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七章 狼心狗肺 典儿卖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阳心中悚然一惊,他眯起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周围的那些维持秩序的流匪,保不准这些家伙里就混杂着绑走男童的罪犯。


        

“崽崽,我的儿啊,你在哪儿?”那女人已经跪倒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哭求道,“哪位老爷行行好,放过我的儿吧,他还那么小……你把我带走,我什么都能做……还有我男人,叫他给你们当奴役……你们积善行德,将我的儿还给我吧……必定公侯万代……”


        

这凄惨的生离死别般的场景,倒是让大多数家中有儿郎的人家心有戚戚,本就警醒的他们将自家的孩儿看得更紧,而少许有些马虎的人家也提高了警惕,一个个将自己的孩子死死地拽在身边,坚决不松手。


        

但是同时很多事不关己的流民们,也只是麻木地看着这样的情况,不管内心到底是如何波动,在他们眼下最要紧的事情,莫过于去抢一碗自己的脱栗饭填饱肚子,在这个世道上活下去,对他们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墨阳赶着黄瘦马往外走,他们拉完这一趟,今天粮库这边的活便结束了,需要回到车行继续去接其他的工作。


        

拐离五通庙,墨阳留意到墙角处那里有几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子,披着破袄在门洞角晒太阳。


        

而在她们身后后不远处,还有几个三四个街混混打扮的人,挤眉弄眼地在那儿张望着。


        

在五通庙的外围,还有许多的人带着自家的女儿沿着街站成了一排,期待着能够有人将孩子买走,换上一些食物或者铜钱。


        

这也是无奈之举,孩子跟着自己可能饿死,卖出去哪怕为奴为婢,或许也能有一条活路。


        

墨阳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晚娘和狐狸也带着两个堂倌在这里挑人。


        

狐狸和墨阳的目光对上了一瞬,但两人谁都没有打招呼。


        

见晚娘是楼坊里的人,而且似乎对自己的女儿有兴趣,在晚娘身前那妇人憨憨地鞠了一躬,哀声请求:“娘子,你看看我成吗,这孩子还太小,不懂事也不会伺候人。”


        

晚娘一手环胸,一手托着腮,颇为为难地说道:“说实在这么小不丁点的孩子,到我们那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我本也没打算买,但瞧你这样,我心里也怪不忍的。”


        

“你这婆娘别多嘴,让贵人娘子为难。”这妇人的丈夫一巴掌打了过去,“你让老子绝了后,这罪就该受着。”


        

言罢,这男人一把托起她的下巴,点头哈腰地笑着说道:“贵人娘子且看,我家这婆娘模样可长得俊俏,别看脸色蜡黄,那是饿的,养段时间不出门,准能调教成一个老西施。”


        

这话说完,晚娘和狐狸还没怎么说话,那边的混混儿们一阵哄笑,七嘴八舌道:“王老八,这贵人娘子要是不买,你赁于我等怎么样,给我们玩几天,和你那儿子一个价钱。”


        

那妇人被打都没什么反应,只是死死揽住女儿,此时听到这话,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叫道:“你卖了儿子?你不是说不小心走丢的吗?”


        

她顾不得再指责对方,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渴盼地望着那个说漏嘴的混混,“郎君,你告诉我,我家大娃现在在哪里,我给你们做牛做马。”


        

“这婆娘脸上抹了灰,你不是没老婆吗,弄回去拿点澡豆咯吱咯吱洗出来,肯定比那香坊的小娘子还标致呢。”混混身边的同伴嘻嘻笑地怂恿。


        

“就是先把她弄回去,回去想怎么弄还不是听你的。”另个混混摸着下巴淫笑。


        

“几位几位,这婆娘就是胡说八道,我还指望着把她娘俩卖钱呢。可不能跟几位走。”那男人搓着粗糙的手讪笑。


        

他回过头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跪倒在地上的女人的后脑勺上:“那大娃早就不知道被他们弄到哪去了,你可曾见过谁家儿郎丢了还能找回来的?糊涂虫迷了心,你要是敢跟他们走,转头我就把小妮儿送进窑子去。”


        

这女人僵住,回过身抱住了自己的女儿,放声大哭浑身发抖。


        

那混混顿时翻转了面皮,冷笑道:“王老八,是你娘子自己答应和我们走的,你个卖儿子的混蛋有本事拦吗?”


        

他横了王老八一眼,吸了吸鼻子:“兄弟几个搭把手,回头请你们喝酒。”


        

几个街混儿应和了一声,撸袖挽臂地扑上来,不由分说就要将那女人拉走。


        

可那女人却又不愿意,生怕自己走之后,女儿落入到更为悲惨的境地。


        

那妇人怀里那女娃见到自己的母亲要被人拉走,拉长了声音哭得声嘶气嘎的。


        

“老天爷,你睁开眼看看吧……我的大娃啊……我的娇儿啊……”那妇人哀恸至极,状似疯魔般,“王老八你个杀千刀的,卖我儿子还要卖我女儿!”


        

那几个混混本来还想胡搅蛮缠,忽地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神色有些张惶。


        

“王老八娘子,想知道你儿子消息就用你自个儿来换,鹤坊桥打东边数第三家就是了,多会儿想通多会儿来——我铺好床等你!”那混混颇为不舍地匆匆说了句,几个人就咋呼吆喝着走开了。


        

墨阳的目光追着他们走,看到苏闯正从他们几个对面走过来。


        

这几个人竟然低头哈腰地对着苏闯行礼,之后才嘻嘻哈哈地走开。


        

狐狸在晚娘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晚娘点了点头便对那男人说道:“我家郎君好心,倒是见不得这娘俩分开,给你300钱,这娘俩我带走。”


        

“娘子,这价格实在是太低了些,这俩人呢。”男人不敢得罪带了几个男人出门的晚娘,好声好气地讲价格,“娘子再多出200钱,她们娘俩任您处置。”


        

“你可想清楚了,王老八,我们要是走了,回头那几个人来找你,恐怕你一个铜板都得不到。”晚娘带来的那个最为伶俐的堂倌伶牙俐齿地回怼。


        

晚娘却是轻蔑地瞥了一眼,不想再和对方多说的架势,抬腿就要走。


        

那男人果然慌了,连声道:“罢罢罢,300就300,我要现钱。”


        

见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狐狸松了口气,他抬头装作不经意般,再看向墨阳之前所在的地方,却发现那黄瘦马已经换了一个车夫在看守,而墨阳却消失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