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锦唐 > 第五十一章 明沟发现 剖肉剔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急于证实心中猜测的他从房间里找出了一根长棍子,拉开门就想向车行附近的明沟走。


        

“诶,你这是要做什么?”狐狸不明所以,叫住了墨阳,“这大半夜的去那臭水沟子做什么?你怀疑那刘大厨将尸体抛弃在那里吗?那不可能的,每天都有流民去翻找东西,如果扔在那里早就被人发现了。”


        

“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在破庙,那群流民吃的骨头吗?那是人骨,就是这些流民在明沟找到的。”墨阳按了按自己翻涌的胸口,“如果刘大厨将这些失踪的男童的肉剁成了肉馅包成了胡饼,那骨头呢,他总不能将骨头也都剁碎,那太费刀了。”


        

“所以非常有可能,就是抛到明沟,任由那些灾民捡走,这样就完全毁尸灭迹了。”狐狸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难怪我们找不到那些男童的踪迹,这……这都落入人的肚子里了,还怎么找!”


        

墨阳的嘴唇紧闭着,即便是科技发达的现代,犯罪杀人后最需要及时处理的就是尸体,只要找不到尸体,对他杀人的定性就会很难。


        

受惠于电影电视剧的影响,墨阳听说过有着各种各样处理尸体的方式,但像刘大厨这样的,实在是出人意料,这种手法太过于惊悚,让人难以接受。


        

凛冽的寒风里,墨阳走路的速度非常快,他拿着刚刚在混混家里找到的烧火棍以及找到的一张破渔网,在车行附近的明沟旁停住了脚步。


        

在这个时代,每个居民坊、每条大街都会挖排污渠,通向城外的河道。


        

每条大街的旁边、每个坊的坊墙旁,都有排污的渠道,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明沟。


        

好在现在是冬日,虽然气味依然不好闻,但是最起码没有那些泛滥的蝇虫。


        

墨阳用匕首割下了自己内衫的一块布料,给自己制作了一个口罩戴在了脸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虽然防臭效果并没有多好,但是也聊胜于无。


        

在这个时间点,车行及附近商铺当日产生的那些脏污物,依然还在明沟之中。


        

因为那些流民不会冒着宵禁的危险前来勾取,一般都是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早早跑到明沟这里来寻找能够继续使用的物品或者食物。


        

墨阳用烧火棍在明沟中探着,发现有骨头状的硬东西,便用那张破渔网捞了起来。


        

墨阳的运气还是不错,没一会儿他脚边就堆了一堆脏东西。


        

这堆脏东西黑乎乎的、乱七八糟地纠缠在一起,看不出是什么,里面有几个像石头块似的东西,墨阳用烧火棍把它们扒拉了出来,轻轻踩一踩硬邦邦的。


        

看起来很像是骨头……墨阳暗自嘀咕着。


        

他顾不上脏,俯下身体捡起来一块,捏在手里感受了一下。


        

和石头的确不一样,它的棱角很多、形状不规范,表面带点刺手的感觉。


        

不过观察下来,这些骨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一个很光滑的切面,就像是被利器直接切断。


        

墨阳解下来自己身上的衬衫,将这些骨头都包了起来,快速地返回了自己租住的房子,将这包骨头和那个盒子放到了一起。


        

事情至此,情况已经很是明朗了,这些混混和流匪们将或买或抢的孩子们送到王霸那里,王霸将这些儿童交给了白云观的道士们。


        

这些道士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切掉了这些男童的丁丁,又将尸体交给混混们,由他们转拉给刘大厨,由刘大厨来处理尸体。


        

而他的处理方法就是将这些尸体割肉剔骨,大块的骨头就扔到明沟之中,反正那些灾民会将这些骨头带回家吃掉,这样就避免了整个尸体被发现的风险。


        

“要不将那个刘大厨抓回去好好的审问一下?”狐狸有些发狠地问。


        

“还不是时候,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墨阳沉吟了一下,缓缓摇头。


        

现如今他们已经抓走了王霸,王霸的失踪已经引起了对方的警惕。


        

只是现如今这灾荒年节,而王霸本人性格颇为张扬,最近又陷入了车行的争权夺利之中,那幕后使者就不能太肯定地断定是有人在针对男童失踪的事件。


        

但如果现在再将刘厨师也抓走的话,两个相关人事都消失不见,那必然会真正惊动到幕后的主使者,让他们明白是有人在针对他们进行调查,那样的话,就会使得他让自己潜伏得更深,之后再想抓住对方就更困难了。


        

何况刘大厨是事后处理尸体的,最多只能算作是帮凶。


        

想要减少男童失踪的发生,还是要从源头来解决问题。


        

没有了儿童的尸体,这刘大厨也自然就没有了要处理的人肉人骨。


        

接下来的几天,墨阳和狐狸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狐狸可不能再窝在晚娘那里享乐了,他每日都泡在了枯树林那里,希望能抓住那道人,找到更多的线索。


        

而墨阳也不好受,出了完成每天车行的任务之外,他已经无法再正视地字号的饮食。


        

他甚至几次怀念现代的医院,要是能洗胃那就好了。


        

于是这几天,他完全靠着蓉儿给他带的一些果子、蒸饼之类的食物果腹。


        

不过墨阳记得自己曾经看到过的刑侦剧里面科普过,说是人肉和猪牛羊肉都不一样,蒸久了会发酸,很容易被辨识出来。


        

而这段日子他吃过的那些带肉的食物都没有发酸,这一点还可以让他安慰自己,自己吃的应该是没事。


        

但转而他又想,如果刘大厨是将那些肉馅儿兑上了人肉,时不时的掺进去一点,那也很难被识别判断。


        

这日晚上,墨阳一如既往地回到了租住的房屋后,享用蓉儿烹饪的面片汤时,狐狸匆匆地裹挟着寒气走了进来。


        

“蓉儿,给我也来一碗,这一天可把我冻得够呛。”狐狸搓了搓手,冲着蓉儿笑道。


        

而后他便一屁股坐在了墨阳的对面,一个劲地傻乐。


        

闻到了狐狸身上的酒味,墨阳停箸询问:“你这是刚从晚娘那里回来?”