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五章 潜形跟踪 枯林接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王霸的三个跟班正在将属于王霸的车厢安在一匹栗色的马匹身上。


        

墨阳心中有些忧虑,王霸这家伙今天带的跟班人数比往日还要多了一个。


        

墨阳加快了自己的速度,给黄瘦马抱上了一大捧草料,便匆匆离开。


        

从车行脱身而出,在车行对面的茶楼里,墨阳看到了狐狸。


        

他故意在茶楼买了些果子,就调头出来。


        

狐狸意识到这是有情况了,也随即结账走人。


        

拐角的巷子里,在狐狸的帮助下,墨阳换上了和流民们一样破烂肮脏的衣衫,将头发弄得蓬乱,并且故意在脸上抹了一些泥和灰,还故意佝偻了背,看上去和那些真正的流民别无二致。


        

他们两个人学着那些流民的样子,缩在商铺的房檐下面,而狐狸弄回来的长剑和长匕首就藏在了捆成了一团的柴火里面。


        

好在没等多久,就看到了王霸的车架从车行行驶出来。


        

两人快速地跟了上去,好在街道上急匆匆行走的行人并不多,这俩人混迹其中倒也并不突兀。


        

只是越往城外去,他们两个就越得小心,毕竟人少了许多。


        

“看这个路线他们是去崇德门外。”墨阳心底推测了一下,他扭头对狐狸道,“咱们不走大路,从小道走近路翻越坊墙穿过去。”


        

这么多天的车夫生涯已经让墨阳对这城池路线相当清楚,他带着狐狸转身拐入小巷,快速奔跑起来。


        

两个人这样急速地奔跑,倒是引来了路人的瞩目,只是一来看是两个成年男子,他们不敢轻易招惹,二来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无暇去理会他人。


        

越是偏僻,他们的行动便越是迅速,借助奔跑的冲击力量两步便翻越了坊墙,出城的大路上几乎不见人影,他们迅速地闪出城,向着枯树林的方向冲过去。


        

墨阳将自己藏在柴火捆里的剑和匕首抽了出来,随即就和狐狸在探查好的枯树林中潜藏埋伏。


        

不错这次探查和以往不同,因为要出手,他们并不太担心暴露,距离得更近一些。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马蹄的声响,王霸那辆马车停到了附近。


        

不过王霸并没有从车上下来,而是依然躲在车厢里面,他带来的三个跟班尽职尽责地守在外面。


        

墨阳和狐狸对视了一眼,默契地没有出手。


        

看王霸这个情形,分明是在等人,他们决定再耐心等一等,看看这家伙这么晚来到这偏僻之地,究竟是在等谁。


        

这样寒冷的天气,以王霸的性格,当然不愿意出来接受冷风吹。


        

车厢外的三个跟班干脆跳下了马车,冻得直搓手搓脚。


        

墨阳和狐狸就没这么好运了,为了避免弄出声响,他们两个躲在树的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好在倒也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一个背着一个大包袱的道士从车架右后方侧面快步而来。


        

他的头上戴着芙蓉玄冠,黄裙绛褐,身上最外面披着黄黑色的帔——帔是披在身上的一块近似矩形的布,可能是后世道士法衣的源头。


        

在帔之下为通裁的大袖氅衣,两侧无开衩。而在此之下为贴身衣物。下身着黄裙搭配同色的长裤。


        

墨阳心底很是诧异,王霸这家伙神神秘秘的,竟然和个道士见面,这总不会是觉得自己平日里亏心事做多了,想求仙问道?


        

车厢的门帘掀开了,王霸从里面笑盈盈地钻出来,蹦到了地上。


        

墨阳从未见过一向倨傲的王霸这样的表情,微微弯着腰,眉眼谦逊了许多。


        

连那脸上的横肉看着都没那么狰狞了。


        

他们交谈了几句,那道士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大包袱递向了王霸。


        

距离虽然很近,但却无法听清他们的交谈。


        

墨阳又不懂得唇语,也分辨不出他们究竟在谈些什么。


        

道士拱了拱手,略微弯腰示意,似乎是在口称无量天尊、


        

而王霸接过了包袱后喜笑颜开,多次躬身表示感谢。


        

道士和车行管事,道士还送给王霸东西。


        

这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们的形迹可疑。


        

墨阳缓缓抽出长剑,看向狐狸,他们准备出手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嘚嗒嘚嗒……只是墨阳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到远处又传来了马车的声音,似乎又有人架着马车在快速靠近。


        

那道士开口说了句什么,转头就要离开这里,看情形是想要避开来人,不愿意与对方见面。


        

但这下一来,原本要出手的墨阳和狐狸也只能继续潜伏,没办法立即动手了。


        

否则开打后,正在赶过来的马车上的人看到这边的争斗,搞不好就直接调头逃跑,那就麻烦了。


        

墨阳对着道士的背影指了指,低声道:“清蜉,你跟上他。”


        

“不行,这边马上就要开始擒拿王霸了,哪怕对面那四个人只是一些车夫,毕竟也是正值壮年的男子,咱们两个人对上王霸四个人我都觉得有些危险不保准。”狐狸摇了摇头,也压低了声音。“现在如果按照你的意思,我去追踪那个道士,留下你一个人对付王霸他们四个,那太危险了。”


        

更何况,现在远处又要额外来人,自己更加不能离开。


        

至于那个道士的身份,一会擒拿下王霸,逼他招供也一样能问出来。


        

那道士走得很快,在不远的地方还被绊了一下,但他似乎一秒都不想停留,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的树林中。


        

那马蹄的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


        

从那马车上跳下来四个看上去颇为健壮的男子,看装束应该不是流民,墨阳在车行也未见过这些面孔,他估计这很可能是除了雷安外,和王霸做交易的其他匪徒。


        

三个双手双腿都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小男孩被从车上推搡着摔了下来,那架势仿佛这几个男童不是人类,而是什么猪狗犬羊似的。


        

墨阳觉得自己胸口燃气的怒火都快要承受不住爆发了,这些男童显然是被他们拐来或者买来的,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人命。


        

这王霸、他的跟班还有来的这几个流氓地痞,他们都和这男童失踪案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