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八章 墨阳出谋 狐狸真“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我有办法让五娘的节目更新颖呢?”墨阳的目光定在了楼下大厅舞台上正翩翩起舞的那道秀丽身姿上。


        

晚娘闻言腾地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小郎君。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为夜宴的事情心烦意乱,如果眼前这个郎君真的能帮五娘想出新鲜的主意,那带上他们两个进到齐王府一观那又如何。


        

反正他们估计也就是想见识见识世面、结识一下贵人,好方便以后做生意。


        

齐王府那些权贵、贵人聚集的地方,他们也无法靠近……


        

想来带他们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如此当然好,晚娘承情。”晚娘想通了,身体又靠回了狐狸的怀里,娇声道,“郎君,那奴家的金钗?”


        

“买……”狐狸闻言心头狂喜,一口答应了下来。


        

“不知道郎君有什么好主意?”晚娘还是没有吐口答应带上墨阳他们,转而打探道。


        

“之前和清蜉在各地走贩时,倒是有一个节目很是精彩让我记忆犹新,而齐地又恰好没有。”墨阳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姿势。


        

“可郎君你不是说你在此之前从未进过青楼楚馆吗?”晚娘狐疑地眨了眨眼。


        

“曾经在一豪富家中见过一次,那种震撼令我至今难忘。”墨阳仰起了头,露出怀念的神色。


        

墨阳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腿。


        

虽然他的这种坐姿并不正式,没有正襟危坐。


        

但是这种将双腿从身下抽出来,在身前盘成一团的胡坐,对于墨阳这个骨子里并不是个真古人的现代人来说,也着实难受。


        

但是这种盘腿打坐对于狐狸他们而言,已经是一种比较轻松舒适的姿态了,这样在坐踏上坐几个时辰,对他们来说压力不大。


        

可是现在这样交谈了一会儿,墨阳的尊臀已经硌疼了,腰也酸软了,整个人止不住地往下萎。


        

墨阳这种情态被急于得到答案的晚娘看在眼里,她连忙拍手叫伙计送上几个“赁几”上来。


        

之前为墨阳他们引路的那个伙计便送上来三个像小板凳似的木制品,上面窄窄的一条木板,下面三条腿,它呈半圆弧形正好能围住墨阳的腰。


        

伙计将这东西放在墨阳他们的座榻上,不过是放在他们的身前。


        

狐狸往前一趴,手臂搁上去,全身重量都引在这种赁几上。


        

墨阳有样学样,顿时吐了口气——哎呀,真是舒服。


        

“郎君方才说的节目是何等情况?”晚娘主动凑过去给墨阳倒酒。


        

“鼓上舞。”墨阳的手指在食案上敲了敲,“准备一面雕花大鼓,让五娘站在这大鼓之上翩然而舞,柔中带刚地跟随鼓点甩着长长的水袖,展示自己的优美身姿。这种舞蹈极具观赏价值,而且气势磅礴、汹涌浩荡,仿佛千军万马尽在眼前。”


        

墨阳前世倒是没少看这样的舞蹈,因为鼓有提振气势、振奋人心之意,所以鼓上舞常被用于各大企业开业或乔迁的仪式上。


        

如此一来,既能体现出企业团结向上的信心,也能表达出企业能快速发展的决心,寓意深厚。


        

晚娘闭上了双眸思索,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微微颤动。


        

“我曾听闻古时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能够在掌中翩翩起舞。


        

据说太监两专手并拢属前伸,掌心朝上,赵飞燕就站在其手掌之上,在极小的面积上作出各种舞蹈动作,扬袖飘舞,宛若飞燕。


        

而汉成帝还专为她造了一个水晶盘,叫两个宫女托住水晶盘,赵飞燕在盘上如蜻蜓点水随风飘逸翩翩起舞旋转如飞,就象仙女在万里长空中迎风而舞一样优美自如。


        

郎君这主意真妙,掌上舞现在没人能做到了,但现在换成鼓上舞,估计大家也会觉得新奇。”


        

晚娘双目间波光流转,面上笑意盈盈。


        

“不过这鼓必然要够大、最好用好皮来蒙鼓,这样才足够结实。


        

我这就让人去购买大鼓。除此之外,衣服的定制、五娘调整才艺都需要时间,两位郎君且自行享乐,晚娘需要先去安排。


        

届时两位郎君如果不嫌弃,倒是可以帮忙搬动下这大鼓到齐王府,一起见证五娘的精彩展示。”


        

墨阳和狐狸对视了一眼,见对方的面上都带着喜色——这事成了。


        

一直闹到了午夜过后,大厅中才恢复了安静,客人和娘子们各自回到房间内休憩。


        

墨阳和狐狸走出去时,这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雪来。


        

雪不甚大,零零星星地飘落着。尚能看到月亮在几片冻云中露着头,地面如白霜般铺了薄薄的一层,反着惨淡的光,一脚踩上去便是一个黑窟窿。


        

“这天气,看起来不大适合行动。”墨阳蹙起眉头。


        

他可不愿意耽误时间,毕竟时间一长,谁也说不定事情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更何况凶手这样嚣张,每多延迟一天,就有可能会有无辜的孩童遭到黑手。


        

“我们先去,看上去这雪会越下越大的,那就会遮掩住我们的痕迹。”狐狸抬着头看了一会儿,肯定地断言。


        

刚刚喝了酒,腹内还很饱,夜里更为寒冷的气温便也没有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困扰,他们快速地向着破庙的方向行进。


        

“一会如果在庙里直接动手,恐怕要费上一番功夫。”墨阳边走边琢磨着。


        

“闹大了对我们可没有好处,谁知道王霸有没有在这群流民中安插眼线。”狐狸搓了搓脸,“这时节,随便给些食物,就能让这些吃不饱肚子的家伙唯命是从。”


        

“悄悄打晕,然后将他带走。”墨阳的目光开始在四处寻觅是否有合适长度的木棍,他的思维已经转到了人体脖颈处脆弱的部位上。


        

“我手上还有一些迷药。”狐狸摸了摸下巴,“把他药倒再打晕,免得他半路醒过来。”


        

墨阳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子哽住了,他对狐狸比划了一个大拇指:“你真‘刑’。”


        

狐狸当然不懂墨阳的现代网络流行语,他嘿嘿笑着:“尚可,尚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