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一章 筹谋后续 灾情扩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样更精准一些,或许可以节约一点。”狐狸嘿嘿一笑。


        

他点燃了烟杆,蹿出的火苗差点烧到了雷安的鼻毛。


        

狐狸鼓起了腮帮,开始吹起,丝丝缕缕的迷烟便顺着雷安的鼻孔钻了进去。


        

没过多久,就听到雷安颇为有节奏的呼吸声,这家伙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狐狸收手后看向墨阳,墨阳对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这家伙说的话能信吗…”墨阳再看向这雷安时,目光里带着狐疑,“他只是个地痞,能信守诺言不乱说出去吗?”


        

狐狸立刻就明白了墨阳话里的意思,他明白墨阳是不放心这雷安,存了想要把他直接解决的心思。


        

“先留他下来。”狐狸的眼睛眯成了两道弯月牙,“虽然我这边又朝廷在齐地留下来的暗门的联系方式可以帮忙看管,但是如果雷安今天刚刚见了王霸,转过头就失踪,那王霸肯定会心生怀疑,觉得暴露了。”


        

狐狸为了破案,直接作出了这个对他们自身安危稍显有些鲁莽的决定。


        

狐狸还有暗门的联系方式,这让墨阳有些意外,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沉默地摸了摸下巴,便重重地点了点头。


        

正如狐狸所说,为了不打草惊蛇,必须放掉雷安让王霸觉得没有什么异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狐狸低声询问。


        

墨阳看了一眼在床上昏睡的王霸,再次确定对方的的确确真正的进入了不省人事的状态中。


        

他也低声道:“接下来我们就全力以赴探查王霸的动向行踪。”


        

“怎么做?”狐狸认可地点头。


        

“这车行可不必这个破庙,不仅有车夫在夜晚巡视,大掌柜的还聘请了许多专业的巡逻力量。”墨阳眼眸低垂,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剪刀,“想要依靠潜入和迷烟对付王霸并不靠谱。


        

且不说潜入并成功迷倒他的可能性,我们也没办法将王霸从放守严密的车行带出去。


        

再进一步讲,就算是审讯出来结果,那就地杀掉他、而且只杀他一个人,目标这样精确,也同样会暴露是内部人干的。


        

但是又不能为了避免暴露这一点,就大闹一番伪装成无差别行凶,毕竟车行的人实在太多了,就先姑且都算是有罪的,他和狐狸两人可也没这等本事……


        

我们只能潜伏下来,暗中研究这王霸每天的行为轨迹,再找机会。”


        

“好,我明白了。”狐狸将之前绑住雷安的那些布条又从雷安身上解下来,收回了自己的怀里,“你在车行里暗中观察他,他在外面的行踪就交给我。”


        

两人初步商议后,便离开了这僧房。


        

推门而出,一股寒风卷着雪片立即扑面而来,激得墨阳倒噎了一口气。


        

房顶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倒显得天十分的光亮。


        

“看这天色,距离宵禁结束应该没多少时间了,我这就回去。”狐狸望了望天空,琢磨道。


        

“好,我送你出去。”墨阳打头,两个人拥雪而行,径直向破庙外走去,只觉得雪花迷离,天地浑茫。


        

片片白羽无休止地落着,掩盖了墨阳和狐狸行走的痕迹。


        

“这也不错,这个天气那些武侯们可不愿意出来。”狐狸的语气颇有苦中作乐的意思。


        

“在这个时辰愿意在夜色中行走的,要么有急事,要么就是一些不法之徒。这些武侯们都有自己的家小,当然不愿意拼命。”墨阳裹了裹自己的外衣。


        

狐狸还想说着什么,一阵风裹着雪片迎面扑来,激得他浑身一个寒颤,他定了定神。


        

“现在我们唯一能拿得出的证据就是人证,这个雷安可以充分地证明仁和车行和失踪案有着莫大的联系。”狐狸呼噜着抹开脸上的雪,“就是不知道这个王霸和这件事到底牵扯有多深。”


        

“不要小瞧这个车行,小小地方水很深,从他们有本事聘请很多厉害的巡逻力量就可以窥见一二。”墨阳摇了摇头。


        

咚咚咚,悠远的晨钟次第响起,连成一片,叫醒了这座城池。


        

“就送到这里吧,你快回去休息一下。”狐狸止住了墨阳前进的步伐。


        

“这案子也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办成的。”墨阳顿了顿,拍了拍狐狸的肩膀,“别想着这就去盯着王霸了,他那个人可不像是会早起的。先休息,注意自己的身体要紧。”


        

墨阳自己本身也没有想着直接去车行,他平日里可都不是这个点过去,异常的行为肯定会引起别人的好奇,而潜伏就是要让自己沉下来,最好做个不惹人注目的尘埃,混入其中,默默查探消息。


        

更何况,这蓉儿如果认为自己也失去了联系,恐怕这小姑娘会做出鲁莽冲动的决定。


        

看着狐狸的身影在越下越是暴烈的风雪之中失去了踪迹,墨阳反身向破庙赶去。


        

他的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这样酷寒的天气,那些本就失去了家园的流民恐怕更加难以生存。


        

处于这样的境地,那些本就弱势的男童很有可能会遭受到出卖,甚至——易子而食。


        

天色愈发光亮,虽然休息的时间很短,但墨阳醒来时却格外精神,原因无他,实在是太冷了。


        

将双手都收进了袖笼里,在去往车行的路上,墨阳的心情愈发沉重。在那些商户的门窗附近、城墙根,又挤满了流民。


        

显然他们简单搭建的那些棚户已经被暴雪压塌了,灾民的哭声一路不绝于耳。


        

大街上的积雪都没有人清扫,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出门,都是紧锁门窗,担心自己家中被流民所抢。


        

过了鹤坊桥,仁和车行这边倒是一派热闹景象,车行门前竟然又许多衣着尚可的百姓排起了队。


        

墨阳踏入车行,二福看到他,在柜台后对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墨阳眼睛闪了下,就径直过去。


        

“墨郎君,你可来了,今天一大早,就有一个姓周的客官派人过来找你,说是之前答应你的事情又着落了,让你尽快去他家里找他。”二福搓了搓自己冻得发红的手。


        

“谢了,看来我上午要稍稍告假一会了。”墨阳状似好奇地问,“怎么今早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