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二章 车行爆火 租赁民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涌入的流民越来越多,谁敢保证这些家伙不会狗急跳墙。”二福的下巴向外面昂了昂,“再者这大雪天的路也不好走,有车行的马车代步,车夫保护,这就安全了许多。何况这城市眼见着就要乱起来了,有资源的都打算搬走,这也需要租赁马车帮忙搬运行李。”


        

“这粮食和炭火干柴估计都要涨价,那些该死的市井奴。”二福有些犯愁,“王霸爷今早将那些炭火都收走了,三爷想制止他却没成功,王霸爷说车行男人多,阳气重,不怕晦气。”


        

对方有些沮丧地垂下头,墨阳明白二福是因为自己不能再薅免费的炭火回家而难受。


        

“这么多客人,车夫肯定不够,不知道三爷能不能给我假。”墨阳也故作犯愁地叹口气。


        

“短时间应该没问题,只要不被王霸爷知道,三爷还是很好说话的。”二福摸摸自己没吃大食干瘪的肚子,有些心不在焉地出主意,“要不你先拉一个活,然后回来的时候就绕路过去,这么多车夫被派出去,哪里有谁会故意查你的行踪,只要不被撞个正着就没事。”


        

“生意这么忙,和往日大不相同,三爷和王霸爷他们也要出去拉客吗?”墨阳又凑近了一些低声问,“我别和他们撞在一起。”


        

“这没事,”二福大咧咧地保证,“像三爷和王霸爷这样的大管事,其实他们很少接活的,就算是接活,也是给那些贵人赶车,去的地方要么是商业街、要么是粉红楼子那些秦楼楚馆,哪里会和你们的路线重合呢。”


        

柜台另一边传来了催促二福的声音,二福应了一声,转头说道:“那周客官家在什么地方,我给你排个近一些的。”


        

墨阳连忙报上位置,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被油纸包着的毕罗,这是蓉儿今早担心他白天吃不饱塞给他的。


        

“垫下肚子,不过是咸菜馅的,多喝点水。”墨阳低声道。


        

二福心头一热,连忙道谢,这墨郎君果然是良善人,这是注意到了自己饿着肚子。


        

他小心地撕下一块塞进了嘴里,而后就连忙询问客人的诉求。


        

二福的效率很快,现在客人数量很多,可来不及逐个向三爷报告再分配任务,因此这些普通客户的需求,二福这几个负责柜台的伙计就得到了比平时大得多的权限,可以直接进行分配。


        

而和二福关系处得很好的墨阳得到的任务便仅仅是护送一户平民的家眷回城内的娘家,这些人打算住在一起报团取暖了。


        

架着马车的墨阳在出门时不懂声色地观察了下四周,并没有看到狐狸的行踪,看起来这家伙将自己隐藏得很好。


        

墨阳的任务倒是不难,那户人家已经早早的就将行李准备好,就等着马车过来了。


        

而且一路上生怕出现什么问题,被灾民们抢劫了自己家随身携带的钱财。这家的主人一个劲儿的催促墨阳快点。


        

顺顺顺利完成任务的墨阳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跟着神经紧绷了,便调转车头向周客官的家中走去。


        

天气寒冷,布料非常宝贵,周客官家中便只在大门上挂了块白布,让人们都知道家中有人去世。


        

墨阳对门人报上来意,很快周客官就走了出来。


        

这人的头发花白了许多,看来这大郎虽然不是正妻所出,但对于这周客官而言确是非常爱重的子嗣。


        

“客官好久不见,”墨阳对着周客官拱了拱手。


        

周客官连忙回礼,他也无心多闲聊几句,便直接进入了正题。


        

“我那姓孙的街坊,已经搬迁离开齐地,听了你的事,他家的房屋便委托我帮忙租赁出去。”周客官向着街道另一侧不远处指了指,“我带你过去看看,价格方面倒是好说话,唯独就是希望郎君能爱惜家中器物,帮忙照看宅院,莫要被灾民损毁。”


        

“这是自然,墨某绝不是肆意破坏他人财物的小人。”墨阳连忙承诺。


        

天气这样寒冷,破庙又是最容易聚集匪徒流氓的地方,既然雷安那里已经拿到了线索,便也不必在那里让蓉儿熬着,还不如换个环境。


        

这孙街坊家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占地面积换算成墨阳的现代也不过就一百三四十平方米。


        

这个时代的民居,格局相差不大,都以四合院为主。


        

不过和墨阳在现代去北京游玩时,看到的那些明清时期的四合院不大一样。


        

明清以来的四合院比较方正,而这个时代的四合院都比较狭长,有一条中轴线左右对称。包括大门、前厅、中堂,后院和正寝。而且两边各有一处廊屋。


        

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让墨阳特别高兴的是,这里还设置了一个旱厕。


        

虽然它没有屋顶,但是有围墙,一面有门,蹲坑前放置了长条瓦片,以免污物外溅。


        

蹲坑正对墙上有方形孔,墨阳推测是为了上厕所的人能看到外面,如发现其他人想要进入厕所时,厕所里的人就会发声阻止。


        

毕竟在破庙里没有设置厕所,那些流民随时随地排便,毫无忌惮……导致那附近满街粪秽,臭不可闻。


        

而在房间内,主人家平时常用的一些如箱子、柜子、台、几等等之类的家具也都没有被搬走。


        

这就大大方便了墨阳这样的租户,抱上被褥,带蓉儿直接入住就可以了。


        

签署了租赁合同,将押金和赁钱都交给了周客官,墨阳再次拱手道谢。


        

“倒是不必客气,郎君之前也帮了周某大忙。”周客官憔悴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今日车行还忙,等搬好家之后,我带家中孩子再登门拜访感谢。”墨阳诚挚地说道。


        

“那感情好。”周客官又不放心地嘱咐了几句,“这流民日益增加,城里的治安肯定大不如以往,你不在家的时候可以把孩子送到我那里去,这样你不必担心孩子,我家娘子有人陪同也能开怀些。。”


        

这是好意,墨阳没有推辞,将门锁好后,把钥匙揣在怀里,架着黄瘦马再度返回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