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二十九章 双管齐下 夜审雷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气果然如狐狸所断言的那样,雪越下越大,到后来抱了团地往下落,将他们两个的脚印都遮掩住。


        

漫天里飞着白梅般的雪花,密密层层的,一直沿到远方沉沉的暗夜里。


        

却无风,只听雪落沙沙的声音和匆忙的脚步踩到雪上发出的嘎吱声。


        

这个时辰,破庙已是一片漆黑,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张着大嘴的巨兽,渴求吞噬一切美好。


        

两人蹑手蹑脚地进入正殿,负责守夜的流民靠在柱子上,头一点一点的正打着瞌睡。


        

虽然雷安已经布置了要他们守夜,要求他们在夜里警醒一些,并且及时添加柴火。


        

但是对于这些值守的流民而言,长夜漫漫靠着火堆,望着跳跃起伏的火苗,很容易就犯困。


        

更何况在他们的心里,这破庙实在没有什么好看守的。


        

不过墨阳他们进门的声音还是惊动了这位守夜的流民,他半梦半醒间抬头,揉了揉眼睛,见到是熟悉的墨阳,便没再吭声,缩回了原位。


        

他没有留意到的是,墨阳和狐狸没有去属于他的偏殿,而是悄悄转向了后院本属于僧人休息现在被王霸占据的僧房。


        

这僧房原本十分破败,窗户上的窗纸也是破破烂烂,但是在雷安入住之后,他命令手下用能够找到的材料大概修了修,避免风从中透入,此刻倒是方便了墨阳他们施放迷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按照他们一开始所想,狐狸在窗户上捅开一处破口,从袖子里掏出一根杆子,将其一头对向窗内。


        

他的嘴叼住了另一侧,两腮鼓起,轻轻地一吹,青白色的烟雾便袅袅挪挪地飞进入了室内。


        

“成了吗?”墨阳用蚊子般大小的声音悄然询问。


        

狐狸搔了搔头,比比划划地道:“我也是第一次用,并不清楚。”


        

墨阳冲着他伸出手又比划了两下:“那你再吹一点,多吹一点。”


        

狐狸倒是没反驳,继续鼓着腮帮子认命地往里面吹气,而墨阳的目光开始在周围寻摸趁手的棍子。


        

狐狸吹得腮帮都僵了,可是墨阳依然没有找到趁手的工具,他咬咬牙挥了挥拳头,“走,我们进去。”


        

狐狸一把拉住了墨阳,对他示意捂住口鼻,否则他们两个也会被室内那已经很是浓郁的迷烟撂倒。


        

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却见雷安躺在榻上,睡得正酣。


        

不知道是因为迷烟的作用还是他本身就睡得香,雷安压根就没有感觉到已经有人潜入了他的房间。


        

虽然对方此时看上去人事不知,但是保险起见,狐狸抬手就想朝着对方的后脖颈打去。


        

但他举起的手臂却被墨阳一把拦了下来。


        

狐狸疑惑地冲着墨阳挑眉:“你对他发善心?打一下不会有问题的,最多脖子疼几天。”


        

墨阳却直接朝着房间一张破旧的案台走去,那案台已经半塌,掉下来的桌子腿被王霸用来压住了一个布口袋。


        

墨阳拎起这个儿童小臂粗细的桌子腿,目光在雷安的后脖颈转悠了一圈。


        

他很是果断地直接一挥手,重重地打在了雷安的侧边脖子。


        

雷安的头在这股重力的击打下歪到了一边。


        

“他和你有私仇?”狐狸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墨阳耸了耸肩:“我只是更擅长使用兵器。”


        

随即,他和狐狸将雷安架了起来,这家伙就像是一滩软泥任由施为。


        

他们两个带着这雷安颇为费力地从后院溜了出去。


        

“带去哪?”狐狸看着四周一片雪白,有些茫然。


        

此时离开破庙的遮挡,一股寒气逼过来,让他们的身子一凛。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月亮从云中穿出,如一只诡异的眼睛,夜幕倒映着雪色,发出令人心疑的光,眼前景物全都裹上了银装,白茫茫一片,再看不到别的颜色。


        

“不用太远,不会惊动庙里的人就好。”墨阳抿了抿唇。


        

雷安的身体在雪地上拖出了一条很深的痕迹,他拖在地上的两条裤腿都沾满了积雪。


        

“差不多了,这里是坟山,几乎不会有人到这里。”墨阳吐了口气。


        

远处一个一个的小山包似乎也在冷冷地凝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风声在这夜色里就像是鬼怪在呜咽啼哭。


        

“得把他弄醒。”狐狸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雷安。


        

墨阳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么折腾都没把这家伙弄醒,狐狸那迷香效果还真不错。


        

他俯下身,揉出一个雪球,在这雷安的脸上狠狠一拍。


        

雷安一个激灵,整个人被脸上突如其来的冰冷给惊醒了。


        

“狗日的,是谁干的,是谁,没有看到我在睡觉吗?”迷迷糊糊地他破口大骂。


        

不过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破庙的房间里面了,而是在一个僻静的......坟山。


        

他抬手捂住了自己左边的脖子,感觉这个部位特别的疼,就像是被马车碾过去一样。


        

一抬头,在自己上方两道直挺挺的阴影将自己笼罩,他顿时觉得瘆得慌。


        

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人是墨阳,他暗自松了口气,可是转而就看到对方的手里正握着那把令人心悸的大剪刀。


        

对方将自己弄到这样一个偏僻又寂静的地方来,显然是不怀好意。


        

雷安此时吓得心里直打鼓,而且身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点力气都没有,软得似乎一步也走不动。


        

墨阳见他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两腮的肉直跳个不停,也懒得对他多说,直接威胁到:“雷大当家的,这等偏僻之处,你应当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这岁月,死个把人可不算什么大事。”狐狸也配合着,故意阴阳怪气地说。


        

“所以,雷大当家的识相点,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如实告诉我。”墨阳的剪子故意冲着他当空剪了剪。


        

剪刀发出碰撞摩擦的金属声,声音很是刺耳。


        

“说谎的后果你承担不起。”狐狸龇了龇牙,配上那颇为尖的下巴在夜里看上去恰似要吃人的精怪。


        

那雷安连连点头,意思自己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雷安,除了破庙里的人,你今天见了什么人?”墨阳眯起了眼睛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