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三章 王霸乌龟 墨阳求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回到车行,在安顿了黄瘦马之后,墨阳先去地字号领取了自己的食物,这昼食供应的是汤饼,这食物倒是不能带走。


        

这东西此时倒是受到了车夫们的欢迎。


        

毕竟在这样严寒的天气,尤其又在外面被冷风吹了那么久的情况下,啼哩吐噜吃上一大碗热汤饼,这真是莫大的享受。


        

只是这样一来,这些管事级别的车夫也没办法将食物带回去给家里人吃了。


        

为此倒是有些人宁愿晚点吃,也将自己的儿郎带过来,你一口我一口地分着吃。


        

地字号也不再像是往日那样宁静,充斥着各种聊天的声音。


        

“真是羡慕那些能在天字号吃饭的大管事们,听说大掌柜的开恩,允许他们每个人带三个家眷去就餐,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这能为家里节约多少嚼用啊!”


        

抱着自己的碗,墨阳听到这议论声,默默地在这附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慢条斯理地享用自己的汤饼。


        

“三爷没有带家眷过来,真是浪费名额。”墨阳曾经看到过的一个小管事叹息道。


        

“你那么受王霸爷重视,和他求个情,估计在刘大厨这里多拿几份份例不成问题。”一旁的同伴怂恿着。


        

“害~这哪能成!”这管事可不笨,立刻回道,“王霸爷可不会为我破例,他自个儿本人那么受大掌柜的重视,都还守规矩,只带了大郎、妻子和老夫人三个人到天字号吃饭,其他家人都没带呢。”


        

“那是,那是。”那同伴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尖锐,连忙附和。


        

在这几个管事的八卦中,墨阳也得到了一些关于王霸的消息。


        

这王霸虽然已有家室,但是最近这段日子,因为城内不太平,他带着妻儿老小都住在了车行之中。


        

不仅仅是王霸如此,其他地位比较高的管事也都选择了这样操作,毕竟大掌柜的雇佣那么多的巡逻力量,看起来还是十分让人安心。


        

墨阳有些没滋没味地咀嚼着汤饼,心中暗暗有些犯愁,这家伙是管事很少接活就罢了,接的还是那些接待贵人的,途径路线都是热闹繁华之地,街面上人来人往到处都是人,根本不好动手。


        

而他既然居住在车行之中,就连趁着他上下班回家路上偷袭都成了奢望。


        

而他自己即便自由活动的时候,即便他有可能走到人很少的地段,但这家伙又非常小心,总是带着几个练过几手的跟班,根本不会单独出门。


        

而即便是在野外跟到他,他随身带着那么多的手下,迷烟也失去了作用,真是非常棘手。


        

这家伙一下子给自己整成了个刺猬,根本不好下手。


        

墨阳端起碗,将剩下的面汤一股气地灌到了肚子里。


        

他决定去和狐狸见面,好好商议一下该如何行事。


        

等墨阳抵达他们初遇的那个巷子时,狐狸已经佝偻着身体,双手拢在袖子里冻得直蹦跶。


        

“走,我们去晚娘那里说,这鬼天气,要冻死个人!”狐狸的面颊冻得通红一片。


        

“去破庙。”墨阳将自己那串钥匙掏出来在狐狸面前晃了晃,“让蓉儿给你弄点热乎的,垫下肚子,然后帮我搬家。”


        

“呵!老大总说我性子跳脱,爱享乐。”狐狸故意挑眉,“真该让他过来看看你,小子在这齐地都安宅置地、快要金屋藏娇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租的房子。”墨阳捶了对方一拳,“蓉儿是我雇佣的一个挺可怜的小姑娘,抚养她长大的老爷子和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都失踪了,现在形式这么危险,将她继续留在破庙那里不太好。”


        

这俩人大步向着破庙的方向前进,边走边聊。


        

“这王霸处事真和他的名字相似。”狐狸忿然道,“我在外面冻了一天,一直盯着这车行,这家伙就跟个乌龟似的一天都没出过门。”


        

墨阳将自己在车行听来的消息都告诉给了狐狸,这让狐狸也有些为难。


        

“这家伙绝对属乌龟的,这难以下手啊!”狐狸恨恨地踢开了一块石头。


        

“只能硬上。”墨阳重重呼了口气,下了决心,“守着,趁他去到偏僻地方的时候,硬上。”


        

“就我们两个人……”狐狸语气有些不自信地问,“别再把我们自己赔进去。”


        

“当然不能就这么硬来,我们得做点准备。”墨阳目光坚定地望着前路,“你能不能帮我找个门路搞些武器?”


        

“当然可以,你需要什么样子的武器?”狐狸爽快地答应下来。


        

墨阳张开手臂比划着:“我需要一把细长一些的剑和一把长度长一些的匕首,但不要短剑,剑格都需要做长一点。”


        

实际上,从长度、重量、剑身形状、护手形状等等方面来考量,墨阳所熟悉的迅捷剑和唐朝剑客的佩剑都不相同。


        

只是现在一来时间上来不及打造新的佩剑,二来在这个小地方能弄到一个长度差不多的剑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迅捷剑本身是对冶金技术有着非常高的要求,普通铁匠可没有办法能够打出来。


        

狐狸诧异得瞥了瞥对方,记忆里他可没有见过墨阳擅长什么兵器,而且剑配长匕首,这是怎么个怪异的搭配。


        

他顿了顿干脆问出口来:“这两个武器要怎么来攻击敌人?”


        

“双手持武器——左手持剑,右手持匕首……这种攻击是以刺为主的。”墨阳摸了摸鼻子简单地回答。


        

这可不太好向对方解释,说起来太麻烦了。


        

狐狸听完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是什么怪异的搭配!他完全没有听过这样的打法。


        

不过他也不去费神思索了,反正到时候并肩作战,他就知道对方这到底是怎样的攻击方式了。


        

“这也不必联系暗门那么麻烦,我们直接去铁匠铺,多给点钱让铁匠连夜打出来。”狐狸搓了搓冻红了的双手。


        

“一般的铁匠打不出我想要的效果,就先弄两把武器用着。”墨阳摇了摇头。


        

这听得狐狸更是茫然,不过他也没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