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章 掌柜调停 官府介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笑话?你来看我家笑话?我识得你,你素来与我男人不和。老娘告诉你,我压根不在意你的看法。”那四十左右的妇人气吼道,“我男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算他得罪了你犯了罪,也总要有个名头吧。”


        

要不是大掌柜要自己出来安抚,我哪管那王霸死活——苏闯心里暗骂,但面上却没带出来。


        

“娘子这是说哪里的话,没人治王郎君的罪,我们已经报了官,你信不过我苏三,还信不过官府吗?”苏闯弓着身子好声相劝。


        

听闻苏闯说已经报了官,这妇人怔怔地盯了他一时,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


        

“二福、墨郎君,你们快来几个人,将这老爷子和娘子扶起来。”苏闯扭头忙叫。


        

转过头来,他又低声下气地好言相劝:“老爷子、娘子、小郎君。王霸在我们车行也是体面贵重的人,你们不要这样,有什么话我们进去慢慢说。”


        

墨阳和二福他们连同几个苏闯手下的车夫,连扶带掖地撮弄着将他们带进了车行里面,终于避开了人们的视线,让他们坐在了偏厅内的矮榻上。


        

没过多久,外面的嘈杂和吵闹声终于也平息,重新恢复了安静。


        

这里肯定不会留这么多人在这里,不方便谈事情。墨阳眼珠一转,走到了偏厅的茶台附近,开始煮水做茶汤。


        

对于墨阳而言,他觉得这不能够叫做喝茶。


        

首先从制作方式而言,这里可不是泡茶,而是煎茶。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煎茶前得先将水烧开,当水烧开后,即一沸时,可以适当加一点盐巴,调一调味道,再用勺子去一下水上的杂质泡沫等。


        

除了加盐巴,唐代的茶汤,还混合了葱、姜、花椒、大枣、桂皮、橘子皮、薄荷叶等料物,总之与现代的清茶大相庭径。


        

之后再次烧之,而二沸时,先用勺子舀出一瓢水,然后开始往釜中投茶末,接着烧之。


        

等三沸时,再加入二沸时舀出的那瓢水,这样就可以大功告成了,这茶才算是煎好了。


        

墨阳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他觉得,只要不把它们当成茶来饮用,而是当场喝免费的汤水,用制作美食的态度来制茶,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果然如他所料,苏闯看了眼闷头干活的墨阳没让他离开,二福还有两个属于他这一派系的车夫伙计都没有离开,反倒是将原本属于王霸那一派系的车夫和伙计打发了出去。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大掌柜的沉着脸走了进来。


        

那妇人正哭得凄惶,一眼见大掌柜的走了进来,她一跃身长跪在地,急速膝行几步,连连磕头,越发放开嗓子哭叫。


        

“大掌柜的,大掌柜的……千不念万不念,念在起先你们兄弟一处从军,一处行伍的份上,你派人找找他,救救我们家王霸吧……他平素口不离心地钦佩大掌柜的人品学问的……啊……嗬嗬……”


        

“王霸媳妇,别哭了。这事不是王霸一人或者你一家的事情。”大掌柜的脸色苍白,用阴郁的目光看着那妇人,“这老老小小的,你也别带着他们在这里泡着,快点回去是要紧的,我已经命苏三派出20个车夫去寻找,你暂时在家里好好照顾老人孩子,等王霸的消息。”


        

这妇人闹了一场,心舒意平了些,她原本与这王霸夫妻份上平常,只是自己在人前要强了一辈子,偏偏临老临老丈夫失踪,恐落入凄惶境地,她只是借机发泄而已。


        

听大掌柜的给了台阶,又听已经派人去寻找,她便也无心再折腾,起身掩面哭着去了。


        

大掌柜的长叹一声,坐在了椅子上默然不语。


        

苏闯和墨阳他们见状也不敢多说话、多举动,他们身在房间之中也是十分为难,此时的情况更是一个个跟个鹌鹑似的缩在原地,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过了不知道多久苏闯才道:“大掌柜的,您刚才说派人去寻找的事儿……”


        

大掌柜的抬起眼皮扫了一眼屋里的人,对苏闯说:“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办,找到了第一时间过来告诉我。”


        

正说着,二福一溜小跑地跑了过来。


        

苏闯摆手厉声道:“我正在和大掌柜的议事,今天的客人由你们几个在柜台前的负责安排,不要再来找我。”


        

“不是……是……”二福扶着门口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官府的人来了,“他们先去了王霸爷的住所,然后问大掌柜的……我就赶紧奔这儿来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大掌柜的揉了揉额头,走路带风似的赶了出去。


        

墨阳也不作声,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到了那王霸所在的院子,就见一个胥吏,带着三个衙役,在向那王霸的娘子问话。


        

“倒是老熟人。”大掌柜的放声大笑,爽朗地道,“原来是周郎君,来这里怎么不先到我那里去坐一坐?这不是让人说我待客不周。”


        

“大掌柜的言笑了,只是公务在身倒是不方便打扰。”周胥吏对大掌柜的拱了拱手。


        

周围的人都眼下这两个人一个是商界的大掌柜,一个是衙门的老油条,两个人都是胸中城府极深的人,老辣深沉到了极处。


        

“昨天还见了张县官,倒是要先恭喜周郎君即将升任为下县了。”大掌柜的眯着眼道,“这王霸是我车行的管事,我这里也离不得他,劳烦您找到他后,让他尽快回来履职。”


        

“这一路走来倒是托大掌柜的福,您且放心,我们必然会全力寻找他的踪迹。”这周胥吏再度拱了拱手。


        

“那感情好,这么多年的情谊,我们也很担心王霸的安危。”大掌柜的像是松了口气,“您继续,需要什么我们车行全力配合。”


        

“眼下别的没什么,就是想问下车行中有谁在昨天见过王霸的?”周胥吏的目光在周围这些车夫身上扫过,转过来对大掌柜的说道,“我看这里的人还不齐全,大掌柜的能否召集车行中的人,方便我们问话,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


        

大掌柜的回头给了苏闯一个手势,苏闯立刻派人下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