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五章 王妃赈济 车行拉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的眉头拧得紧紧的,看来又是王霸那些家伙做下的好事。


        

还好小石头运气不错,被车老板子成功救走,虽然可能失去了传宗接代的功能,但是好歹保下了一条性命。


        

“否极泰来,这件事情过后,小石头一定会健健康康平安如意一生顺遂的。”墨阳放柔了声音安抚。


        

“嗯,只要人平安没事,其他的都不重要。”蓉儿扬起脸,再度绽放笑容。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一夜好眠。


        

次日墨阳再经过城墙根的时候看过去,却发现那些灾民都在收拾东西搬迁。


        

而且面色都还颇为焦急。


        

平日里这些家伙为了避免消耗太多体力,导致更加饥饿,他们都是很少动弹的,为了占据有利位置多走一步都不肯,现在却这样焦急不吝啬体力,这真是太奇怪了。


        

墨阳拽住了一个急匆匆的年纪颇长流民:“老丈请留步,我有一事询问。”


        

可这老丈却完全不想理会他的样子,挣脱开头也不回地匆匆走了。


        

墨阳思忖了下,再拽住一个流民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三枚铜钱。


        

这招果然好使,那流民一把将墨阳手中的铜板抢走,揣入了自己的怀中。


        

“你们这么匆忙是要去哪里?”墨阳一只手还拽着对方的手腕,生怕对方也挣脱离开。


        

“齐王妃在五通庙发放救济粮,大家都抢着去排队哩。”这流民说罢,便挣开了墨阳的禁锢,匆匆跑走。


        

五通庙,那不正是自己之前寄身的破庙吗……


        

墨阳看了看天色,摇了摇头,灾情之下民生多艰,能有口救济粮吃是非常难得的事情,将心比心,换做自己处于这个处境,跑得会更快。


        

来到车行,刚刚踏进门,就被二福叫住了,说是让在廊下等候。


        

墨阳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车夫或坐或站地等候在那里,一个个聊得热火朝天的。


        

他便找了一个角落,在那里听大家吹牛聊天。


        

其实这些车夫日子也不好过,往往一个人要负担一大家子的生计。


        

这种聚在一起闲聊倒是他们劳苦生活之余难得的闲适时光。


        

忽地,廊下交谈的声音变小,渐渐消失无踪。


        

苏闯背着双手走了过来,他的眉头依旧是拧得紧紧的,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墨阳忽然有些理解大掌柜的为什么喜欢重用王霸了,除了和他同在军伍中有着同袍之义,那王霸虽然张扬,但看着可不会这样堵得慌。


        

苏闯咳嗽了两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他对着这些车夫们拱了拱手道:“各位,有劳诸位聚集在此,如今雪灾连连,各坊各街都有断炊的,幸而齐王妃仁善,洒下雨露恩情,在五通庙设施粮场,许得给予灾民每户一陶杯脱栗饭,如若家中还有尚未长成的儿郎,还可多得一杯盐茶。”


        

车夫们一时都有些躁动,谁家的粮食也不富裕,如能免费得到一份粮食,那是何等的美事。


        

脱粟饭其实就是用粗粗舂捣过一次的粟做的米饭,那个是下等人吃的很粗糙的一种食物。


        

墨阳倒是不爱吃脱粟饭,他尝过一次,这种盐茶栗饭,食物粗硬,涩吞不入,吃即胸痛。


        

尤其是对于墨阳来说,他在现代吃米吃惯了,根本吃不下这种粗硬的粟饭,一吃胸口就疼。


        

只是这种食物便宜而且容易保存,在平民百姓之间倒是很受欢迎。


        

“诸位莫急,因为王府并没有足够的车辆和人手来运送这些粮食,齐王府管家便派人联系了我们大掌柜的,将运粮这项任务交由了我们仁和车行负责。”苏闯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我们仁和车行的人,无需和那些流民挤在一起排队,可以单独分到栗饭。”


        

此话一出,车夫们一个个喜形于色,廊下又变得有些嘈杂起来。


        

“王妃仁德啊!”


        

“还是我们车行有排面,不用辛苦排队,说出去能让隔壁邻居们羡慕死。”


        

“传闻王妃无子,所以对男丁特别看重。我家那小子今年才十二,我应该可以多领一杯盐茶。”


        

……


        

由于案情的缘故,墨阳对于涉及到男童的事情都特别的敏感。


        

为什么这王妃会对男童另外给予盐茶,虽然听到车夫这样的话,但他心中的猜疑却愈发加深。


        

在古代妇人们为了求得子嗣,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想必和普通人相比,这王妃的生育压力会更大一些。


        

因此王妃广施仁德以此积累阴骘求子,看上去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这事情太过于巧合了,偏偏还重点强调了有男童的家庭可以多得一杯盐茶,墨阳心里沉甸甸的,如果齐王府涉及案情,那钦差的处境会很危险,他们想要查清案件必须更加小心。


        

“现在,所有人都去将自己的车架赶出来,一炷香后我们向粮库出发。”苏闯的手臂猛地一挥,煞有气势。


        

“为什么要去粮库,不应该是去齐王府吗?”墨阳附近一个年轻的车夫不解地问。


        

“你个傻小子,你以为贵人们也吃脱栗饭吗?”年长的车夫嗤笑道,“王府当然不会积存如此多的脱栗饭,当然是要先从粮库出。至于后续王府怎么和官府进行交接,那就不是我们能够得知的事情了。”


        

在苏闯的指挥下,一辆辆的马车从车行驶得出来,向着齐地粮库前进。


        

抵达这粮库,墨阳方明白为什么王妃选择赈济灾民的地方会设置在五通庙。


        

这粮库距离五通庙很近,取粮颇为方便。


        

齐王府将地点选在这里实在是高明,这显得他们并不会那样高高在上,而是颇为亲民,完全不似其他权贵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仁德一般选在自己家附近作态。


        

重重的装满粮食的麻袋压在了马车上,马车不堪重负般发出吱嘎的声响。


        

黄瘦马非常吃力地往前走,墨阳很是心疼,他自己不愿意坐在车架上,在地上小心地牵引黄瘦马,引导它走在相对没那么坎坷的路面上。


        

转过粮库再向西侧走上一段距离,墨阳熟悉的大庙便映入眼帘,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破庙甚是雄伟,只是年久失修,看上去灰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