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六章 迅捷攻击 快速清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对方又增加了人手,狐狸的目光凝滞了,身子悄悄往后缩了缩——现在对方的人数可比他们之前预想的要多得多。


        

“我们去追那个道士吧,他的形迹实在太可疑,一旦走脱后续很难再找到他。”狐狸悄声劝道,“反正王霸就在车行,改天再处理他也来得及。”


        

虽然狐狸说得很婉转,但是墨阳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其实很理解狐狸的想法,毕竟对方并不清楚自己的武力值,故此狐狸实际上是很担心自己两个人出去恐怕会全军覆没。


        

但是如果现在一走了之转而去追那个道士,这里被抓的三个小男孩想必就没得救了。


        

“清蜉,我来主攻,你可不必出手太多。因为为了防止有人逃跑,需要请你在一旁紧盯着他们。”墨阳安抚地拍了拍对方肩膀。


        

已经被点燃了怒火的墨阳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家伙,怒火填胸的他对自己之前因为可能要杀人而产生的犹豫消失不见了。


        

只是眼下王霸一个,他带着四个跟班,现在又来了四个匪徒,一共九个人,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部控制住。


        

他的目光在王霸和那两个看上去是匪徒头目的人身上定住,暗下决心,先将他们这种当小头目的抓住或斩杀。


        

墨阳抬起手对身旁的树上指了指:“等下你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狐狸眼睛转了转,瞬间明白了墨阳的意图,重重地点了点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墨阳将手中的长剑和匕首先插在了腰带上,搓了搓手,半蹲下猛地站起来往上一蹿,双手攀住了树干,两只脚交叉提起蹬着树干,如同灵活的猿猴一般飞快地往上爬。


        

爬到了一根比较粗壮能承受得住他的枝干上,调整了下身体的方向,墨阳冲着树下的狐狸打了个手势。


        

狐狸便弓着身体,悄然走到了距离墨阳很远的另外一个方向,而后突兀地发出了如同唱戏一般的怪叫:“啊呀呀呀呀……”


        

王霸和他的跟班、以及那几个匪徒被这怪叫声吸引,惊疑不定地看向了狐狸的方向。


        

就在这时,墨阳手中的长剑抬起,如同一只大鸟从树上骤然跃下,当头就刺向了距离最近的那个跟班。


        

长匕首带着万钧之势,狠狠插入了这家伙脖子脊椎之间的缝隙之中。


        

墨阳袭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个跟班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瞬间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让他心头被疑惑和恐惧填满。


        

他没有办法再保持平衡,“噗”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虽然他不能控制身体,但是那瞬间的疼痛还是让他全身的肌肉神经都在不自觉地颤抖,浑身抽搐着,就像是一条被扔到了岸上濒死的鱼。


        

而半蹲减缓了跳跃重力压迫的墨阳抬起头,杀气腾腾地盯向其他人。


        

王霸他们听到动静回过头来,却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前面有人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嗓子,回过头,这家伙就倒在地上了,还多了一个人……


        

墨阳脚步特别灵活地向前迈出去几步,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继续开始杀人,仅仅是这样一个步伐的改变,就扰乱了王霸他们几个人的位置。


        

但这也让墨阳逼近了一个匪徒,他快如闪电、干脆利落地用自己的长匕首抹断了这个匪徒的脖子,而右手的长剑则顺势捅进了对方的肚子。


        

墨阳抽出长剑时,那鲜血,激箭般“扑”地喷出一丈多远。


        

虽然王霸他们掳走交易男童,罪大恶极,但是从武力值而言,他们还是普通人,身上既没有穿着铠甲,也没有配备制式武器,在如同狼入羊圈的墨阳面前,一时间竟没有抵抗之力。


        

这样势不可挡的架势,使得这些人胆战心寒。


        

那几个匪徒不自觉地脚步往后退,想要距离这个大杀神远一点、再远一点……


        

而王霸的那几个跟班哪里见过这样凶残的景象,得得索索地颤抖,有个人连牙齿都在打颤,只是恐惧之下让他们感觉不到这种反应,甚至忘记了要后退。


        

“上啊,杀了他,他只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跟班身后,终于回过神的王霸大声鼓劲,“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肯定可以干掉他。”


        

他两侧的腮帮都咬得紧紧的,沾染了跟班喷出的血液的面酱看上去似乎都变了形。


        

他的叫声惊醒了这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几个人,那几个跟班恍若大梦初醒般苍白着面颊,顾不上身后的王霸,慌慌张张地四散开来寻找武器。


        

从车架上抽取的木棍、地上的石头、枯落的木枝……


        

和慌张失措的跟班们不同,那四个匪徒互相招呼了一声,便两前两后、彼此打掩护地快速退到了自己的马车边,前面的两个匪徒戒备地盯着墨阳的动作,而后面那两个匪徒则快速地从车底抽出了几把藏好的柴刀和斧头。


        

而王霸的手中也多了一把闪闪发着寒光的匕首。


        

但同时墨阳也没闲着,他快速地移动步伐,跟上了在他左前方视线内的一个跟班。


        

那跟班本想也到马车上去找自己的柴刀,却不想墨阳选择了和他一致的方向移动,并且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三步之遥。


        

他刚从自己马车车厢旁抽出挂好的柴刀,就被赶上来的墨阳用长剑精准地刺入了喉咙,割开了喉管。


        

鲜血从他的喉咙里激射而出,落在了前方的地面上。


        

哐当一声,他刚刚拿到手的柴刀摔落在地上,他费力地抬起手,想要捂住被隔开的喉咙,但手只抬到一半,便随着他的身体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瞪大的惊恐双眼望着头顶的天空,失去了其中的神采。


        

墨阳并没有将注意力持续地关注在他身上,感受到身侧的动静,他灵活地向后跳跃,躲开了一名高高壮壮的匪徒用柴刀的劈砍。


        

他猫着腰,手和剑却伸长了去刺对方的手腕。


        

那匪徒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的手筋便被对方精妙的剑术刺中挑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