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章 夜审雷安 内情惊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回、回……回郎君,我今天见了很多人,能给点提示吗?”雷安咽了口口水,心里直打鼓。


        

“不用回了,你直接说吧。”墨阳故意打了个哈欠,“不然现在这个时辰就是你的吉时。”


        

雷安使劲地定了定神。总算是舌头利落了,他回道:“今天一天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和我相见,只除了一件事


        

——上午的时候我见到了仁和车行的管事王霸。”


        

“他来作甚?”狐狸冷冷地问。


        

“只是因为我们帮他做的一件事,他要付出酬劳给我们。”雷安沉思了一会儿便如实说道。


        

“你帮他做了什么事?”墨阳赶忙追问,目光在雷安的脸上打转,不放过对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虽然雷安有些踟蹰,但是一来他并没有答应王霸要为他保守秘密。二来自己的性命安全已经受到了威胁,在这个时候撒谎,可真的不是一件好主意。


        

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掌握到什么信息了呢,这个问题或许只是试探。


        

想得透彻,雷安便如实回答道:“这王霸让我们去冲击他的一个对头的车架,最好让对方无法再登上马车。”


        

蓦地,墨阳的脑海里转悠出了苏闯的模样,这几天可没看到三爷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对头…什么样的人?”墨阳上前了一步。


        

“这……”雷安看着对方手里那泛着寒光的剪刀,不敢怠慢,大脑快速地转动回忆,“说实在的,我也很诧异,那人的气度很是不凡,随身还带着两个护卫,实在不像是王霸这种层次的人的对头。”


        

“你们都不问问是谁就敢去冲击?”狐狸冷哼了一声。


        

“在现在这个年月,有的赚就不错了。”雷安苦笑道,“再者,知道的越多,顾虑就越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有听到他们彼此间的称呼吗?”墨阳追问。


        

“当时情形很乱,大家乌拉拉地涌上去一顿呼喊。”雷安的粗眉毛拧得死死的,“不过,我似乎听到那个气度不凡的人喊他其中一个年轻护卫的名字……那名字……”


        

“叫什么?”狐狸急得催促道。


        

“好像是叫……”雷安憋得脸都紫了。


        

墨阳和狐狸屏住气息看着他,恨不得给他的脑子装个轮子给他推得飞快。


        

“叫做景春。”雷安一拍巴掌,“我当时还笑话这名字娘里娘气的。”


        

“是李大人的护卫。”狐狸扭头对墨阳紧张地说道,“据我所知,李大人出京时,陛下赐给他两个护卫,分别是岁光和景春。”


        

“这王霸让雷安他们冲击钦差的车架……”墨阳在雪地上踱起步,踩得积雪吱嘎作响。


        

他想起狐狸所说的钦差被困一事。


        

“他后来还有联络过让你们冲击车架的事情吗?”墨阳追问道。


        

“这倒是没有再大规模地举行过。”雷安晃了晃脑袋,“不过我们有轮流安排人在街道上巡查,只要再看到他们就要纠缠,总之不能让他们自由行动。”


        

“这就是了。”墨阳将剪刀收回了袖笼里,“李大人他们之所以选择光明正大地宣布自己的身份,看来缘故就在于此了。”


        

“这些狗鼠辈,正经坏了正事。”狐狸呸了一声,他恨恨地盯着雷安,目光中不怀好意。


        

“好汉饶命,好汉……”雷安显然看出来狐狸的杀机。


        

雷安这种人,对别人特别狠,但是轮到自己,却软了骨头。


        

此时的他浑身酸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在这种情况下,他果断选择了认怂。


        

“今晚这事你烂到肚子里。实话告诉你,你冲撞的乃是当今圣上钦点的钦差李大人。而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上报给了朝廷。”墨阳摸了摸下巴。


        

“你一介草民,和朝廷对抗是没有好下场的。接下来你一切如常,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一旦消息走露,你非但要接受朝廷的制裁,我还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死两难。”


        

说着,墨阳的目光扫向对方的下身。


        

“墨爷放心,我雷安要是敢说出去,就断子绝孙,不得好死。”雷安一个激灵,立即表态。


        

他的语气真得不能再真,毕竟他可绝不会忘记,眼前这个家伙可是专门朝人的命根子使劲的。


        

更何况,自己当初之所以敢于接下王霸提供的任务,不过是觉得那王霸就是个车行的普通管事,再怎么样,他的对头的地位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却不曾想,这市井儿竟然狗胆包天,胆敢指使自己等人去冲击钦差。


        

钦差奉旨办公,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啊。


        

而且给自己十个胆子也不敢和朝廷作对,既然眼前这两位说能代表朝廷,那不论这事是真是假,自己只能选择相信。


        

怎么想雷安都觉得自己就吃这么个哑巴亏,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墨阳对着雷安缓缓点头,稍稍思忖了一会。


        

“先把他绑起来。”墨阳心里有了成算,对狐狸说道。


        

“算你小子走运。”狐狸对着雷安冷哼了一声。


        

“这……墨爷,我保证不会说,饶命,饶命啊!”雷安慌了,这冰天雪地的,哪怕他们不杀自己,但要是他们把自己绑起来,就扔在这里也会被冻死或者被野兽咬死。


        

“想什么呢?没有要你的命的意思,老实儿的。”墨阳乐了,“只是堵住嘴巴送回破庙藏起来,小声点,惊动了旁人,小心你的命。”


        

雷安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不敢出声。


        

墨阳将之前狐狸脱下来给自己的外袍扯下来,刺啦一声撕成了条状,拧在一起,然后和狐狸一起给雷安五花大绑。


        

那外袍的袖子就堵在了雷安的嘴里。


        

沿着原路将这家伙送回了破庙的僧房里,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人。


        

“再赏他一点迷香吧,这样就没那么痛苦。”墨阳将雷安的脸掰正,让它朝着墙壁。


        

又将床上的被子盖到了五花大绑的雷安身上。


        

狐狸再次掏出了他那藏在怀里的迷烟,将那烟管的一头对准了雷安的鼻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