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七章 假母晚娘 对饮商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舒五娘出场之后,引发了客官们的热情,楼下大厅行酒令的声音和着琵琶声,愈发热闹。


        

墨阳看到狐狸和这假母恩爱地腻在一起的场景有些难以接受,他不自在地低着头吃着自己面前食案上的鱼脍。


        

将墨阳的神色收入眼底,狐狸对假母道:“晚娘,快敬我这兄弟一杯,休要让他放不开。”


        

晚娘咯咯娇笑:“郎君不必拘束,到这就和到家一样,人生苦短,及时享乐才是正事。”


        

言罢,她自己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执酒为墨阳倒满。


        

想到今天晚上还要去那雷安处问话,墨阳本不想饮酒,刚想找个说法来推辞,却看到狐狸冲着自己眨眼,那意思分明就是让自己将这杯中酒喝下。


        

这酒饮下去其实没什么辛辣刺激的感觉,反而觉得很甜,就像是兑了糖精的假酒。


        

作为现代人,墨阳习惯的那种动辄四五十度的高烈度白酒,是用蒸馏法制造出来的。


        

而这个技术在他原本的时空要到元朝才传入,而在此时之前,唐宋时代酒精度最高的酒也不会超过20度。


        

跟酒曲发生发化合反应的酿酒粮食大部分是被糖化了,糖化后只有一小点儿还能继续酒化,所以唐朝的酒主要味道是甜而不是辣。


        

从墨阳亲自品尝之后的感觉来看,他认为以李白为代表的“饮中八仙”一顿能喝很多杯不在话下,这主要考察的不是他们的肝功能而是胃容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像郎君这样的人,必是酒中仙。”晚娘笑意盎然,再次为墨阳斟满。


        

墨阳听到晚娘这样说,不禁笑道:“倒看不出你有一双好眼力。”


        

“做这一行的三教九流,什么人没看过。我看郎君倒像是个富贵人家,生的也英俊风流,到哪都吃香啊,如何却不识风月?”这晚娘双眸轻闪,煞是动人。


        

“家中双慈一向管教甚严,若不是清蜉带我来,我还不知道这齐地还有这样的仙境。”墨阳避开她的眼神,言辞之间故意捧了对方。


        

这晚娘果然很是开心,将自己的杯中酒也再度饮下。


        

狐狸为晚娘擦去嘴角的酒渍,又为对方倒上酒,也跟着附和道:“就晚娘这身本事,在这齐地就是这个。”


        

狐狸竖起了大拇指:“没有哪家能比得上的。”


        

“我啊,十五岁就进了行院,这眼看着人生一半已经走完,干这个行道,已经算是老的了。”晚娘说到此,神情竟有些黯然。


        

狐狸连忙将对方揽在怀里,故意讨好一般道:“最近听说一个消息倒是要恭贺晚娘——那齐王要宴请钦差大人,你手下的舒五娘也收到了邀请,这不正说明晚娘管理有方,已经是首屈一指的楼馆了。”


        

“说起来倒是惭愧,五娘虽被邀请,却不是主要表演嘉宾呢。”晚娘叹息一声,自己喝了一碗酒,“这齐王宴会后,楼子的排名恐怕也要发生变化了。”


        

“五娘已经如此风情韵致,还不是主要表演嘉宾,那头牌是谁呢?”墨阳顺势问道。


        

“被齐王管家亲自邀请的头牌叫做彩莲,不过这个彩莲在色艺上并非是最佳的,别说是在粉丝胡同里,就算是在她那个起凤楼也排不到前3位。”晚娘不屑地白了一眼。


        

“但是呀,她能言善辩,心思缜密,为人玲珑八面,倒是比我们五娘更能招人,也更深得客人喜欢,所以这次就抢了五娘的头牌。”


        

“我们五娘虽然是心思上略逊她一筹,但弹得一手好琵琶,唱的曲子也好,又擅跳舞,还会作诗,客人们都称五娘的舞姿是如云飘渺。但不曾想,这个彩莲一出便抢了她的风头,唉……这宴会的时间越近,我的心里就越打鼓,恐怕这宴会一过,我这第一楼的名声就要拱手相让了。”


        

晚娘又喝了一碗酒,似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掩口笑道:“这些小心思也就是在清蜉面前才敢讲,忧心之下,我倒是有些失态了,扰了郎君的兴致,真是抱歉。”


        

“不论怎么样,晚娘我只会是你最忠实的守卫者。”狐狸温柔地凝视对方。


        

“其实,主要表演嘉宾倒是也没什么,只要五娘的演出足够精彩,即便只有一个节目,但若是能在精彩程度上碾压那锦云,让人难以忘怀,那也是一种成功,那起凤楼就不会动摇你们的地位。”墨阳冷静地分析。


        

“想要推陈出新,那何其难。”晚娘摇头叹息,随即又强自打起精神,“不过能成为齐王的宴会表演嘉宾,也很是能招揽一番客人,倒是我贪心了。”


        

“齐王宴请那天你也会去吗?”狐狸作出一副羡慕的模样,眼巴巴地道,“真羡慕你晚娘,此生若是能见识到这样盛大的场景,真是死而无憾啊。”


        

晚娘掩口而笑:“郎君真是爱开玩笑,虽然宴会规格高,但也就是一场宴会,我们不是客人,没得享乐,只能旁观贵人生活,这并没有什么好值得羡慕的。”


        

“晚娘,我有个不情之请。”狐狸凑得更近了,“到时候能不能将我们哥俩也带上,哪怕当个小厮也好。以后再去西域运贩货物,将这齐王宴请吹嘘出去,或许生意能更加顺利。”


        

“哎呀,郎君这么说倒是让奴家好生为难,只是我们这种身份并不受人待见。听说前阵子有个大胡商想要拜谒王爷,连门都没进去。”晚娘扭了扭身子,一副欲拒还迎的架势。


        

在这个时代,阶级等级非常分明,社会上四类人的排行是“士农工商”。


        

商人是比农民的地位还要低的。


        

他们往往被骂做“市井儿”、“市井奴”、“市井无赖”……“市井X”就是形容那些辛苦劳作没有多少财力的小商人。


        

商贩这类职业很受歧视,甚至在科考方面都有一定的限制。


        

“我看晚娘这银钗配不上你的姿容,我打根金钗给你如何?”狐狸诱惑地许以重利。


        

“这……”晚娘在心中开始盘算着得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