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四十八章 墨阳追踪 苏闯贺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就在方才,苏闯看到了那几个混混时,他的浓眉就拧紧了。


        

“你们几个以后少来找我的人,再让我在车行附近看到你们,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苏闯厉声呵斥。


        

这样愤怒的苏闯是墨阳未曾见过的,即便是当初王霸的挑衅,苏闯也不曾用这样声色俱厉的态度。


        

不过如果按照那几个混混方才无意中说漏嘴的话来看,他们完全是掺合进入了儿男童买卖之中。


        

而从苏闯的表现来看,虽然看上去他们两方并不是一伙的,苏闯对他们的厌恶溢于言表,但是墨阳认为,苏闯定然也是知道这几个混混的勾当,了解内情的。


        

否则无缘无故的,他怎么会对这几个混混找他的手下这样反感,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瓜葛,墨阳绝对不信。


        

这也就是说,苏闯的手下也有人参与了男童失踪案。


        

王霸已经被抓,但如今看来,仁和车行可不仅仅他一个人和这起案件有关,就是不知道仁和车行本身和这件事的联系究竟有多阿达。


        

故而墨阳就果断地将自己的黄瘦马交代给了同行的人,让他们来帮忙看顾,而自己则悄然跟上了苏闯。


        

苏闯这厮到五通庙中转了一圈,见车行的车夫们非常有秩序地运粮、卸粮,便没多停留,自顾自地走开了。


        

苏闯似乎心中早有想要去的地方,目不斜视地沿着路往前走。


        

就地由这个五通庙通往粮库的道向北折,几乎是贴着城墙角,顶着寒风,蜿蜒向北前行。


        

没过多久,过了文昌坊的桥,这家伙蓦地回头警惕地左右看了看。


        

不过混在人群中的墨阳,因为他对自己的跟踪技术并不是很有信心,所以一直距离对方比较远。


        

故而他在发现对方扭头时就已经隐蔽了身形,等苏闯这家伙的目光扫过来时,他早已经隐藏好了。


        

见似乎没有异状,苏闯就信步迈入了茶寮之中。


        

这茶寮仅有一层,三间打通了酒座,东西墙靠着一扇扇屏风格子,看样子原来是用屏风隔开的雅座,现如今临时撤去了,只留下了一面将靠西南临街窗前坐着一桌半封闭隔开了。


        

从敞开的空间可以看到,那桌坐着五六个人正在行令吃酒,众人喝的高兴,都有点醉醺醺的。


        

这几个都是墨阳脸熟的面孔:刘大厨,杨武、李风还有其他几个在车行地位较高资历颇老的车夫。


        

墨阳知道他们都是和苏闯走的很近的,是属于苏闯的手下。


        

见苏闯一个人进来,这几个人都站起了身迎接。


        

墨阳也默然跟了上去,借着有隔板的遮挡,隔间里的人不容易看到外面,他选择了坐在了靠西北门口的桌子旁。


        

不多时又听得堂倌客气的声音传进来:“道爷这边走。”


        

墨阳悄然望去,心中悚然一惊,那形态体貌正是当初和王霸接头,给王霸大包铜钱的道士。


        

这道士今日穿着皂衣皂靴,一顶雷阳巾显得略大一点,连额头都遮住了,孤拐脸上亮晶晶的,像是刚刚用水洗过,白得毫无血色,一路走来却是滴汗全无。


        

他站在门口朝着茶寮里面望了几眼,微笑道:“无量天尊。”


        

这道号唱得很是响亮,引得茶寮里的人都看向了这位道士。


        

“不劳烦伙计引路,我已经知道该坐何处。”这道士自顾自地找了位置坐下,那位置和墨阳选择的方位相对,不过这也是那屏风隔开房间里的人不方便看到的位置。


        

墨阳转动着手里的茶碗,心里琢磨着:苏闯刚进入到这里没多久,这道士便要现身,莫非苏闯和王霸一样,和这个道士也有着联系?


        

墨阳默然看向隔间之中的苏闯,只是听到着道士唱喏,苏闯一点神情的变化都没有。


        

这苏闯也不劝酒,自己也不喝,只捡着饭菜自用。


        

那杨武和李风却颇为放肆,左一杯右一杯地一碰即饮,缓和着酒桌上的气氛。


        

但那刘大厨却几乎不动箸,怔怔地只是想心事,杨武和李凤也不敢多劝。


        

“你们两个收敛下,”苏闯放下了筷子说道,“本是给刘大厨庆祝,请他吃酒,倒弄得你们都醉了。”


        

刘大厨回过神忙举杯:“三爷说笑了。”


        

“老刘,今天真心是为了恭喜你,你走到这一步不容易。”苏闯举杯道,“以后我们齐心协力,专注于为车行办事,办好大掌柜交代的差事,也就不枉这个东道了。”


        

“三爷但凡有事,只管吩咐。”刘大厨一口饮下杯中酒。


        

苏闯只是瞅着他,一时间两个人默默的,没有一个人说话,竟像是两个陌生人偶然相聚。


        

杨武他们一个个如鹌鹑状,不敢在这个时候发出声音。


        

“老头子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有句话不吐不快。”苏闯自得其乐地呷了一小口烧酒,“这世道不太平,我们安守本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也就是了。”


        

堂倌又端上了酒菜,打破了房间的尴尬。


        

两个人各自举著而食,仿佛刚才的唇舌交锋不存在似的。


        

吃过一阵后,刘大厨徐徐起身,他拱了拱手:“各位,我先去方便则个,诸位慢用。”


        

只是这刘大厨走出隔间避开同僚视线后,却就直接走到了那道士身前坐下。


        

墨阳目光熠然一闪,他本以为这倒是是来找苏闯,却万万没想到,联系的竟然是刘大厨。


        

只是墨阳所坐的位置是为了听清隔间里的留言,和那道士的距离却实在太远了,因而只能看到他们隐隐张开了嘴在低声交谈,却无法判断他们交谈的内容。.


        

不过有个词语,墨阳倒是能够清晰地从他们的口型中判断出来——那便是“王霸”。


        

提及这个,那道士的神情显然很是不快,而刘大厨则阴沉着脸连续说了许多句。


        

他们两个的相聚很是短暂,那道士匆匆饮下了自己的茶。便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没过多久,刘大厨也借口要准备昼食,提前离开了酒桌,走了出去。


        

墨阳顾不上食用自己碗里的食物,想要跟踪那道士弄清楚对方底细的他也匆匆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