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四章 长剑匕首 发现转机(诚挚感谢白银盟主大白杨的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狐狸听完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是什么怪异的搭配!他完全没有听过这样的打法。


        

不过他也不去费神思索了,反正到时候并肩作战,他就知道对方这到底是怎样的攻击方式了。


        

“这也不必联系暗门那么麻烦,我们直接去铁匠铺,多给点钱让铁匠连夜打出来。”狐狸搓了搓冻红了的双手。


        

“一般的铁匠打不出我想要的效果,就先弄两把武器用着。”墨阳摇了摇头。


        

这听得狐狸更是茫然,不过他也没再多问。


        

“明天我会仔细留心王霸的踪迹,有消息我就出去找你。”墨阳摸了摸下巴,“如果他白天没动静,那下班后我便伪装起来和你一起盯梢。”


        

“这会不会很引起车行的注意?”狐狸蹙起眉头,“要不我伪装客人,雇佣你的车辆出来做事,这样你就可以脱身了。”


        

“这个行不通。”墨阳摇摇头,“车行现在是前台统一分配任务,你不一定能够分到我。”


        

抵达破庙时,果然发现了庙附近有打斗的痕迹,看来确实有流民觊觎这破庙足以遮风挡雪,想要闯入抢占地盘。


        

推开正门进去,就见那雷安坐在火堆旁边,啃着一大张蒸饼。


        

见到墨阳,他条件反射地就想站起来,却和墨阳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墨阳微微摇了摇头,顿时雷安浑身僵硬地不敢再动弹,保持原样坐在那里。


        

一路走到偏殿,却见那门窗全都关得紧紧的,里面静悄悄一点声音都没有。


        

墨阳轻轻地敲了敲门:“蓉儿我回来了。”


        

门吱嘎一声开了,蓉儿睁着有些泛红的眼睛,高兴道:“墨爷你回来就好了,今天好多人冲击这庙里,不过被雷安他们打出去了。”


        

随即她的目光落在狐狸身上,面露疑惑。


        

“吓到你了蓉儿。”墨阳抬手在小姑娘的头顶揉了揉,“这位是我的朋友,你叫他任郎君就好。”


        

蓉儿立刻双手手指相扣,放至右腰侧,弯腰屈身以示敬意,口中道:“郎君万福。”


        

狐狸也连忙躬身拱手回礼。


        

“蓉儿可有享用昼食?”墨阳询问道。


        

“有的,我吃了点果子。瓦罐里还有些热汤水,墨爷可有吃昼食?”蓉儿乖巧地打开门让他们顺利进入。


        

“我已经吃过了,你帮清蜉盛一份,然后收拾下东西,我租赁了一处民宅,将你安置在那边也能放心一些。”墨阳温和地走到了殿内燃烧的火堆旁,伸出双手烤火,活动着手指。


        

“墨爷好意,本不该辞。”蓉儿咬了下嘴唇,“只是老爷子他们如果回来,会找不到我们的。”


        

“这点不必担心,我会交代雷安,如果见到老爷子,会将我们的信息告诉他的。”墨阳温和地笑道,“你过得安全舒适,一定也是老爷子想要看到的。”


        

蓉儿放下了心中的隐忧愁,而当她见到那个封闭得很好的小宅院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墨爷,你看这房间还有屏风呢,这上面的画多好看啊!”蓉儿喜滋滋地道。


        

“我们今晚先将就一下,明天得去买些米粮、炭火回来。”墨阳也被这种喜悦感染,唇角上翘,他又掏出自己的钱袋塞给蓉儿,“否则这粮价和炭价肯定会上涨得飞快。”


        

“这边安置得差不多了,我就先告辞了。”狐狸擦了擦额头的汗,额头那一绺卷发更是弯曲。


        

“注意安全。”知道对方很可能是要去联系上级,墨阳没有多挽留,“这左边房间就留给你,晚些回来住。”


        

“我在同福客栈交了七日的房租呢,等那里到期再过来。”狐狸也没客气。


        

转身踏入门外的冰天雪地之中。


        

次日一早,墨阳就拿到了他昨晚提出的剑和长匕首。


        

这种唐剑,剑刃宽而长,中有脊,切面为菱形,刃尖作V形,近于直角,其两边与刃锋衔接处不圆而尖。


        

剑格、剑首均作云头形,剑把作六边形。


        

而墨阳惯用的迅捷剑,是一种拥有细长剑身和复杂护手的单手武器。它的重心较所有刀剑都靠后,几乎就在护手的位置,这使得剑手能够轻巧的把剑尖准确的对准目标。


        

不过对于墨阳而言,虽然他之前已经交代过把剑格做得长了一些,但显然铁匠并没有明白他的意图,只是把它做得整体大了一些、让重心靠后了一点,但格挡能力并不能增强多少。


        

所以他握起来挥动了一下,也并不算是特别的顺手,但总比那大剪刀好多了。


        

只是狐狸的眼睛里都是血丝,显然这家伙是连夜办事,根本没有好好休息。


        

直接让已经很是疲惫的狐狸到已经被勤快的蓉儿收拾好的左边房间睡下,墨阳则早早出门,将武器带到了崇德门外枯树林中藏了起来。


        

而当墨阳咬着买来的蒸饼来到车行的时候,发现车行的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


        

不过城里倒是没有男童失踪的消息了,准确来说冻死、饿死、被坍塌的棚子、房子压死的人太多,这种消息都已经让人麻木了。


        

人们更关注地是囤粮、囤柴、囤炭,关注自家人身财产安全。


        

车行里那些大管事们一个个也不再有往日的悠闲,忙碌得团团转。


        

墨阳发现苏闯的眉头比往日蹙得更紧了,而且对方的白头发也更多更明显,形容颇为憔悴。


        

想来要么是近期的繁忙让对方有些吃不消,要么也是在为家庭的生计发愁。


        

墨阳从那些车夫们的八卦中知道,苏闯其实不仅有儿子,还有好几个孙子,但是却为人方正,不肯像王霸那样占车行的便宜。


        

有人说他傻,也有人认为和王霸想必,这显得苏闯品行更好、更值得信赖。


        

托二福的福,墨阳被分到的任务就没有去城外拉尸体这样倒霉的事,也没有需要长时间出门的任务。


        

这一天内倒也能往返车行几趟,只是那王霸基本就龟缩在车行,似乎丝毫没有出去的打算。


        

墨阳耐着性子完成各种任务,直到吃完昼食,回去打理黄瘦马的时候,发现事情有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