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四章 堂倌传授 石头获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妮,简直走火入魔了。”晚娘笑出声来,替她解释,“她最近一直都在惦记着这支舞蹈,不是因为想要讨好权贵,完全就是想要让这支舞蹈更精彩。等宴会结束之后,晚娘我再专门设宴两位郎君,另有感谢。”


        

这之后,晚娘又将两人带到前面院子的一间安静一些的厢房,空间不大,里面已经被暖炉熏得暖烘烘的。


        

之前招待墨阳他们的那个堂倌就在里面等待着。


        

“他是我们楼里最为伶俐细心的堂倌,还要辛苦两位郎君听他讲一讲练一练。”晚娘柔声哄着。


        

这是早就答应了晚娘的事情,墨阳和狐狸自然没有二话。


        

听这堂倌细细讲来,墨阳深深觉得各行各业的不容易,尤其是像堂倌这样低贱的底层,不仅要手脚勤快,更是要多留心客人的需求,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也得学会装聋作哑,不该听的坚决不能听。


        

脸皮要厚,客人调侃几句骂两句,不仅不能回嘴,还得奉承着……


        

听这堂倌讲完,又练习了他们的服务姿态,掌握了这种堂倌的工作规则,墨阳便谢绝了晚娘继续饮酒作乐、留宿的邀请,趁着还没有宵禁,一个人走出了坊楼。


        

狐狸这小子被晚娘留下了,来时两个人,走时孤零零……


        

好在酒足饭饱,一时之间还不会因为天气的严寒而感觉到特别的难熬。墨阳大踏步地在夜色中行走。


        

在那些商铺的房檐下,隐约可以看到不少灾民蜷缩在一起,相互依靠取暖,很难讲明天会有多少被冻死的尸骸被扔到野外的树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对于墨阳而言再也不是一句单纯的仅仅需要他背诵默写的诗句,而成了眼前赤裸裸的冰冷现实。


        

路过之前城门处,墨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周胥吏正带着几个衙役帮助那些灾民挖掘他们那些可怜的物资。


        

此时的周胥吏正低着头对着一个老妇人说话。


        

在阴影处的墨阳没有上前打招呼,在这个宵禁的时候,一个车夫绝不应该出现在街头,而且更不应该身上还沾染着酒色之香。


        

只是他心中依然感慨,且不论这周胥吏是出于本心还是作态,不管他在权贵面前的表现如何,是否真的能不怕权贵为民声张,就冲着这肯在大雪严寒之夜带领衙役帮助灾民清理,就可以说是衙役官员中的一股清流了,完全值得称颂。


        

墨阳大步流星快速地赶回到了家中,就听得屋中传来了非常欢快的、带着口音的小调儿。


        

蓉儿听到门的声响,雀跃地跳了出来,脸上挂着灿烂笑容。


        

这小妮今天显然是喜事登门,不再做那副男孩子样的打扮,穿着一色撒花葱绿长裙,鹅黄滚边绣花短襦,看上去风致楚楚亭亭玉立,十分青春活泼。


        

而且她的头上多了一根被打磨得十分光滑雕刻成莲花状的木头簪子。


        

墨阳看到顿时觉得精神一爽,也被感染得嘴角上扬:“今天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好事,让蓉儿这样开心?”


        

“俺联系到老爷子,小石头也有了消息。”蓉儿眉眼弯弯。


        

“他们现在还好吗?没有受伤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情况?”听闻终于联系上了车老板子他们,墨阳也松了口气。


        

关切的同时他连忙追问,想要通过打探更多的细节来推测案件的情况。


        

“老爷子没事,不过小石头受了点伤。墨爷你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去去寒气。”蓉儿说着,转过头就端来了一杯温好的浊酒。


        

“这些日子我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就会想老爷子和小石头会去哪里。”蓉儿也坐在了墨阳对面,“我忽然就想到老爷子可不知道我们已经搬了家,所以很可能是因为他联系不上我们才耽搁了这么久没消息。因此我时不时就会去到破庙那里,今天果然就碰到了老爷子。”


        

“抱歉蓉儿,是我考虑不周。”墨阳的语气带着愧疚。


        

虽然雷安已经被自己和狐狸打服了,但是车老板子他可不知道这一点。


        

而小石头最开始是在仁和车行附近失踪了,那车老板子如果有不得已的原因隐藏,那自然也不敢到车行去找自己。


        

还有狐狸,老板子更是压根就不认识,也无从知道自己要和狐狸会去晚娘那里喝酒。


        

“墨爷已经很辛苦啦,我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呢。”蓉儿忙道。


        

“你怎么没把老爷子和小石头带回来?”墨阳奇怪地询问。


        

“老爷子说小石头受伤了,不能离开人太久,他还要去外地照顾他一段时间。”蓉儿蹙起眉头,“他害怕影响到我们,所以就和小石头继续在外地躲藏。”


        

蓉儿托着腮,有些惆怅地说道:“也不知道小石头受了什么伤,老爷子也不告诉我,就说很快会康复。”


        

“这,这或许……”墨阳一愣,一时也卡住了,他沉吟了一下安慰道,“老爷子是老江湖了,有他照顾,小石头肯定会很快康复的。”


        

那个盒子里的画面浮现在墨阳的脑海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小石头很可能是和那些跟和盒子有关的孩子们遭遇一样,伤势在下体。


        

这样的伤势太明显,如果还在这个城池里进行治疗,那很容易就会暴露他们的行踪。


        

车老板子定然是担心这样明显的伤势被人发现,会给他们招惹来麻烦,所以才没有选择跟着蓉儿回来,而是决定带着小石头在外地养伤。


        

这段时间灾情严重,关于男童失踪的消息已经被按下了风头,所以车老板子才有机会回来报个平安的消息。


        

知道车老板子和小石头现在已经没有了危险,终于松了口气的墨阳想到破案,又连忙问道:“老爷子有没有告诉你,他是在哪里找到小石头的?”


        

“有的有的。”蓉儿拍了拍胸脯,一脸后怕,“老爷子说,他是在城外的枯树林里,趁机从几个匪徒手中抢走了受伤的小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