说的那个王霸,就带着了,本想着危难时候给自己脱身用,没成想倒是用在你身上了。”


        

说着他又脱下了自己的外袍,递给墨阳。


        

墨阳看得心下暗暗感叹,狐狸这家伙看似马虎、对什么都有些不太在意的样子,但实际上非常细心专业,就单看这家伙里面竟然还穿着一件褐色的外袍,就知道他是早有准备。不过时间不充裕,他也无暇多问,快速地套上了狐狸的外袍,贴上了假胡子和假眉毛。


        

他又故意让自己的脊背显得有些弯曲,一个本来面目颇为英俊的小伙顿时看起来就老了十余岁。


        

“平康坊距离崇仁坊很近,如果那艺妓馆发生什么不方便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快速通过坊道穿到崇仁坊的旅社。那里也不会查太严。”


        

在悠长的鼓声中,他们快走的同时,狐狸嘴里不停唠叨着。


        

“前段时间一次宵禁后我在平康坊的十字街上行走,一看,对面来了两个武侯,我便赶紧调头往崇仁房里跑。


        

专门往那小巷小曲里钻,弯弯折折地绕了几个圈子,这些武侯还真没抓着我。和长安一板一眼、严肃紧张的治理相比,这齐地山高皇帝远的,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管理并不严格。”


        

墨阳听闻嘴角抽了下,这家伙看来是来往青楼楚馆和旅社之间的惯犯啊。


        

此时夜色降临,坊市关门。齐地各条大街上,唯余夜色茫茫。


        

各大坊市,基本上是黑灯瞎火,而平康坊还热闹着。


        

平康坊的坊门虽然关了,坊内的秦楼楚馆却还是红烛高照、歌舞翩跹、出双入对、浅斟低唱……


        

虽然在灾荒年节对于百姓的影响非常大,但是对于这些有钱的权贵而言,却依然不会缺少他们的享乐。


        

走进平康坊粉子胡同,此时这里十分的热闹。


        

这胡同是齐地有名的青楼聚集地,这时间正是招揽生意的时候。


        

胡同两边全部都是两层歇山式的红楼,飞檐斗拱,画栋雕梁。


        

楼上楼下旁边都装着红木栏杆,即便是冬天,依然有穿着清凉的女娘倚栏相招。


        

廊檐下吊着各色的彩灯,晃得整个胡同都流光溢彩。


        

狐狸带着墨阳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这里的客人都在沉溺于酒色之中,并不会有人对他们的进来过多的关心。


        

墨阳走进来之后并不说话,只朝着里边看,仅仅看这里的红袖招摇、酒醉金迷,根本无法想象那些流民正在过的苦难生活。


        

他抿紧了嘴唇,目光暗沉。


        

“越是灾荒年间,被送进来的女娃就越多。”狐狸看出了墨阳的不快,低声叹息。


        

堂倌见狐狸来了,急忙上前来招呼道:“贵人今儿带了新客,是叫局呢,还是进大厅听戏,或是上楼坐坐?”


        

狐狸斜睨了一眼堂倌道:“楼上安排个厢房,可以看到楼下戏台的。”


        

说完,掏出一小把铜钱塞到了对方手里。


        

“得嘞,贵人请和小的来。”堂倌连忙将他们往楼上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