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三十九章 潜行回家 门前闹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你可想过你们掳走的这些孩童也有父母家人?”墨阳一剑拍在了对方面颊之上。


        

“小的什么都不清楚啊,这是我第一次同王霸爷……呸,王霸,我第一次陪他出来,哪想到是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这跟班为了表示自己的不屑,还愤愤地真的吐了一口痰到身旁王霸的身上。


        

狐狸恶心得转开了头,没眼看这家伙恶心的模样。


        

“刚刚接头那道士你可认识?”墨阳皱了皱眉头。


        

“小的平时也不信这些,并不认识那道人。”这跟班慌慌忙忙地说,生怕被墨阳认为自己撒谎骗他,“不过能和王霸来往交易,能有什么好人!”


        

“他刚刚给了王霸什么?”墨阳想起那个大包袱。


        

“钱!铜钱!”这个跟班来了精神,“他们交接的时候,我听到了铜钱撞击的声响。”


        

狐狸闻言走到了马车那里,打开了包袱,还伸手在里面掏了掏,确定包袱里除了铜钱没有其他的东西。


        

走过来给了墨阳肯定的答复。


        

墨阳若有所思地点头,走到王霸面前,居高临下地厉声喝问:“和你买这些儿童的就是这道人?”


        

“和我买卖的人多了。”这王霸只此一句便闭嘴不再多说。


        

在他看来,自己只要什么都不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可能死得更快。


        

“那道人到底是谁?”墨阳的长匕首怼在了跪倒的王霸的大腿上。


        

王霸却咬紧了牙关、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墨阳。


        

显然这家伙想要硬撑着,坚决不肯吐口。


        

“我看他们这些贱狗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将他们送到周边的鲁地据点吧。”狐狸不怀好意地眯起了眼睛,“我们在那里有个同僚,特别擅长刑讯。”


        

墨阳认同狐狸的话,专业的事情还得专业的人来做。


        

两个人又再三确认绑紧了几个人,狐狸便掏出了三个麻布团堵在了他们的嘴里,还用长袖子的布将整个嘴巴蒙了起来,在脑后打了个结。


        

随后两人将这王霸、剩下的跟班和匪徒都抬走扔进了车厢。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在车行潜伏,王霸失踪定然会造成震荡。”墨阳对狐狸拱了拱手,“我得赶紧回去露面,尽量制造一直在家中的假象。”


        

墨阳将自己的头发打得更加散乱,脱掉了身上的外袍,从惯常喜欢洋葱式穿法的狐狸身上扒下来一件换上。


        

他又在地上捧着雪,也不畏惧冷,就那样搓了搓自己的手和脸,将皮肤上的血迹清理干净,又混着雪和了些泥巴涂抹面颊。


        

他甚至在地上打了个滚,故意让狐狸这件还有着八成新的衣服沾染了泥浆。


        

快速地翻墙混入了城池之中,他一路上小心地避开了武侯们的巡逻,专门穿那可以更近一些的小巷向自己租住的民宅行进。


        

坊门都已经关闭,墨阳不得不翻墙跃出。


        

但幸运的是,由于最近流民的暴动事件有所增加,坊内的普通百姓几乎家家闭门闭户,即便无意中看到,也不会有人在意一个流民在做什么。


        

更何况,有些家底的人更担心会惹怒这种一无所有的人,给自己带来灾难。


        

墨阳悄然翻墙进入了自家宅院,一回到家里,他就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外袍,用水擦拭了自己的面颊和双手,更换好他平日里惯常喜欢穿的衣服和鞋子,又将头发重新拢了拢,带上一个新的皮璞头,大步走出门去。


        

嘎吱一声,墨阳开门的声音十分明显。


        

“坊门都已关闭,郎君还要出行?”隔壁家的一个大娘出声询问。


        

“天气严寒,我想买些烧酒暖暖身子。”墨阳谦恭地拱手后询问,“大娘可知道我们坊内哪家店铺有烧酒可沽?”


        

“这条巷子走到尽头,拐角向左第三家就是,他家挂着招牌的——张三杂货铺。”那大娘倒是个热心肠,连声叮嘱,“这个时辰出门那可要多加小心,我听说有些乞索儿直接上手抢哩。”


        

“多谢,我定然倍加小心,快去快回。”墨阳再次拱手,便出门西行。


        

墨阳沿着大娘指出的路线前行,却也没有故意大摇大摆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就和那些需要临时出门的普通百姓别无二致,到了坊间的那家杂货铺。


        

幸好是刚刚搬过来,别人对墨阳也不熟悉,看到他也不会在意。


        

墨阳琢磨着之后得养成习惯,每过几天晚上就这么到坊间的杂货铺买点啥回去。


        

顺顺利利地,墨阳拎着一小坛浊酒悠哉悠哉地往回走,他还给蓉儿买了几个果子。


        

宵禁之后,坊内寂静无声,家家户户都闭门,偶有青烟袅袅,也融入了漫天纷飞的雪花之中。


        

次日,墨阳如常前往车行,却见车行正门前,两个老人和一个成年妇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娃娃跪在那里哀嚎。


        

这使得车行的秩序都有些混乱。


        

见到墨阳,二福从看热闹的伙计中悄悄窜出来。


        

墨阳将自己昨晚买的果子塞了一个给他。


        

二福眉开眼笑地从墨阳手中接过果子,揣入了自己怀中:“多谢墨郎君,还惦记着我。”


        

“咱们之间不必客气,那里是怎么回事?”墨阳冲着正在哭天喊地的老幼妇女抬了抬下巴。


        

“我和你说,出大事了。”二福凑近了墨阳,声音又放小了一些,“王霸爷昨天晚上彻夜未归,到现在人也没个踪影,他的家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闹着呢。”


        

这时苏闯从门内走了过来,走到了这哭闹的这行人面前。


        

他俯下身,伸出双臂想要抬起跪在地上的那个老爷子。


        

但这老爷子将袖子往回一扯,收回胳膊,让苏闯抬了个空。


        

老爷子摆手厉声道:“我就要见我儿子,今天上午没个准话,谁也不能让我起来。”


        

“老人家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在车行门口闹事,就算是王霸他回来,见到这个场面也是不会乐意的。”苏闯叹息了一声,“有什么事儿我们进去说,不要在这里闹,倒让外人看了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