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三章 五娘练舞 再出主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和狐狸他们能够理解对方的忧虑和苦衷,将心比心,他们也不想让晚娘为难。因此两人都没有二话,很是痛快地答应下来。


        

“晚娘不必心忧,我们哥俩知道事情的轻重,定然好好和那堂倌学习。”狐狸站起来,坐到了晚娘的身边,将其搂在怀里,轻抚她的手臂安抚。


        

似是被狐狸安抚,晚娘见气氛有些僵滞,便又娇笑了两声说道:“五娘的鼓上舞已经颇有一些火候了,我带两位郎君去后面看一看,请两位郎君把把关,看看是否还有需要修正的地方。”


        

五娘笑吟吟地站起身,没有丝毫的不放心。


        

这主意本身就是墨阳他们出的,再加上现在他们指望着自己将他们带入齐王府开阔视野,就更不可能出卖自己这边的信息了。


        

所以晚娘没有一点担心,反而还想让他们最好能多提一点建议,改善舞蹈,让晚娘的这个表演更加的精彩。


        

墨阳和狐狸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便跟着穿过了月洞门,转入了水榭子花园。


        

又拐过两道长廊,这才转入了一个带着绣楼的后院之中。


        

“为了不让外人窥见五娘的歌舞,我特意收拾了这个绣楼给她。”晚娘得意地挑了挑秀眉。


        

这假母艳若桃李的脸颊满是喜色,活似天上掉下个元宝拾了起来一般欢喜。


        

晚娘虽已年过三十,但楼坊里出身的惯家积年会梳妆,拢起的发髻油黑漆亮,光可鉴人、两鬓的鬓角黑压压的,白生生的面庞因保养得好,加上喝了些浊酒,白腻之中隐隐带着红晕。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细看,连眼角的鱼鳞纹也不是很清晰,颦眉秀目,楚楚婷婷一个少妇模样。


        

狐狸看得心喜,对着她的鼻子刮了一下:“晚娘愈发调皮,让人心悦。”


        

这假母虽在风尘里打滚,反倒练就了极好的看人眼光,尤其是在这男女情事上。


        

见狐狸这幅情态,也不由得心生异样,柔和地靠在了对方臂膀上。


        

墨阳默默地扭转了头,好嘛,自己这个纯地道的两世单身狗,怎么到哪里都要被喂狗粮。


        

还没走进去,就看到五娘带着两个丫头欢天喜地地说笑着,从影壁后迎了出来。


        

见到晚娘竟然带来了两位陌生男子,她惊讶地顿入了脚步。


        

但转念她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盈盈上前行礼:“两位郎君安康。”


        

这口音是吴侬小调,低头间露出白腻修长的颈部,甚是温柔可人。


        

墨阳和狐狸忙拱手行礼。


        

这狐狸一心都在身旁的晚娘身上,而墨阳在现代也已经习惯了和女子平等相处,因此两人和看到这楼里最红的姑娘,倒也没有惊艳的异常神情,反而都颇为斯文有礼。


        

这倒是让五娘对他们更加的有好感。


        

“两位郎君可就是晚娘所说的,出这个鼓上舞主意的高人?”看到晚娘点头,她拍手笑道,“我这眼皮子哦,嘣嘣直跳,就想着会不会是有贵客上门。叫丫头张着,果然晚娘带来了两位郎君。


        

墨阳看一眼狐狸,指望着他能够接话。但是狐狸在晚娘面前并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对哪个小娘子都能够非常热烈地交谈,便撇过头不看墨阳,让他上去交谈。


        

“高人不敢当,早听闻五娘才艺双绝,五娘才是真高士。”墨阳客套道。


        

“哎呀呀,你们还客套上了。”晚娘心里对狐狸的表现满意,语气更加热情,“五娘快带着两位郎君进屋去吧,这天气冷的透衣裳,是最容易着凉的。”


        

一头说她一边拉着狐狸往里面让。


        

这屋里面四周靠墙放着几张案几,而屋子的最中间都已经腾空出来,放着一面巨大的鼓,鼓面是褐色的皮,鼓的四周则被漆成了朱红色。


        

晚娘带着墨阳和狐狸坐到了食案前,由着丫头斟酒。


        

晚娘举杯笑道:“五娘还不赶紧舞上一曲,让两位郎君看一看,是否有需要提高修正的地方。”


        

五娘应了一声,脱掉了身上披着的大氅,为了练习舞蹈方便,她穿着赭色洒花夹裤。


        

大约是想要看清腿部和脚部的动作,所以裤腿都挽起来直到膝盖下,白生生的腿和一双半大不大的脚都裸露着,娇小玲珑十分入眼。


        

上身是抹绿短衫套着葱黄披帛,一头乌油油的青丝编成了发髻盘在头顶,白生生的脸上眼含秋水、微笑时脸上两个酒窝若隐若现。


        

轻盈地越上大鼓,纤细的小腿微微抬起就是一个非常妩媚的造型,伸腿抬臂旋转跳跃,身上的披帛也跟着跳动,脚下的鼓随着她的踩踏而发出咚咚的声响……


        

一曲舞罢,墨阳和狐狸双双鼓掌。


        

五娘的气息加促,面颊飞起两片红晕。


        

“郎君看,这舞蹈可还有需更改之处?”五娘为墨阳和狐狸斟酒。


        

墨阳沉吟了片刻:“五娘本身的舞姿翩跹,确实美丽非凡。但是总觉得这舞蹈不够震撼。恐怕达不到晚娘想要的惊艳全场的效果。”


        

“郎君有何建议?”晚娘连忙发问。


        

五娘坐到了墨阳对面,一双美眸定在对方的面庞上。


        

“只是一面鼓并不能展现出气势,倒不如加上四面鼓,选四名通晓音律的娘子或者力士来敲击配乐。”墨阳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


        

“他们也可随之舞蹈,让五娘的舞蹈有衬托。”晚娘抬起素手一口饮尽了自己杯中酒,“干脆就找四个壮汉,和五娘的柔美形成对比。”


        

“而且这披帛可以换成长长的水袖,随着音乐变化姿态动作。”蓦然回想着自己在前世曾经看到过的一些鼓上舞的表演。招猫画虎地提出建议。


        

“这对五娘的舞蹈功底可很有要求,不过我对五娘有信心。”晚娘点头,语气有些慎重,“柔中带刚地甩着长长的水袖,这样的舞蹈定然极具观赏价值,和着气势磅礴、汹涌浩荡的鼓点配乐,定然是极佳的视觉体验。”


        

虽然有了新的方向,但是一来这表演是要在王爷面前表演,容不得丝毫差错,而来表演时间紧迫,哪怕平日里的基本功还在,但仍然需要抓紧时间练习,避免出现疏漏。


        

故此这五娘深深地欠身道谢,而后就道辞去准备水袖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